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这是嫁祸他人
    老管家这个时候才像是活过来了一样,他从怀中逃出来了一个小小的护身符:“上次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小少爷一定不能睡得安稳,我就做了这个东西,少夫人您就为小少爷带上吧。”

    阮小溪看着在床上点点时不时抽动的身子,自从阮点点睁开过一次眼睛之后,点点就经常会这样,开始的时候阮小溪以为这是点点睡得不够安稳,但是现在她却觉得……

    点点像是在十分拼命的冲破些什么,冲破些她看不到的枷锁。

    阮小溪拿过来老管家手上的护身符:“这是你给他做的?”

    阮小溪看着这个护身符精致的做工:“这次不会又是中间经手过很多的人吧。”

    “不会的,不会的,这个东西是我熬夜做出来的。”

    阮小溪:“哦?熬夜做出来的?那真是谢谢您了。”

    老管家忙的客气道:“不用客气,这都是我们这些下人应该做的。”

    阮小溪冷冷的看着老管家,好一个他们应该做的,他们应该做的就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伤害自己记得小主人,并且还要嫁祸他人么?

    “好,我为点点收下了,你先回去吧。”

    老管家的目光都黏在阮小溪的手上:“您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有用,为小少爷先戴上,看看好不好看吧。”

    “这个东西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都是您的一份心意罢了,再说了点点心在躺在病床上,就算是好看不好看又能怎么样?”

    “他总不能会因为这一个平安符就能够站起来,叫我一声妈妈。”

    “那不一定的!”老管家忽的说了这样的一句。

    “嗯?”阮小溪怀疑的看向老管家:“您刚刚说了什么?您是说点点再带上这个东西之后就能好了?”

    老管家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种东西肯定会安抚小少爷的,他从前就喜欢这些小东西。”

    “医生不是都说过了么?小少爷现在能够把一切都看得到,只是醒不过来而已。说不定他看到这东西非常的喜欢,就能够醒过来呢?”

    阮小溪冷眼的看了眼老管家,这个人现在这样急切的想要把这个东西放在点点的身边,绝对是有问题。

    “好的,既然您都这样说了,我就给点点带上,让他看看自己喜欢不喜欢吧。”

    在阮小溪说完这话之后,老管家原本昏昏沉沉的眼睛忽然间爆出一阵精光。

    阮小溪吧他的表情尽收眼底,随后手上一抖,直接吧这个东西掉在了地上。

    “哎呀……我实在是不小心。”

    老管家忙的抚下身子去捡那个东西,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几分的惊慌失措,仿佛掉在地上的并不是什么护身符,而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你看这东西已经脏了,我觉得点点带上这个东西并不太合适。”阮小溪看着平安符上的灰尘:“点点的身子不好,这种东西还是干净了再带吧。”

    老管家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阮小溪冰冷冷的眼神,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阮小溪之所以在这种时候还没有把眼前的这个人揭穿,完全是因为她不知道这个人还对点点做了什么,既然他可以一次次的捣鬼,如果不到达他自己想要的目的,是绝对不可能会放手的。

    但是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当天晚上,阮小溪又做了那个梦,她终于在梦中看清楚了那个在身后捅了她一刀的人,他本以为会看到老管家那张苍老的脸孔。

    可是阮小溪回头的时候发现那个人并不是老管家,而是一张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面孔。

    阮小溪醒过来的时候,脑海中全是那张年轻的面孔,之前的且都已经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管家,只是一个梦而已,不可能会错的。

    阮小溪这样安慰自己,她很确定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个人,但是在梦中见她却把这个人看的那样的清晰,这个人的鼻子眉眼都深深的印刻在了阮小溪的大脑中。

    以致于让阮小溪无法忘记。

    阮小溪坐在病房中的椅子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拿发现自己在刚刚不经意之间,竟然用手上的笔画出了梦中那个男人的脸。虽然不能说得上是多么的神似,但是隐约还是能够看得出那个人的样子。

    “他是谁呢?”

    阮小溪现在已经没有了时间,不单单是点点的事情,乔弈森在这几天也没有再给她打过来任何一个电话,在他们都已经解开了所有的误会之后,乔弈森这样的做法是绝对不符合逻辑的。

    除非他现在已经到了不能够再给她拨通一个电话的地步。

    阮小溪现在都不敢再想起乔弈森的名字,只要想起这个人,她的心脏就会隐隐作疼。虽然不甚强烈,但是这样持续的煎熬实在是让人发疯。

    他不敢说乔弈森究竟使出了什么事情,她有的时候会心怀侥幸的想,他只是现在比较忙而已,没有办法打过来电话,更没有办法接通。

    就在阮小溪心神不宁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之间被打开了,阮小溪抬头就看到自己家的女佣走了进来。

    “你是来?”

    那女佣低眉顺眼:“我是来给您送饭的。”

    “哦,那你把东西拿过来吧,我去看看点点。”阮小溪这才想起来原来不知不觉都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

    她刚刚走到阮点点的病床前托起孩子的颈骨,就听到了那个女佣的声音:“哎,这个人……”

    阮小溪听到那女佣的话,心中一抖:“怎么?你认识那个人么?”

    这女佣点点头:“这个人就是之前老管家请过来的那个高级护理啊。”

    阮小溪惊讶:“什么?你说这人就是之前老管家请过来的高级护理?”

    他想了想问道:“你确定么?”

    那女佣皱了皱眉,仔细的想了想:“我觉得您画的这个人还是和那个护理很相像的,你看你在他的眼角下面画了这样的一颗痣,在那个护理的眼角下面也有这样的一颗。”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