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那个姿势特别像求婚
    阮静怡的手指直接指向了铁秩。

    阮小溪看着自己妹妹的动作,更是觉得铁秩就是那个诅咒点点的人:“你看,静怡都说是你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么?”

    铁秩没想到阮静怡竟然会直接指向他,他忽然蹲下身子,殷切的看着阮静怡:“你能够说话了?你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了?你能够记得起我了么?”

    阮静怡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愣愣的指着铁秩“是他,是他。”

    一次次的重复着这样的一句话。

    “静怡……”铁秩半跪在阮静怡的身边,静静的握住她的手,阮小溪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个姿势特别像是在求婚的时候的样子。

    “好,你说是我就是我吧。”铁秩忽然间就不在反驳了:“我这辈子就是拿你没有办法了。”

    他忽然间看向阮小溪:“那你说你想我要我怎么样?你的孩子还活着吧,我要为他抵命么?”

    阮小溪一时间被问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现在的点点虽然是病了,但是他并额米有出什么事,而且什么红色的羽绒被不吉利,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

    “我当然不会杀了你,我也没有那样的权利,只是我不会允许一个对乔家的人意图不轨的人留在这里,请你离开。”

    阮小溪说完这句话之后,铁秩只是向身后看了一眼,他问道:“你真的想我这样做么?你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了么?你真的想要赶我走?”

    铁秩说这话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反应的阮静怡忽然间抬起了头,她掏了掏自己的口袋,直接抓出了一把的糖豆放在手心中,递到铁秩的面前。

    “给你。”

    铁秩在看到阮静怡手上的东西的时候,忽然间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大笑起来:“原来无论怎么样,你还是想要我的命!”

    阮小溪不知道铁秩在说什么,为什么阮静怡给了他这样的一把糖豆就是想要他的命了?

    只是阮小溪开始暗暗警惕起来,要是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做出了什么对静怡不利的事情来,他就马上冲过去保护静怡。

    “好好好。”铁秩抓起阮静怡手上的东西,直接就要放进自己的嘴里,可是这个时候,阮静怡竟然忽然间抓住了他的胳膊,阻止了他的动作。

    这次不光是阮小溪,就连铁秩也是愣了,阮静怡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铁秩,眼睛里有着不明的情绪。

    “你走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声音模糊不清,但是还会是能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得到。

    “我走?”铁秩一把握住阮静怡的手:“你真的是想让我走么?”

    刚刚短暂的清明之后,阮静怡就又恢复了平日里那种混混沌沌的状态,她没有再看铁秩一眼,也没有再给他任何的一个眼神。

    铁秩终于还是放开了阮静怡的手,他说道:“既然这是你想要的,我就如了你的意愿,我走。”

    阮小溪怎么看这两个人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她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样的事。

    铁秩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没有再看在场的任何人一眼,直接就出了门。

    阮小溪急匆匆的走到阮静怡的身前,她小声的问道:“静怡,你现在有没有觉得那里不不舒服?你可以听得懂我的话么?”

    刚刚她分明发现了静怡已经恢复了神志一样的表情,可是在阮小溪继续追问的时候,阮静怡又恢复了原本那样痴痴傻傻的表情。

    阮小溪叹了口气,她知道阮静怡的病是不能够着急的。

    阮小溪下看了眼一片狼藉的屋子,她对老管家开口:“我一会要赶快到医院中看点点的状况,这里就交给你了。”

    “这段时间我可能就要留在医院中照顾点点了,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就都交给您了。找个高级护理好好的照顾他们。”

    阮小溪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但还是她还是压抑住了心底那种奇异的感觉,他回头说道:“这次一定要好好的审核一下,不要发生什么其他的意外了。”

    “一定会的。”

    阮小溪直接就出了门乔家的大门,这个时候时间还不算晚,阮小溪总觉得今天的事情解决的似乎是有些太容易了。

    铁秩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么?阮小溪心中还是有一点的怀疑的,当时在那样的情境下,证据都摆在了眼前,让她不得不相信。

    但是仔细想想的话,还是有很多地方说不通。

    阮小溪走在路上,她并没有直接坐上乔家司机的车去医院,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需要好好的理清一下。

    她正在苦恼的时候,忽然间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

    阮小溪满脑子都是那床血红色的羽绒,现在这样乍然一拍,她下意识就一脚飞了出去。

    “……”

    祁哲耀没想到阮小溪竟然有这样大的力道,他也没想到阮小溪会有这样大的反应,会直接飞出一脚,他躲闪不及,被直接踹中了腰腹部。

    阮小溪回过头来看到了祁哲耀的脸,她脑海中先涌出来的就是极度的歉意,她说道:“你没事吧?”

    说着阮小溪就去抚摸的祁哲耀的伤处,这个时候的她只是想祁哲耀会不会出事,压根没想到自己这样的动作有什么不妥。

    祁哲耀被阮小溪三两下的触碰撩拨的心头火气,他捂着隐隐作痛的腰,忙的后退了两步,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他不想让阮小溪看到自己这样低控制力的样子:“怎么了?我看你刚刚若有所思的样子?”

    阮小溪笑了:“我还想问你,你不是已经走了么?怎么现在又出现在了这里?”

    祁哲耀当然不能说是因为放心不下她,现在两个人好容易才到了这样的一种能够和/谐相处的模式,他不愿意在给阮小溪压力。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