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能说出口的事
    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阮小溪就拜托了祁哲耀帮他去调查一下究竟有没有这样的巫术。

    之后阮小溪就回到了医院之中,她看着阮点点沉睡的脸,在点点的额头上落下了轻轻的一个吻。

    自从那天阮点点张开过一次眼睛之后,之后就再也没有清醒过。

    要不是阮小溪清楚地记得港式上上被人抓到过过的手感,他几乎要以为那个时候的一切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只是因为太思念点点了。

    第二天祁哲耀那边就传来了消息:“小溪,我去调查过了,并没有这样的一种说法。”

    阮小溪听到了祁哲耀的话,怀疑道:“真的没有么?”

    祁哲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有限,我手下的人去调查之后,都没在任何地方发现过这样的例子。”

    “要是真的有这种能够让人昏迷不醒的巫术的话,估计他的生意一定会好到挤破了头。”

    阮小溪听了祁哲耀的话,她的心中的疑虑却并没有消失。

    她想起了祁哲耀昨天说出来的话“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老人家会比较相信。”

    阮小溪忽然想起那一天老管家来的时候,他看到阮小溪给点点盖上被子时候的表情。

    为什么这个东西是有老管家亲自送过来的呢?难道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么?为什么老管家在看到点点盖上被子之后忽然间露出了一种类似放松的表情?

    阮小溪不由得开始串联起最近发生的一切。

    从一开始的时候,请到了一个这样不靠谱的高级护理,到之后铁秩的出现。

    阮小溪仔细回想了乔弈森给她看的视频中的场景,视频中的点点满身都是各种各样的管子,而且自己的女儿和静怡也是在那样的污秽中。

    就是发生这样大的事情,老管家也是一点都没有发觉么?

    就算是隔着屏幕,阮小溪都能感受到现场的凌乱和当时高级护理的不尽心。就算是老管家不可能时时刻刻的看着那个人,但是真的就会忽略到了这种地步么?

    阮小溪在脑中一次次的回放那个时候的场景,她忽然之间想起了一个极其动魄惊心的画面。

    在那个场景内的一角,在门边有个模糊的人影。

    因为阮小溪再看这个视频的时候,她的整颗心都是被吊起的,他几乎是一瞬间就能够回想起那个视频中每一个画面。

    阮小溪想起了这个疑点,其实第一次看的时候,阮小溪忽略了这些,她只是把自己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孩子和阮静怡的身上。

    之后乔弈森离开的时候,他直接吧这段视频发送了阮小溪,可能是怕阮小溪觉得这个东西没有看清楚,是自己伪造出来的,所以直接把这东西发送出来,让阮小溪死心。

    阮小溪之后也是看了很多次,没有一次发现有问题,这个视频不可能是拼接出来的。

    在一次次的加深过印象之后,阮小溪就没有敢再看过再想过这个视频里面的东西,因为那毕竟是伤害了她家人的证据。

    阮小溪回想起这个画面的时候,她忽然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她又一次的查看了这个视频。

    当播放到那个位置的时候,阮小溪忽然间就全身发冷,那个模糊的影子……

    竟然真的就是老管家。

    因为这个画面十分的模糊,镜头也是一闪而过,阮小溪把画面定格下来才发现。

    他直直的站在门外,看着屋内的一切,脸上甚至是露出了点累死咬牙切齿的表情。

    “您再看什么呢?”

    忽然之间有人拍了下阮小溪的肩膀。

    “啊!”

    阮小溪一时间尖叫起来,她回过头就看到了老管家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他的脸上带了温和的笑容,直接问道。

    阮小溪一阵的心惊,她把手上的视频关闭了,装作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样子:“你怎么来了?”

    老管家刚刚也瞥到了阮小溪再看的东西:“夫人,实在是对不起,我那个时候请来的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但是这次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请您放心吧。”

    阮小溪看着老管家这个时候诚恳的样子,可是这个人现在越是诚恳,越是没有任何的毛病,现在越是抱歉,他就越是觉得可怕。

    “好了,这件事我不在意了,我只是看看那个时候的点点究竟是收了多少苦而已。”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她抚了下自己的头发,强迫自己看着起来十分轻松的样子。

    老管家:“小少爷真的是吃了太多的苦了,您这段时间都没有在他的身边,现在你已经回来了,以后无论小少爷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您都一定要好好的对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总觉得老管家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真诚,一点也没有了刚刚故意做出来的那种虚伪的感觉。

    如果不是阮小溪现在还没能够确认老管家的目的是什么,他真的很想在现在就直接质问他,既然你看起来是这样的心疼小少爷,那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伤害他?

    点点一直都是把你当成他的半个爷爷看待的啊。

    阮小溪还是忍下来想要说出来的话,她强迫自己别出来一个洒脱的笑容:“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点点的,毕竟他是我的儿子,她是从我的肚子中生出来的骨血,我这辈子一定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也不会容许别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意有所指:“您说是吧,点点也算是跟了您这么久的时间,他是个这样乖巧的孩子,要是有人做出什么想要伤害她的事情,您也是不会允许的吧。”

    阮小溪的这句话直接让老管家愣在了原地,他犹犹豫豫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您是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事情么?”

    老管家抬起头看了眼阮小溪,他的嘴唇动了动,但是最终还是说:“没有,少夫人,我没有什么想要说的。”

    阮小溪深深地看了一眼老管家:“那您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呢?”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