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有人在乔家装神弄鬼
    阮小溪的脸上现在已经没有了一点的笑容,她紧紧的盯着老管家,说道:“怎么?我难道就不能回来了?”

    老管家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要用这种兴师问罪的表情看着自己,他仔细想了想最近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可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出自己是哪里做的不妥贴了。

    “少夫人?您这是?”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老管家,这个人从一开始她刚刚进乔家的时候就对她很好,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他会这样害自己的孩子的。

    “我有话要问你。”阮小溪整理了自己的情绪,她决定还是和他好好的谈谈。

    “您说。”

    阮小溪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个羽绒被你是怎么来的?”

    老管家脸上露出了疑惑:“那个被子是我自己做的啊……”随后他又想起来了些什么:“难道是有什么问题的么?”

    阮小溪说道:“那为什么你要在羽绒被中放进血红色的羽毛呢?你知道不知道这个代表了什么意思?”

    老管家愣愣的看着阮小溪:“您在说什么啊?我的确是给小主人做了被褥,但是里面的羽毛却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的,哪里会有血红色的羽毛?我从哪里弄得到那种东西?”

    阮小溪也是略微的迟疑了:“你是说你没有在被子中放进血红色的羽毛?”

    老管家脸上的褶子抖了抖,似乎都在为自己抱着委屈:“我绝对没有,我发誓我就是放进去的普通的羽毛。”

    阮小溪这时候就有几分的疑惑了,她又问:“那这个东西在中间有谁经手了么?”

    老人略微沉吟,还是开口:“这个被子中间制作过程中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我就会中止住手上的事情,中间谁都可以走近房间,至于谁会接触到这些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少奶奶您要相信我们这些下人都是经过层层选拔的,是绝对不会有那种害小少爷的人在的。”

    阮小溪苦恼的皱了眉:“我也不愿意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这事情现在已经发生了,我们不得不相信是有人想要害小少爷的。”

    “怎么会这样?小少爷这样的可爱,什么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阮小溪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其实在阮小溪的心底,她还是十分相信这个老管家的,毕竟他在乔家已经待了很长的时间,他没有必要去害点点,再说了他要是想要加害点点的话。

    点点不知道都已经死过多少次了,他没有必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阮小溪现在已经知道了是有人想要加害点点,还是用了这种不入流的方法,虽然她不知道阮点点是不是会因为这些事情有所牵连。

    但是阮小溪还记得医生说的话,阮点点并不是脑死亡,而是单纯的昏迷而已,他也十分疑惑为什么这个孩子竟然会这样久的时间都不能醒得过来。

    阮小溪担心点点的健康,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别的方法,她只能从乔家查起,她查便了所有下人的屋子,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是什么样的人能够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既然那被褥之中的血红色羽毛真实存在,作案的人就不可能做到完全的销声匿迹。

    老管家这时候也陪着阮小溪查遍了所有的房间:“我就说了,我们这些下人都是经过层层挑选上来的,是绝对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下人?

    这一句话忽然间提醒了阮小溪,既然下人的房间全部都搜查过了,没有问题,那会不会是客人呢?

    阮小溪直接推开了铁秩的房间,既然已经有了这个怀疑,就好好好的调查一番,看看是不是有人在乔家装神弄鬼,祸害乔家的子孙。

    铁秩没有想到阮小溪会这样气势汹汹的走近房来,他这个时候正陪在阮静怡的身边。

    “你们来做什么?”铁秩直接开口问道:“你知道你们这样吓到她了。”

    铁秩直接把阮静怡护到了身后,阮小溪在铁秩的房间之内扫视了一周,眼尖的她在铁秩的衣橱前发现了一根血红色的羽毛。

    她直接走了过去,捡起了那根羽毛,随后直接打开了铁秩的橱子,只见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包裹。

    阮小溪直接把他拿了下来,那东西轻飘飘的,阮小溪直接把那东西打开,就看到里面一片血红的颜色。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阮小溪直接打开包裹,任由血红色的羽毛飘散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铁秩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房间之中竟然有这种东西:“这个东西不是我的。”

    阮小溪:“这都让人赃俱获了,你还说这个不是你的,你也好意思开口么?”

    铁秩看着阮小溪:“我没有必要骗你,再说了就算这个东西是我的,又有什么么?我的屋子里不能够有红色的羽毛么?”

    阮小溪摇摇头:“你的房间里当然可以有,我也没有说这个东西不能存在,但是你知道这个东西还在哪里发现了么?”

    铁秩露出了点疑惑,为什么他听不太懂阮小溪在说什么?

    “在点点的被褥里,我从额米有想过你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出这样卑劣的手段来诅咒一个还这样小的孩子。”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几乎就是给铁秩定了罪,她一向都不喜欢铁秩这个人,想来铁秩会这样对点点也是因为她那个时候不允许他照顾阮静怡的时候,他做出来的狗急跳墙的事情吧。

    再说了铁秩毕竟是宋舟鸿的手下,肯定和他都是一丘之貉,他怎么能够看得了乔弈森的孩子这样好好的活在人世界上呢?

    “你为什么这样的卑鄙!”

    铁秩的眼神中露出了几分杀意,他双拳紧握:“我说了我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我要伤害点点,我肯定也不用这种手段,你也太小看我了。”

    可就在铁秩濒临暴走的时候,阮静怡忽然开口了:“是他,是他。”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