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辈子不可能了
    “就比如说现在,你是不是会觉得,他十分可怜,他也是为了乔家造成的这样的家破人亡的事情。”

    阮小溪没有说话。

    “还有,如果现在,我们真的放过了这个人,那我问你,只要这个人或者,没有人控制的一天,他会不会继续手上没有完成的事情?”

    “你也是一个母亲,你知道自己的孩子被人伤害的时候的感觉,你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孩子会因为他们受到折磨?会不会被他们伤害?”

    阮小溪闭上了眼睛,她咬紧了嘴唇:“打。”

    她知道祁哲耀说的都是真的,只要这个人活着一天,就绝对不会放弃自己想要的东西,他连自己的孩子都能杀害,就更不会看重别人孩子的性命。

    他绝对不能够因为放过了一个恶魔,危害到其他更多孩子的生命。让他们原本幸福的生活被他们损坏。

    老管家听到阮小溪的话之后,他忽的扑了过来,满脸都是眼泪:“少夫人啊,您就放过我们吧,我们真的已经知道错了!就算是以后他还想要伤害别人,我也会阻拦她的。”

    祁哲耀一脚踹开扑上来的人:“你既然都已经能够纵容他伤害阮点点,你就在以后有可能会纵容他伤害别人的孩子,一步错步步错。”

    “在你开始忘记自己是谁,开始狗仗人势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

    老管家看到祁哲耀决绝的样子,他咬牙切齿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乔家的事情还用得着你插手?”

    “再说了!阮点点身上的药你们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你们要是现在做的这样的决绝,我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

    阮小溪听到这个话的时候有些担心,毕竟这个药物真的这样的奇怪,就连这医院里已经算是极为高明的专家都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

    要是真的把这两个人送进了监狱,这个人一死,点点……还能够醒过来么?

    祁哲耀看出了阮小溪的担心,他轻轻地拍了阮小溪的肩膀安抚她:“你不用担心,这种杂鱼都能够搞的来的东西,我就不相信,我祁哲耀找不到。”

    阮小溪看着祁哲耀一脸肯定的样子,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天生身上又有了一种奇妙的安全感,只是一句话都能够让她感觉到安心。

    “好,我相信你。”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祁哲耀笑了:“我就喜欢你这份信任。”

    老管家看到两个人的样子,一时间无边的愤恨涌上心头,他口不择言:“原来我来以为这个人是谁!原来他就是你的姘头吧!”

    “亏我还叫你一声少夫人,原来你竟然是一个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我不要你来解决这件事情,我要见夫人老爷!他们会知道则呢么决绝这件事情的。”

    祁哲耀被老管家的话恶心的皱眉:“你最好把自己的嘴巴放干净一点,要不是看在你曾经照顾过小溪,现在你的舌头早就已经没了。至于见老爷?”

    “这辈子,估计是不可能了。”

    所以在祁哲耀的坚持下,像只疯狗一样叫嚣的父子两个人被直接送进了监狱。

    阮小溪想起老管家原本一直兢兢业业的模样,不免还是觉得有些失落。

    阮小溪:“你和我说的那个故事,让我还真以为就是什么神鬼乱力呢。结果你却自己查了这样多。”

    祁哲耀眼神一亮:“我只是在逗你,你不觉得自己在听到那个故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比起故事来还要精彩么?”

    阮小溪算是明白了,从一开始祁哲耀就从没觉得是什么巫术,他那个时候说出来的故事就是扯谎欺骗她的。

    阮小溪看了祁哲耀一眼,没有理他。

    祁哲耀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子:“我问你小溪,在我和你讲述那个故事的时候,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了这种事情?”

    阮小溪点了点头,他承认那个时候真是被祁哲耀欺骗了,在他说出那个故事之后,阮小溪的思考方向就开始发生了转变。

    祁哲耀:“你之所以会相信这种事情,是因为相信我,但是你没有想过我说的话是不是有可能会作假。”

    “其实之所以会发生今天这样的悲剧,这家子的人变得这样阴郁变态,也全都是因为封建迷信罢了,你能够相信有什么办法真的能够复活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可笑的方法,他的智商程度可见一斑。”

    其实咋阮小溪第一次和祁哲耀说出这样的疑惑的时候,祁哲耀就敏锐的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真的有种什么巫术能够控制一个人的精神么?

    这种事情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什么精神类的药物,而且极有可能还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用途和来源,就是黑药。

    但是这种事情祁哲耀是不可能会告诉阮小溪的,毕竟他现在还没有证据,精神类的药物可大可小,如果在这个时候告诉一个孩子的母亲,极有可能就会造成她情绪上的失控。

    一个能够接触到乔家孩子并且可能会给她下毒的人,一定是他极为亲密的人,祁哲耀知道这一点,所以从一开始就着手调查了这个老管家的事情,并且也查到了这种精神控制类的药物。

    祁哲耀一定是有了万全的准备才能够在那个时候果断冷静,毕竟那个是阮小溪的孩子,要是他没有调查到这种药物的成分来源,他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阮小溪有些忧心的开口:“虽然现在是这样,但是我还是很担心点点的情况,毕竟我们谁都不知道他究竟是给点点下了什么样的控制药物,如果……”

    “没有那个如果。”祁哲耀直接开口:“我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没有万全把握的事情的,这个药我已经查到了。”

    阮小溪有几分惊讶的看着祁哲耀,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祁哲耀究竟是一个多么可靠的人。

    “你说你已经查到了?”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