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绝对不能有事
    “你放心吧,孩子现在没有什么什么事情,说来也是奇怪,以前的时候这个孩子就是醒不过来,也并没有显示说脑死亡之类,但是就是无法醒过来。”

    “应该是他的精神处在了一个平衡的状态,需要一些外物的刺激才能够清醒过来。”

    阮小溪听不懂医生高深的话:“那就是说他真的是醒过来了?”

    医生点点头:“目前我们已经对他的脑电波做了扫描,他的确已经和常人无异。”

    阮小溪忽然间就放心下来,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说明她可以放心下这里的一切,她能够回到拉斯维,到乔弈森的身边。

    “但是,现在他还没有清醒过来,你刚刚说她睁开了眼睛,但是现在他虽然脑电波已经活跃,但是在室内给他做一系列的检查的时候,他并没有睁开眼睛。”

    “只能说他是稍微有了一点的好转,到那时是好是坏我们都还不能够确定,上次发生这样情况的一个病人,他比这个孩子还要再严重一些,他当时是昏迷了三年。”

    “当时是经历了一点的刺激,他也是睁开了眼睛。脑电波也是有了动荡,但是之后这个孩子就去世了。”

    阮小溪的心脏一下子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抓住了:“为什么会这样?睁开眼睛不是就说明情况好转了么?”

    医生看了眼阮小溪的表情:“按理说的话是这样的,但是夫人你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回光返照么?”

    阮小溪:“什么?我们的点点健健康康的,以前也没有任何的事情,这次绝对不可能是回光返照,那是濒死的人才会发生的情况啊!”

    医生叹了口气,开始的时候他对阮小溪的态度并不算好,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女人不配做自己孩子的母亲,在孩子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都没有出面。

    肯定是不爱自己的孩子,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个样子,她在听到自己的猜测之后,竟然直接就流出眼泪濒临崩溃。

    “我只是推测而已,并不是说您的孩子就会发生那种情况,现在孩子睁开了眼睛,之后的事情会发生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您也不用太激动,可能就不会有什么情况,我只是推测而已,只要您这段时间好好呆在自己孩子的身边照顾他。”

    “他感受到自己的身边有人一直在惦记,一直都在想念他,他就会有活下去的力气了。”

    阮小溪听着医生的话:“你是说需要我待在他的身边?”

    “那是当然了,我和你刚刚已经说过了,您的孩子并不是脑死亡,周围发生的一切他其实都能够感知到,但是就是睁不开眼睛而已。”

    “难道和你想要在这种危机的时候,离开他么?”

    阮小溪没有说话,她知道现在点点需要她,但是乔弈森……乔弈森更加需要她啊。

    “医生,那我身边其他的亲人在他身边可以么?”

    这个医生刚刚觉得阮小溪还算是个好母亲,现在就后悔了,他的态度瞬间就冷了下来:“当然也是可以的,但是孩子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你可能就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不能见到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医生直接一甩袖子就走了,他虽然听说过这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一个什么大户人家的夫人,但是越是大户人家就往往越会忽略人性。

    就这个女人以前从来都没有来看望过自己的孩子,就连中间孩子有一次经历过病危,她都没有出现。

    阮小溪听完医生的话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炸裂一般的疼痛。

    这个孩子是她这辈子最舍不下的,但是乔弈森却是自己的心脏,乔弈森早就融入了她的呼吸。在刚刚听到那一声枪响之后,阮小溪就开始无比的痛恨自己。

    为什么会相信这样愚蠢的谎言,竟然在那种时候离开了乔弈森。

    但是现在点点情况又是这样,如果是乔弈森在这里的话,他会怎么做?他会希望自己是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还是在这里照顾好点点呢?不用怀疑,绝对是照顾好点点。

    阮小溪的腰上忽然间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她低头看了眼,原来是刚刚在抱着点点上救护车的时候,他不小心就撞上了前面的一个栏杆,直接就撕裂了身上的伤口。

    阮小溪蹲在医院的走廊之中,她死死地抱住自己,眼泪一点点流进自己的嘴里,十分的苦涩。

    “奕森,你绝对不能有事。”

    阮小溪决定下奶还是先留在这里照顾阮点点,她一定要让她们的孩子好好的生活下去,乔弈森既然在开始的时候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孩子,那这件事就让她阮小溪来做。

    她阮小溪能够挺起自己瘦小的身子,那他乔弈森在千里之外一定也要照顾好自己,要是他就这样出了什么事情,折在这了这里。

    她绝对不会能够看得起这个男人。

    阮小溪擦干了眼泪,她直接走近了病房,阮点点躺在病床之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阮小溪只觉得孩子的脸颊似乎是红润了很多,已经不像是之前的惨白一片。

    “点点,妈妈会在你的身边,妈妈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紧紧握住了阮点点冰凉额小手,似乎想用自己的温度把他身上的冰冷完全驱散。

    阮点点的睫毛微微的颤了颤,似乎是在回应阮小溪的话。

    ……

    阮点点觉得自己沉溺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就在被这样的黑暗逼到窒息的时候,忽然之间有什么抓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就把他揪了出来。

    “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阮点点刚刚能够喘过来气,就被数落了一顿。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又回来了,我也不想的啊。”

    ben一把扇在阮点点的屁股上:“你小子现在可是能耐了,都会和我顶嘴了。”

    阮小溪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屁股:“有本事你就自己回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