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这个并不重要……”

    阮小溪这话说得有几分的艰涩,她看着管家问道:“我现在想知道到底小少爷是发生了什么?”

    “啊?我就是再说小少爷的事情啊。”老管家讷讷的看着阮小溪:“小少爷就是被那个女人害成了这个样子啊。”

    “什么?”阮小溪心中忽然一沉:“小少爷不是因为乔弈森觉得他十分吵闹,所以给他注射了什么新型的镇定药物么?”

    老管家的眼睛瞪得大如铜铃:“你在说什么啊,少爷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可是他的亲生儿子啊!”

    阮小溪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竟然不是乔弈森做的,竟然不是他!

    “那点点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这样躺在病床上?那个人是怎么害他的?”阮小溪忽然想起刚刚老管家的话,一点点的追问。

    “那个女人是少爷的合作伙伴,您也知道那段时间少爷十分的忙碌,因为乔家的势力遭到了被人的重创,那个女人是不知道从哪个国家来的……”

    “然后呢?”阮小溪现在想要听的并不是这些。

    “然后她就要求住进来,说是方便,但是之后我们都能看的出来,他对少爷的肯定有不一般的想法。”

    阮小溪听着老管家给自己讲故事,她不耐的催促道:“那是为什么,点点会变成这样?”

    “具体的我也不太了解,我听着一鸣少爷曾经说过一点,貌似是小少爷发现她想要伤害你,想要找人开上车撞您,录下了证据,之后那个挨千刀的贱女人就对小少爷下手了。”

    “您不要怪罪少爷,少爷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那段时间天天守在病房的门口,那时候您不在,都是少爷一点点的照顾的,虽然少爷没有想到住进来的人是一个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但是……”

    管家还在阮小溪的耳朵边上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可是阮小溪已经没有再继续听下去了。

    所以说点点根本就不是乔弈森害成的这个样子,乔弈森还好好的照顾了点点,她还记得那个时候的乔弈森是多么的焦头烂额。

    在那种情况下,自己不但误会了他,而且没有给他任何的解释的机会,之后点点又发生了这样多的事情。

    阮小溪又问道:“那没有照顾好点点和念念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老管家没想到阮小溪竟然会问这个:“这个都是怪我不好,老眼昏花了,那个人是我找来的,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渣,当着我们的面对他们都很好,但是我不可能会一直都盯着他的。”

    “然后铁少爷来了之后,才发现了这一切。”

    “我实在是老了,不中用了。”

    阮小溪没有听着老管家接下来的自责额,她忽然想起来那天乔弈森给她看这个视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

    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冷漠,但是他的眼底还是有着一分的沉痛的。

    该死!这个男人,竟然骗她!竟然用这种理由把她骗回来。

    其实开始的时候乔弈森就是想用这样的理由把阮小溪先骗回自己的家中,但是他那个时候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会这样的迫不急待。

    乔弈森估算过阮小溪身体伤口愈合的时间,如果按那个时候,她再回到乔家的话,自己这边的事情就已经到了尾声。

    如果成功他就回去和阮小溪解释,若是他败了,也不会连累到阮小溪。

    阮小溪忽然想起自己在拉斯见到了的那和自己极为相似的女子,难道就是她伤害了点点?

    阮小溪心头涌起了一阵火气!要不是她那个时候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一切,她一定会在那个车上和那个女人拼个你死我活。

    伤害了点点的人绝对都不能够放过。

    “都怪我,其实都是……”老管家还在阮小溪的身边自责。

    阮小溪忽然间一把握住了老管家干枯的手:“您已经做得很好了,在我和奕森不在的这段时间,乔家都在被您照顾,您不用自责。”

    “就是这么一点的小事而以,就算是我和奕森在的话,也不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错误,您不用太过于自责了。”

    老管家总觉得阮小溪这次回来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阮小溪是因为自己在这段时间没有照顾好小少爷,才会惹得她态度大变。

    现在少夫人终于恢复了可原来的样子,老管家不由得热泪盈眶:“您终于不怪罪我了。”

    “我一直都没有怪过你,只是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的情绪不太稳定而已,和您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很抱歉我的情绪牵引到了您的身上。”

    刚刚在听到老管家的话的时候,阮小溪还想为什么乔弈森不把点点的情况直接告诉她呢?

    可之后她就明白了,因为她想起了自己刚刚被乔弈森从宋舟鸿的那里救出来的情况。

    那时候自己的身体实在不好,之后孩子又离开了他们,再之后就是晨微过来闹事。

    他们在拉斯的这段时间就没有过一天平静的日子,其实他们看起来都是平静,但是每一根神经都是蹦的紧紧的。

    在那个时候要是乔弈森说了点点的情况,一定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压力。

    阮小溪在心里已经骂死了这个把什么事情都抗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在安慰好老管家的情绪之后,阮小溪直接走到了阮点点的房间,她看着自己这个儿子苍白的脸,她握住阮点点的手,直接用座机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

    乔弈森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接到家里的电话。

    这几天他过得十分不太平,帮会内已经开始流起了一个传言,就是现在的教父乔弈森直接监禁了ben,还绑架了ben的妻子作为威胁。

    乔弈森的名字已经被这样的流言越传越臭,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人心,但是之所以下面的人还没有起义是因为帮会内的两个教父印章都还在乔弈森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