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一定会后悔的!
    “救孩子?”

    老管家苍老的脸上露出几分的迟疑。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唯一的孙子已经死了,他那个活泼开朗的小孙子已经变成了一罐白灰,永远埋在了地下。

    “怎么回事?”

    “我找到一种方法应该可以让我们的孩子借尸还魂,就换在阮点点的身上。”

    老管家:“这个不可能,再说了就算是有这样的想法你也要……别人难道不可以么?”

    当然不可以,男人的眼中精光闪烁,这个阮点点是乔家的人,要是这件事真的成功了,他的儿子将会有最好的生活,说不定还能带着自己一起发达。

    “反正我看那个阮点点现在已经差不多就要死了。这个我请了上面的师傅看过,阮点点的命短,就算是我们不这样做,他也会直接就死了。”

    “再说了,爹,乔家的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孩子就这样的死了,那还是多么的难过啊,你难道想要发生这样的事情么?”

    老管家的心思微动,他虽然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下人,这么多年也一直都陪在乔家,但是那死掉的毕竟是他的亲孙子啊。

    老管家:“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能够让……孙儿活过来?”

    “那是当然。”

    之后老管家就参与了之后的一切,他在阮小溪和乔弈森都不在家中的时候,还带了自己的孩子来,但是这个事情本来就是极为保密的事情。

    他看到这个儿子给阮点点喂进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当时他就有几分的心怵,真的没有关系么?

    “放心吧,要不是我现在用这种东西吊着他的命,他早就已经断了气了。”

    所以老管家才会出现之后的事情,他让儿子进入了乔家,直接对阮点点进行了稀奇古怪的改造,而且他这个孩子压根就不会照顾人,他来了之后,老管家只能够自己亲手来照顾上面的人,但是他毕竟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

    当他一有事情要出门的时候,回来的时候就会看到一片狼藉的场景。

    但是儿子的计划还是没有能够实行,因为这个时候,铁秩忽然间回来了。

    他看到眼前的一切,但是她并没有想到什么神鬼乱力。他只觉得这个高级护理一点也不尽职尽责,甚至可以说是在虐待这些需要照顾的病人孕小。

    不出意外的,儿子作为不合格的高级护理被赶出了乔家。

    “该死的!就差一点就要成功了!”

    老管家看到已经有几分癫狂的儿子,这段时间的冷静之后,老管家就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偏执,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儿子的计划就是镜中花水中月,是不可成功的蜃影。

    “不然我们就算了吧,我看小主人现在这样子也是非常的痛苦,就算是他要走,你也就让他走了吧。”

    老管家实在是看不下去阮点点在床上躺着的时候越来越消瘦的样子,毕竟这可是他的小主人,那个曾经也已经把他当成爷爷的孩子。

    “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男人回头紧紧地抓住老管家的手腕:“爹,您要帮帮我,您要帮我这最后的一把!你一定要帮我!”

    老管家看了眼已经不正常的儿子,摇了摇头:“你还是醒醒吧,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要是真的有这种事情,也不可能是咱们这种无名小卒能够发现的了的。”

    “怎么不可能!我已经成功了一半!”

    他的儿子忽然之间陷入了种歇斯底里的状态:“我告诉你,我已经快要成功了一半,你要是不帮我,就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孙子去死。”

    老管家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你醒醒吧,孙儿已经死了,他不可能回来了,我们应该去找到那个撞死了孙儿的人,把他绳之于法。”

    “别做梦了,谁会帮你查?”

    他的儿脸上的表情忽然阴暗:“你说乔家的势力第多么的厉害,你已经在乔家这样久的时间,你的孙儿死了的事情,他们不知道么?”

    “要是他们能够去查的话,早就已经查出来是谁了,可是有谁会帮你?”

    “你再乔家呆的久了,就还以为自己真的是乔家的人了么?其实他们就是把你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下人罢了。”

    其实并不是乔弈森和乔一鸣不想要帮助他,只是老管家不知道自己当时;离开的那段时间说的是家中出了事。

    之后他的孙儿直接就没了命,他也没有再提起过这种让人伤心的事情,所以他也没有和主人们说。

    到那时他认为乔弈森他们应该是已经知道了这事情的,虽然他没有开口,但是他离开了这么久,也应该有人去查。

    但是还真的没有。

    因为那段时间乔弈森还忙着阮小溪的事情,乔一鸣也是忙着去查沐沐的事情,都忽略了这个一直尽心尽力为家中尽力的老人。

    “我说的不对么?你看看你的孙儿已经死了这么久了,他们有人安慰过你一句么?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其实就是他们眼中的一条忠心耿耿的狗罢了。”

    “现在你还要为了他们,不去救自己的孙子,你觉得你自己是不是当下人当的久了犯贱?”

    老管家恨得咬牙:“不要说了!”

    “你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不管怎么样,我以后都不会再帮你!”

    说完这个句话之后,老管家就直接离开了这个阴暗的房间。

    “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的。”

    之后阮点点就忽然之间睁开了眼睛,中间老管家都没有再和自己的这个孩子联系,中间阮小溪回来之后,还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对他也是多加警惕。

    当时阮小溪的行为只是误会了乔弈森,因为自己憎恨乔弈森,而对身边的一切都提不起精神,尽而对乔家的所有人都保持了敌意,这份警惕也是因为在拉斯维的时候,锻炼出来的。

    但是看在老管家的眼中就不会死这样子了,阮小溪这个样子明显就是因为自己请来的高级护理没有好好的照顾好小主人们,所以阮小溪在生他的气。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