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谁要害我
    乔弈森不知道教会内部的相传的教父印章在哪里,要是到时候乔弈森真的被人逼宫,到了不能够自保的地步。这个印章就能够就他的命。

    阮点点沉默的点点头:“但是现在我根本就不能够回得去。”

    ben看着阮点点,目光深沉:“不,你绝对可以的。”

    阮小溪在做完那个梦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后每次闭上眼睛,都会陷入一个像是魔咒一样的怪圈之中,梦中总是有各种巫蛊或者邪性的事情。

    阮小溪每次醒过来都是全身冷汗。

    阮小溪的脸色也开始不大好,这天有个小护士进门就看到阮小溪脸色苍白全身看起来也像是无力。

    那小护士看着阮小溪的脸色:“呀,夫人您该不会是生病了吧,怎么脸色这样的难看?您不会有事吧。”

    阮小溪摇摇头,她看着病床上的阮点点:“我没什么事,不用看医生,只是最近不知道是为什么,总是会做各种各样的噩梦。”

    阮小溪被梦中的光怪陆离所惊吓,有些时候阮小溪都不敢闭上眼睛。

    “真的是这样么?”那小护士仔细的看了眼阮小溪的黑眼圈:“您这样下去可是不行,不要病人还没有照顾好,您自己就先病倒了。”

    阮小溪摆摆手:“不会的。”

    他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家里各种各样的事情还等着她去解决。

    阮静怡过些时候就要生产了,到时候她还要陪在她的身边,阮静怡坚持要顺产,虽然她不知道是有什么原因,但是自己妹妹的身体她了解。

    到时候恐怕是十分的凶险。

    “我看您的样子,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那个小护士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说了这么一句。

    阮小溪下全身上下都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其实这不能怪小护士多想,是阮小溪现在的状态实在像是中邪之后的种种状态。

    “你说什么?”阮小溪忽然想到那天自己做梦,梦中的ben是想要和他说些什么来着?

    阮小溪几乎有些想不起来了,当他看到床上已经被折好的小被子,她才想起来那天ben是让阮点点不要再盖上这个被子。

    之后阮小溪就开始噩梦不断。

    开始的时候阮小溪并没有在意,他只是觉得这是自己做了一个大梦而已,现在想想为什么自己会做这个梦呢?

    如果不是ben托梦的话,那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是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被子这样的敏感呢?

    阮小溪:“你能帮我个忙么?”

    小护士看着阮小溪,十分的活跃:“您说,您是想我帮您什么忙呢?”

    “请你给我一把剪刀。”阮小溪直直的看着那床被褥,她伸手扯过了那条被子,她到要看看这个东西到底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那个小护士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但是阮小溪这样开口,他就只能从命了,毕竟这可是高级vip病房,他们可是贵宾,是应该一切条件都应该满足的。

    “好的,您稍微等一下。”

    随后不一会,这个小护士就拿了一把剪刀走了过来:“给您,您要的东西。”

    阮小溪笑着对这小护士点了点头:“谢谢你。”

    说完之后,阮小溪就剪开了这条羽绒被,一瞬间里面的羽毛就散落在整个房间之中。

    阮小溪仔细的翻找了这被子里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怎么可能?为什么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么?

    “哎?为什么你会给孩子盖这样的羽绒被呢?”那个小护士看到阮小溪寻找的动作之后,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她是失心疯了,但是紧接着她就发现并不是那样,这个女人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

    可是最后并没有找到就是了。看到这个一向温和的家属满脸的纠结,她决定还是安慰她一下,转移一下话题。

    阮小溪回过头来问:“为什么你会这样问?这个有什么问题么?”

    那小护士捡起了地上的一根血红色的羽毛:“为什么你家的这个羽绒被里面的羽毛都是血红色的呢?”

    阮小溪一时间有些发愣,刚刚她只顾着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夹着什么东西,却忽略了这最外现的一点。

    这被子里面的羽毛竟然全部都是血红色的,现在他们洒落了一地,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杀人现场一样,看起来十分的血腥。

    “在我们家乡那边,如果不是结婚的话,是不能盖这样大红色的被子的,不然的话会被鬼压床的,十分的不吉利。”

    那个小护士对阮小溪说道:“不过你们这个还是不太一样,毕竟你们的外面的罩子不是大红色的,应该没什么关系的吧。”

    阮小溪以前的时候也曾经听说过,如果要是大红色的被褥夹层的话,是十分的不吉利,阮小溪捡起地上的一根羽毛,她仔细看着。

    “不过您也是十分的奇怪了,为什么会用这种血红色的羽毛呢?有什么的毛是这个样子么?”

    阮小溪摇摇头,他还真的不记得有什么的羽毛竟然是这样鲜红的颜色了。

    “如果是可以染红的呢?”阮小溪喃喃自语道:“要是这东西原本是普通的羽毛,但是现在被染红的呢?”

    “那就更是弄不明白了。为什么要这样白费力气,去弄这些邪性的东西呢?”小护士非常没有眼力的继续说道:“该不会是有人想要害你和你的孩子吧。”

    阮小溪被这样的一句话引得回头。

    “不过应该也不会可能,为什么要费这样的力气?这人是得多么的迷信呢?”

    听着小护士的话,阮小溪的眼前不由得闪过老管家那张沧桑的脸,她直接站起来说:“麻烦你现在帮我把这个屋子收拾干净,我有些事先出去一下,要是点点有什么情况,就给我打电话。”

    说完之后,阮小溪就直接出了医院,打车回到了乔家。

    老管家没想到阮小溪竟然就这样回来了,看到门口的阮小溪还有几分的疑惑:“您怎么回来了?”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