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现在已经疯了!
    老管家听着这浑话:“你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我不管,无论什么样的办法我都要试一试!”

    男子明显现在已经到了一种癫狂的状态,别人的话她根本就不能够听得进。

    “你现在已经疯了!”

    “我没有疯,我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孙子会死么?因为我用他当了第一个的药人,哈哈哈。”

    老管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孙儿是你杀的!”

    “不然你以为他怎么会跑到那么偏远的地方,还正好是在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被撞死的?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老管家气得全身颤抖:“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简直是要气死我!”

    男人阴狠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你现在还以为自己有什么作用么?为什么我会把这些事情全都告诉你,你难道不明白么?你已经要死了。”

    老管家看着自己的孩子,他忽然之间掏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刀:“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你可以在地下先去陪陪我的母亲,然后让她在地下不要那么寂寞。”

    “很快她就可以上来陪我了。”

    老管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养出了一个这样杀父噬子的畜生,眼看着那把刀已经到了眼前,这个时候,忽然之间响起了一阵的枪声。

    老管家感觉到有**辣的血飞溅在自己的脸上,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颗子弹正搭在自己孩子的手臂之上,打断了他试图谋杀的动作。

    “啊!”男子抱着自己的手臂倒在地上:“你竟然,你竟然找人一起来害我!”

    老管家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屋子的门忽然之间又被打开了,门外正站着两个人。

    是阮小溪和祁哲耀。

    在刚刚女佣说这个人是那个高级护理的时候,阮小溪就明显的啥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老关节为什么会这样包庇这个人么?

    在他的眼睛里乔家的人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有什么能够让他这样纵容,甚至是能够更加在乎呢?

    应该是……他真正的家人吧。

    阮小溪在想到这一点了之后,就马上让人下去查了老管家家中的人,随即他就发现了这个人竟然就是老管家的儿子。

    阮小溪一时间大脑有几分的混乱,在她看来现在的情况依然十分复杂,为什么这老管家的儿子要去害点点呢?

    两个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甚至从来都没有互相见过面。

    阮小溪直接拨通了祁哲耀的电话号码:“喂,我想求你帮我一件事,帮我查一下老管家的儿子。”

    祁哲耀在听到阮小溪的话之后,只要是阮小溪要求的,他一定都会竭尽所能的提供自己的帮助。

    结果就是这样一查,就查出了很多的事情,在他的儿子很小的时候,就被学校的老师发现她和正常的孩子似乎是不太一样,要说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呢?

    大概就是他有些过度恋母了。

    这个孩子事事都会过分的依赖自己的母亲,什么事情全都是有自己的母亲一手打理的,在小的时候这个也还算正常,但是当他踏出校园进入社会之后,却还是这个样子。

    字样的人一看就是有明显的性格缺陷,由于小的时候家中没有父亲的照顾,母亲有过分的宠溺,常常会导致孩子在心理上有不同程度的缺陷。

    这个孩子的最大缺陷就是没有主见,万事听从母亲。

    就算是在结婚之后也是这样,虽然这本是一件十分不正常的事情,但是老管家的妻子也是由于常年见不到自己的丈夫,累死于守活寡的生活也让他十分的依赖自己的儿子。

    这样的下场就是两个人虽然都汲取到了彼此的温暖,但是又有了一种畸形的关系。

    可能上天也看不惯这种畸形的母子感情,所以就直接放弃了母亲的生命,一场忽然而来的脑梗,直接带走了妈妈的生命。

    结果这个不但没有能够让这个孩子走出阴影,反而是把他推上了绝境。

    也就有了之后愚蠢的事情。

    阮小溪在门外把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原来点点早就可以醒过来了,竟然是因为他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给点点注射这种所谓的精神控制药物。

    这种药物应该他欺骗老管家,让阮点点服用下去的,在他当上高级护理的那段时间,应该更是明目张胆的害她的点点的吧。

    “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知道自己多么的愚蠢么?”

    阮小溪件事不能够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竟然连着自己的孩子都能够下手。、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父母,一种是向他们这样的正常人,另一种是没有做好防范措施,心不甘情不愿的当了爹妈,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教育好自己的孩子,还又愚蠢无知。

    “你为了一个荒谬的东西,就杀了自己的儿子,你知道什么是血浓于水么?你知道你自己做出来的事情简直是禽/兽不如么?”

    “现在你还要杀掉自己的亲生父亲……”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我的母亲爱我,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的妈妈是最爱我的人,其余的人都没哟必要活着,能够当成我妈妈的祭品,他们应该高兴才对啊!”

    男人的神志明显已经不再清楚,他已经陷入到了一种癫狂的状态,现在正常人的话,他根本就听不进去。

    祁哲耀拦了阮小溪,示意她不要说了:“和这种人浪费口舌有什么用?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到他究竟是给阮点点下了什么样的药,看能不能够有什么解了。”

    “你们不要想了,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的……”忽然之间这个人又想到什么,她看着眼前的祁哲耀:“你看起来应该是十分有钱的样子,这样,你帮我找四个孩子,阮点点我不用他了,只要你能够帮我救活我的母亲,我就把它用了什么药告诉你!”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