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自为之吧
    阮小溪看了眼手上的画纸,她清楚地记得,在自己的梦中,这个人的眼角有那样的一颗痣。因为当时在梦中实在震惊,所以阮小溪在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之后,就印象深刻。

    难道说老管家和这个高级护理之间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联系的么?

    阮小溪开口:“你知道这个护理是从哪里请过来的么?”

    女佣略微沉吟:“这个我还这么不太了解,当时大管家也没有说过这个人的身份,但是……”

    “但是什么?”阮小溪担心阮点点的身体,刚刚抓住一点点的线索,就迫不及待的追问。

    “但是这个人来的时候,我觉得他就有些不太正常。”

    阮小溪:“不太正常?”

    “嗯,因为我们来到乔家做事,都是经过无数的选拔出来的人,因为我们要求每一点都要做到最好,但是上次的那个护理就完全不同了。”

    “这个人看起来就极为的不专业,与其说是没有经受过锻炼,到不如说是从来都没有照顾过人的样子。”

    阮小溪:“你说的都是真的?”

    “少夫人,您就是给我千万个胆子,我也不敢骗你您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开始的时候我们看到他经常会摔坏一些玻璃器皿。”

    “一般像我们这种人,粗手粗脚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但是他就没有收到过任何的处罚,我们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老管家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大管家完全把这些东西看在眼睛里,但就是装作视而不见。”

    “有这种事?”

    阮小溪忽然觉得这个老管家要做的事情可能并不是要害阮点点那么的简单,中间可能还会有其他的一些波折。

    就在刚刚的时候,老管家明明是欲言又止,他究竟是想说些什么,又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开口。

    阮小溪忽然之间有了一个想法。

    老管家颤颤巍巍的走进一间房间,这屋子里乌漆嘛黑,只开着一盏蓝绿色光芒的灯。

    室内极为阴森诡异,你仔细看过去,就能发现这个屋子里大大小小都是人的尸骨。

    老管家抖着唇开口:“不然我们,我们就放弃吧,我觉得这样……实在是对不起小主人。”

    这时候原本只有一个背影的人,忽然之间回头,对他说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你的小主人的命是一条命,那我的孩子,你的孙子的命就不是明了?”

    “可,京儿毕竟已经死了,你弄得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可能会成功,反而还会害了小主人,他那么可爱善解人意……”

    男人咬牙切齿的走到老管家的面前,一把就住他的衣领:“我看你就是当奴才时间长了,还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个奴才了。你有本事就去告发我,你就我这一个儿子,孙子现在也已经死了,我要是活不了,你就断子绝孙了。”

    老管家没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会变成这样的一个人,但是他现在没有办法,他只有这样一个儿子。

    如果他要是现在把这件事完全都捅出去,这孩子绝对没有任何的生路。

    “你,你别事情做的太过分了,上次你那个红羽毛的事情已经被少夫人发现了,你最好不要再做这种事情。”

    “她发现了又能怎么样?现在我马上就要成功了,就一个臭婆娘,她有什么能力,又能奈我何?”

    “你可不要小看了少夫人,她现在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我以后不能够再帮助你了。”

    男人脸上有些不耐烦:“你说什么呢?不是已经找到了替死鬼了么?为什么还要怀疑到你的头上?”

    老管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这个儿子总是在旁门左道上有特别高的天赋,但是要说正经事,还真是做不了。

    “算了算了,我总之是再也不会帮你了,你就好自为之吧。”

    老管家被阮小溪的一番话触动了心灵,他想起来阮点点是个多么可爱的孩子,总是会见到他就叫浅浅的笑。

    他虽然和点点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他其实早就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孙子。

    他的亲生孙子去年死在一场车祸之中,肇事司机开始的时候,当他的儿子有了这个主意。直接跑的不见踪影,孩子躺在冰冷冷的地上,一点点流尽生命中的最后一滴血。

    开始的时候,老管家沉浸在痛苦之中,他的儿子却没有任何的悲痛,只是眼神中闪烁着一点点的诡异。

    在那个小小的葬礼之上,老管家哭的撕心裂肺。

    之后点点就发生了那场生命垂危的事件。

    那天老管家本来是和家中的妻子儿子共进晚餐,但是中间发生了这样大的事件,阮点点被人害惨了,可能会抢救不过来。

    老管家看着气息奄奄的阮点点,他的心脏一时间都要停止跳动了。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偏偏这个时候,家中的电话发了过来,他接通之后不经意间向自己的孩子透露了阮点点出事了,他回不去。

    那时候他的儿子竟然笑出声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老管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儿子要说这样的话出来,但是他当时也并未在意。

    等他真正的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是他在自己的家中,发现了贴着阮点点名字的人偶,身上扎满了大大小小的针。

    老管家呼吸一窒,他不能想象自己的家中还有这样的人,小主人的命是那么样的金贵。

    本来现在出来这样的事情就已经十分的不好了,没想到在他的家中还有人这样的诅咒点点!

    “你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老管家歇斯底里的对着这个唯一的孩子喊道。

    他的儿子看到老管家的暴怒,非但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还得寸进尺:“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我要救我的孩子,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也不要拦我!”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