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下三滥手段
    “我在这边刚刚好出了一些事情,我就留下来几天解决一下。这不是正好了么?那你是怎么了么?”

    祁哲耀皱着眉看着阮小溪的脸,几日不见阮小溪又瘦了几分。现在的阮小溪看起来十分的不健康,脸色也是苍白一片。

    阮小溪想了想这几天发生的事,她说道:“我问你,哲耀,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诅咒这类的巫蛊术么?”

    祁哲耀的表情也变了:“为什么这样问?有人用这些东西伤害到你了么?”

    阮小溪摇摇头,她直接把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一一的告诉了祁哲耀:“……所以说,你觉得这种事情可以当真么?”

    祁哲耀若有所思的沉吟:“这种东西我也说不好,但是肯定是有一定的作用,不然这东西也不会自古就流传下来。”

    “虽然之前的巫蛊都是用来陷害他人,但是这东西要是有人能够掌握,绝对可以害的一个人家家破人亡。”

    阮小溪有些惊讶:“你说的都是真的?有那么玄乎吗?”

    “你不知道,在之前的时候有一家人家,原本一直都是平顺和乐,但是之后忽然有一天,他们家的儿子就出车祸而死,当场毙命。”

    “他们家的女儿在大学中和朋友发生了一点的争执,他的朋友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是怎么了。直接抓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直接就吧她捅死了。”

    “之后这家又遭遇了一场大的金融危机,导致了家族破产,两个人就只有这一儿一女,再之后家中就发生了火灾,全家人没有一个人生还。”

    阮小溪听的全身发冷:“这家也实在是太可怜了。”

    祁哲耀邪笑的靠近阮小溪:“怎么?害怕了么?”

    “我才没有。”阮小溪推了祁哲耀一把,让两个人之间拉开距离:“我是在想这家人会忽然间家破人亡真的只是倒霉么?”

    “当然不是。”祁哲耀开口:“在之后这家人的远亲来帮他们收理尸骨,在没有燃烧尽的房间内找到了一个用尸油浸泡过的娃娃。”

    阮小溪有些疑惑:“娃娃?”

    “是啊,这个娃娃是那个远亲家的小孩子看到的,他当时就说:爸爸你看那个娃娃,他的身边有好多的人啊。”

    “可是家中的大人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看到了桌子上摆了个日本娃娃,那娃娃缝的极为漂亮,但是那双眼睛怎么看怎么觉得阴森。”

    阮小溪听到这里:“然后呢?”

    “然后这个孩子的奶奶就出现忙的捂住了孩子的眼睛,说让他不要看这种东西,一般老人总是会有这种迷信的想法和念头。”

    “之后家中的人就拿了这个娃娃,剪开之后发现这个娃娃的肚子里竟然有一小罐子的尸油,经过有人检查,这里面至少是混合了十个人的尸油,而且在这个娃娃的肚子里还有一小截人的小手指骨。”

    阮小溪这个时候明白了,原来这家之所以会发生这样多的事情,竟然是因为这种不干净的东西。

    “那这样做害得人家家破人亡,是不是太过分了?”

    祁哲耀的嘴角勾出一点笑容:“你知道这家人是为什么遭到了这样的报复么?你说是要怎么样的血海深仇,才会让人想出这样的办法报复?”

    阮小溪摇摇头。

    “因为这家的老爷撞死过一个孩子,肇事逃逸。只是因为他们家那个时候风头正盛,这件事情被直接压了下来,而且这个老爷在看到孩子母亲之后,觊觎孩子母亲的美貌……”

    阮小溪越听越觉得恶心:“他对这个孩子的母亲,做了什么恶心的事么?”

    祁哲耀脸上的表情严肃了下来:“这个人做出来的事你能够想得到多么恶心,就有多么的恶心。”

    “再之后这个孩子的母亲承受不住一连而来的打击,就直接吞了毒药自杀了,那个时候她是死在了这个人家的床上,那个老爷看到女人大口大口的吐血,就直接把这个赤身**的妈妈扔到了那个时候还有的乱葬岗。”

    阮小溪一阵心惊,刚刚的时候他还有些同情这家的人,但是现在她竟然那觉得这家人有些罪有应得。

    祁哲耀继续开口:“然后这件事情就是那个孩子还活着的父亲做出来的,他走投无路,他原本家庭还算得上是温馨美满,经历过这件事之后,他就去了一家巫蛊术的店,做了这样的事情。”

    “他剁下了自己的小手指,按照用术的人的方法制作了这个娃娃,然后匿名送给了这家人的女儿,他家的女儿看到这样漂亮的娃娃,以为是哪个追求者送的,就放在了家中,然后就发生了这样多的事情。”

    阮小溪:“但是祸不及子孙,这样做是不是太狠毒了点?”

    祁哲耀在听到阮小溪的话之后,原本是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他还是没有说出口,他转移了话题:“这件事有没有告诉你一点什么?我先和你说这件事的确是属实,是我身边的人亲身经历。”

    阮小溪咬牙:“那你的意思是说,这东西有的时候真的能够害人?”

    阮小溪不由得想起了阮点点的情况,医生都已经说了阮点点并不是脑死亡,早就应该醒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他都觉得十分古怪。

    因为也曾有过人因为自己没有任何的求生**,所以在重伤之后进入假死状态,但是现在这个孩子看起来并不是那样。他应该是有十分的求生**。

    这样的情况也已经超出了他们能够治疗的范围,只能看这个孩子自己了,会什么时候醒过来了,谁也说不准。

    阮小溪在听了祁哲耀的话之后,忽然问道:“那你说会不会有一种东西,可以让人进入昏迷不醒的状态?”

    “什么意思?”祁哲耀有些不明:“你问我的意思是,你觉得点点可能是被人用术害了?”

    阮小溪点点头:“现在点点一直都没有清醒过来,而且还有那床血红被褥的事情,让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害了点点。”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