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少爷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之前在宋舟鸿的哪里的时候,有的时候还能找回自己,但是经历过铁秩那一枪之后,她就变得更加混沌了。

    甚至还不如眼前的时候,听到阮小溪的话之后,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腹,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阮小溪说道:“我觉得要是顺利生产的话,可能会让你觉得很痛,我们到时候直接剖腹产好不好?”

    阮静怡原本都是没有任何的反映的,但是当她听到阮小溪刚刚说的话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点光,她忽然抓住了阮小溪的手。

    “不要,我不要。”

    阮小溪的手腕被抓的有点痛,她不知道为什么阮静怡竟然会对这样的事有那么大的反应,在她看来,这只是一个生产手术的选择方法而已。

    “为什么呢?静怡,为什么你不要剖腹产呢?你能够告诉我么?”

    阮静怡并没有回答阮小溪的话,她只是一个劲的摇头说道:“不行,我不要,我不要。”

    阮小溪这时候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她还是为了稳住阮静怡的情绪:“好的,我们就不要剖腹产,没有什么的,我觉得我们静怡一定可以生出一个可爱的宝宝来的,一定会非常的顺利。”

    阮静怡看着阮小溪:“你绝对不能够骗我。”

    阮小溪不明白为什么他竟然会在这种事情上这样的执着,她点点头,答应了阮静怡的话。

    阮静怡这个时候忽然就安静了下来,甚至没有给阮小溪一个眼神。

    铁秩这个时候从屋外进来,手上端了一碗米粥进来。

    阮小溪看中了眼他手上的东西,问道:“这是你自己做的?”

    铁秩没有回答,只是点了头,他把米粥放在嘴边吹凉,才放在阮静怡的唇边。

    “乖,你张开嘴,我们吃饭了。”

    阮小溪看到铁秩的手艺的时候,不由得产生了几分的失落,看来只有乔弈森的手艺是那么糟糕的啊,别的男人都可以做得很好。

    一想到那个名字,阮小溪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为什么她还是会想到那个男人,他做出来的事情,早就应该被碎尸万段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是会在一些时候不经意的想起这个男人?

    阮小溪忽然间对铁秩开口:“你觉得的乔弈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这个问题曾经也问过韩哲耀,当时韩哲耀告诉她要相信自己的心。

    在阮小溪的心中乔弈森肯定不是这个样子,但是现在她已经回来了,乔弈森给她看过的东西,都统统以现实的样子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这个让她怎么能够再相信自己的心呢?

    毕竟都是眼见为实。

    铁秩没想到阮小溪会问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你会这样问?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自己不能够明白么?”

    “我们都是外人而已,你是他的妻子,你才是最了解他的人才对。”

    阮小溪:“我知道,但是有的时候又会身在此山中,离得太近了反而不能更加客观的评价他了。”

    “呵,人生中又有什么是客观呢?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就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好人,是绝对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喜欢的。”

    “你只用回答我的话就好了,我不想听你的那些大道理。”阮小溪这个时候的表情已经变了,她有些急切。

    铁秩依旧是温柔的给阮静怡喂饭:“乔弈森是一个好人。”

    乔弈森是一个好人?

    阮小溪闭上了眼睛,她还记得那个时候祁哲耀和她说的话,那个人对乔弈森的评价她其实也可以听得出来他对乔弈森这个人是肯定的。

    为什么这些人都会觉得乔弈森是一个好人呢?

    阮小溪仔细的想了乔弈森那天的话,他说自己就是要杀掉ben,真的是这样么?

    阮小溪不由得回忆起在ben消失的那段时间乔弈森整个人的状态,还有那天在房间中撕心裂肺的哭声。

    这些难道都是他伪装出来的么?阮小溪不由怀疑。

    要是有人告诉她乔弈森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杀了ben,阮小溪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就算是乔弈森自己亲口说出来,阮小溪也不会相信。

    她会觉得是乔弈森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这样该告诉自己,来把自己赶走。

    那为什么自己这次却相信了呢?

    对了,是因为那两段视频。

    阮小溪大脑中忽然闪过了什么,快的几乎无法抓住。

    “管家!管家!”阮小溪猛然大喊。

    阮静怡被吓了一跳,本来要咽下去的粥被卡在了嗓子眼,开始一声声的呛咳起来。

    阮小溪抱歉的看了眼自己的妹妹,刚刚真的是自己太过疏忽了,而没有考虑到身边还有一个孕妇。

    “对不起。”

    铁秩这个时候轻轻的拍了阮静怡的背,帮助她一点点的平静下来。

    阮小溪十分抱歉的离开了房间,她有很重要的话要问管家,她的大脑中忽然间闪过了管家前几天想告诉自己的话。

    她必须要赶快去问个清楚。

    因为阮小溪在这个时候离开了,所以她没有看到在阮静怡的咳嗽平复之后,她从怀中拿出来了一个小小的瓷瓶,倒出来了一个糖豆放进了铁秩的嘴中。

    阮小溪跑下楼,这个时候管家也刚刚好听到了阮小溪刚刚的疾呼,他走出来问道:“怎么了?少夫人。”

    “我问你,小少爷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管家看了一眼阮小溪焦急的神情:“因为在您不在的那段时间,有个和您长相极为相似的女人住了进来。”

    “什么!一个长相和我极为相似的女人?”

    阮小溪不得不承认,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

    “不是,您别误会,她和少爷什么都没有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