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放我出去!
    祁哲耀笑了:“那是当然,从你刚刚和我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要是现在还是没有其他的发现,我未免也太无能了?”

    阮小溪急匆匆的问道:“那这种东西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祁哲耀摇摇头:“据我所知,这种药物现在还没有任何可以直接解除药效的办法。”

    阮小溪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那你的意思是,点点以后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

    祁哲耀摇头:“当然不是!你忘了前几天点点不也睁开了眼睛?”

    “这种药除非一直作用在孩子的身边周围,否则的话,是不会产生持久下去的效果的。”

    “所以说点点之所以没有醒过来,很有可能是老管家再之后个点点的饭菜中也用了点这样的药物,用来一直麻痹点点的神经。”

    “只要等到这药效消失,点点自然就能够醒过来了。”

    阮小溪听到祁哲耀的话,她一时间觉得心头最重的一块石头放下了。

    “我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

    祁哲耀含笑:“你说,是什么事情?”

    阮小溪脑海中浮现出乔弈森的脸孔:“奕森现在……怎么样了?你知道么?”

    祁哲耀的表情瞬间变了,他看着阮小溪,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说了一句话:“他现在似乎并不太好。”

    “怎么个不好?会有生命危险么?”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眼前祁哲耀,她忽然想起那天的枪声,还有乔弈森匆匆挂断电话之前的那一句“我爱你”。

    祁哲耀没有说话,他目光深沉的看着阮小溪:“这些事情你就先不要管了,你也没有办法能左右那边的局势,你现在应该好好地照顾点点,等着乔弈森回来。”

    “那如果他回不来了呢?”阮小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的一句话。她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的大脑。

    现在点点的事情已经算是解决了,他只要好好的待在医院之中等待醒来就好,可是乔弈森不是,他在那样的泥潭中一直挣扎,看不到希望。

    “我要去拉斯维找他。”

    阮小溪落下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刚刚转身就被祁哲耀拉住了手臂:“阮小溪,你不能走。”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你在飞蛾扑火,乔弈森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去了就能够解决么?你知道乔弈森为什么会把你送回来么?哪怕是用了这种欺骗的手段?”

    “因为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好好的保护你了,如果你到了那里,只会给他添乱!”

    阮小溪知道祁哲耀说的话都是真的,乔弈森会把她送回乔家,应该是已经预料到了会发生什么意外,可能觉得自己没有办法保护她的安全。

    阮小溪也必须承认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实力,没有那么精明的头脑,她不能够给乔弈森什么果断精明的建议,也不能够亮出拳头保护自己的男人。但是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让乔弈森一个人身处在那样危险的境遇之中了么?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虽然不能够给乔弈森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是她是乔弈森的光,只要她在乔弈森的身边,乔弈森就不会轻易放弃。

    就算是最后他们都死在了拉斯维,她也愿意。

    没有乔弈森的生活,她根本就不知道要怎样过下去,她想念那个笨拙且温柔的男人,男人做出的一切都是为了她,那么她为什么不能够为了乔弈森去飞蛾扑火呢?

    “不用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就算是我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一无是处,但是我只要站在他的身边,他的心就不会觉得孤单。”

    “我绝对不能够成为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逃兵,曾经说了要一同患难,生死不离,现在我也不能够背弃自己的誓言。”

    阮小溪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有再看祁哲耀的表情,现在她已经到了乔家,就不需要祁哲耀的帮助了,乔家的私人飞机随时都能派上用场。

    祁哲耀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样蠢得女人,她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么?简直就是去送死!

    不行,绝对不行!当初乔弈森吧阮小溪交给自己,就是希望阮小能够健健康康幸福的活着,他绝对不希望阮小溪再次回到那个漩涡之中的。

    阮小溪刚刚转身,忽然就感觉到自己的脖颈处一阵酸痛,眼前一黑就倒在了祁哲耀的怀中。

    祁哲耀抱着阮小溪极轻的身体,他咬了咬牙。

    我必须帮助阮小溪做出正确的决定。

    ……

    阮小溪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在自己躺在一张巨大的床上,她闻着空气里花的清香,有些疑惑自己现在身处何处。

    她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忽然间想起了昏迷之前的画面,祁哲耀!是祁哲耀!

    他用手刀把自己霹晕,带到了这个地方。

    阮小溪看着四周,这个房间空荡荡的,周围什么家具都没有,只有这样的一张大床。

    阮小溪想要走出这个房间,刚刚有一点的动作就发现自己的脚腕上竟然被锁上了一条粗重的锁链。

    “怎么回事?”

    阮小溪有些崩溃的晃动自己的脚腕,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他恍惚中又回到了被宋舟鸿囚禁的那段时间。

    “祁哲耀!你出来,放我出去,你放我出去!”

    这样的氛围让阮小溪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在宋舟鸿那里的那段时间,是阮小溪这辈子最为痛苦的时光,她在也不想要被人锁在屋子里没有自由的感觉了。

    可是任凭阮小溪怎么样的喊叫,祁哲耀都没有出现,和宋舟鸿还是不一样的,祁哲耀的目的好像即使这么简单,他只是不想让阮小溪就这样任性的离开罢了。

    其实并不是祁哲耀对于阮小溪的哭喊无动于衷红,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心软,所以他就直接控制自己不要去看那个房间中发生的一切,让自己刻意的去忽略阮小溪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状态。

    他只是派了自己的心腹去监视阮小溪。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