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人心竟然有这样的肮脏
    阮小溪没想到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这个人还是这样的不知悔改。

    “你不要再妄想用那些邪门歪道的手段去救活一个人的性命了,因为那个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你一直都执迷不悟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可怜,更加可悲而已。而且你还伤害了自己的孩子,他本来可以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就因为你的愚蠢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祁哲耀目光闪烁,在外待了这么长的时间,还真的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着一种这样的人存在。愚昧无知且一意孤行。

    阮小溪是现在说的话其实都已经是毫无意义,毕竟在这个人看来,自己做的才是正义之事,阻拦他的人才都是无知。

    “我不会帮助你完成你那个所谓的计划,我更不知道你这个荒谬的计划是从哪里听来的,但是我想告诉你,你以后就在监狱里好好怀念你的母亲吧。”

    祁哲耀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想要报警。

    老管家看到祁哲耀的动作,忽然之间跪在了祁哲耀的身边:“我请您不要这样做,我这辈子就这样一个儿子,现在孙子已经死了,我就剩下了这样的一个儿子,就算他真的是罪大恶极,我也不想他就这样进去那个监狱,早早就没有了自由,甚至是没有了自己的命啊!”

    祁哲耀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老管家,这个人虽然他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是他的纵容和对自己家庭的不管不顾造成了这样的灾难,之所以会发生今天这样扭曲的一切,其实还是因为他的不负责。

    虽然他看起来是为了乔家倾其所有,但是乔家其实并不一定有那样多的事情,要让他做到这种地步,每个人对待他都是极为的温和。

    不会优设呢么因为一点小事斤斤计较,更没有说不让他回家看自己的妻儿。是他太过于投入了,已经到了一种疯魔的地步。

    其实在某些方面看来,他儿子说的话其实没有错,这个老管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只好狗,没有任何的自己想要的生活空间,他活着仿佛就是为了伺候别人。

    这样的人生何其可悲,就想=像是已经被洗脑了一样。

    “我求求您了,我就这一个儿,就算是他真的不成样子,就算他真的罪大恶极,但是他杀的是自己的孩子,我现在可以不和他计较,就算是他害了小主人,但是也还没有酿成大过,您就放过他吧。”

    阮小溪看着老人跪在地上,哭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不由得有几分的心软,其实老管家说的也没错,这个人虽然是罪无可赦,但是他是牢固那家唯一的儿子啊。

    他现在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孙子,现在他就只是剩下了这样的一个儿子了,这是他活下去的希望了。

    “您就看在我这么多年为了乔家做了这样多的事情,你就放过我们一家吧,我一定会让他说出来究竟是给点点用了什么样的药,一定会小主人好起来的。”

    阮小溪看着老管家跪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饿的样子:“你……”

    阮小溪的话还没说完,祁哲耀就先开口了,他的眼睛里全是冷漠的光:“很抱歉,这件事情我们没有办法答应你。”

    阮小溪心头一窒,她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反驳祁哲耀的话。

    “你是为乔家做了很多,但是你就是一个管家而已,并没有人要求你做出这样多的事情,再说我想问一句,乔家究竟是有多少的事情,能让你忙碌到看一眼自己的家人都没有时间的地步?”

    老管家忽然之间说不出话来。

    “其实是你自己根本就不想回到这个家吧,你分明早就已经看出了有些事情已经偏离了正常的轨迹,但你不是想这怎么解决,而是一直在想逃避,这家庭中发生的一切,其实你才是最主要的凶手。”

    老管家颤着嘴唇:“我……”

    阮小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祁哲耀,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他真的是为了乔家做了很多。”

    祁哲耀:“小溪,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听我说完。”

    “在你让我调查这个人的时候,我顺便也查了查老管家这个人,我才发现他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嗯?”

    “我从來都不能够否认,他为了看乔家真的做出了很多,但是他在生活作风上有很大的问题。在乔家的女佣几乎全部都是让他挑选上来的,你可能不知道吧,在那个行业中,可很多人都抢着想要来你们家当下人的。”

    阮小溪不明白的摇摇头:“这个有什么好抢的么?”

    “你可能不知道了,你们乔家的主人出了名的好,而且不但人宽容,而且给的价钱也是一般人家的三四倍。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挤破了头都想来的原因。”

    “这些女佣进来之前就要千方百计的讨好你眼前这个看起来现在十分可怜的老人,所以说你们家现在一半的女佣都被他睡过。”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听着祁哲耀说的话,她看着老管家的眼神也开始飘忽起来:“他说的都是真的么?”

    “他说的都是真的,但是……我想问一句,我为了乔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难道我不应该接到一些应该有的待遇么?”

    阮小溪不能想象在自己的家中,竟然还有一个这样的恶魔:“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所以说他之所以会为了乔家这样付出,也是因为他不想要从这个大管家的位置上下来,这个位置给了他很大的虚荣感,也给了他非常多的财富女人。”

    阮小溪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她第一次知道,人心原来竟然有这样的肮脏。

    “因为他知道乔家的人不会有那样的冷血,他一个功勋管家,就算是之后做错了什么事情,就算是有什么被揭穿了,都可以用这样的理由一次次的要求你们妥协。”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