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现在他不会再放手了
    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直盘旋不散,直到后来宋舟鸿死了,他被乔弈森送回了乔家,他一开始也没有想到乔弈森竟然会真的履行自己的诺言。

    但是乔弈森却说:“既然是我答应过你的,我就一定会做到,我这个人绝对不会食言,我和宋舟鸿不一样。”

    之后的铁秩就在乔家看到了几乎可以说是被虐待的阮静怡,在他看到软硬件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的时候,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心头汹涌而出的杀意。

    原来管家请来的这个高级护理,根本就是一个衣冠禽/兽,她表面上披着高等教育出来的皮,其实十分没有耐心。

    阮静怡和阮点点交给她照顾实在是一件十分愚蠢的事情。

    阮点点还好,毕竟她对一个半死的人也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地方,只是每天喂个饭而已。

    可是阮静怡就不一样了,她虽然已经傻了,但是还是会有自己的想法,更多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孩子,她的顽皮引起了高级护理的不耐。

    所以经常会在不见人的地方给阮静怡使绊子,阮静怡的身上被捏的青青紫紫,还有些地方有隐约能够看得出抓出来的血迹。

    但是铁盒子还是有几分的理智,他并没有直接就解决了这个女人,而是给乔弈森发送过去了现场的视频。

    之后就是铁秩一直在照顾这两个人。

    在这之前铁秩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一天,自己竟然这样会这样事无巨细的做这样的小事,会这样的照顾一个女人,会因为一个女人背叛了宋舟鸿。

    在没有遇到阮静怡之前,他都是不能够想象到的,可是他现在就是做了这些以前看起来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而且乐此不疲。

    而且他竟然从来都不会感觉到厌倦,他越是照顾阮静怡就越是发现自己爱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他不知道如果有天阮静怡恢复了神志,知道他就是那个曾经恶魔的爪牙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估计一定会杀了他。

    但是现在她还没有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一切,现在她还在自己的身边,那就已经足够了。

    铁秩死死的抱住了阮静怡:“她照顾你照顾的好么?”

    阮静怡低低的“嗯”了一声。

    铁秩听到这点声音,他满是胡渣的脸上露出了点凄惨出来:“静怡,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让我照顾你,就算是会要了我的命,我都会直接给你。”

    阮小溪躲在一边听到了两个人之间这样的话,她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难道铁秩竟然会这样的喜欢静怡的么?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一开始不都是静怡一直傻傻的往上贴,但是铁秩都是端着架子的么?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阮小溪忽然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冷漠了,铁秩看起来是真的很喜欢阮静怡,应该可以好好的照顾静怡的吧。

    第二天,阮小溪再看到铁秩,这次她只是轻轻的看了他一眼,说了句:“静怡还等着你照顾,你怎么这样懒散?”

    铁秩昨夜是真的醉了,他第二天是在阮静怡的床上醒过来的,但是第一眼看到的人却并不是阮静怡,而是阮小溪。

    阮小溪从来都不觉得铁秩是一个什么好人,在她被宋舟鸿囚禁的那段时间,她就听说过这个人干过的种种残忍的事情。

    其中有这么一件最让人心惊。

    由此铁秩带着自己的女伴出门,可是在路上遇上了一位宋舟鸿那段时间正在一起做生意的老板,那老板看上了铁秩的女伴。

    虽然都明知道这个老板有着一些不良的爱好,但是他还是二话没说就把自己的女伴交了出去。

    果然第二天那女人拉回来的时候,已经去了半条命。

    可是那老板十分满意这个女人的伺候,开口就要要她。

    当时这个女人苦苦哀求,可是铁秩看都没有看这个女人一眼,就直接把她送进了地狱。

    果然之后不久就听说这个女人死了,是跳楼自杀的。

    阮小溪对铁秩从来都没有什么好的印象,在最初阮静怡不经意的接近他的时候,阮小溪就经常会阻拦,但是之后觉得两个人之间也不可能擦出来什么火花,就没有说什么。

    可是那时候的阮小溪没有想到阮静怡的留情会救了自己一命。

    那个时候的阮静怡应该看到铁秩对自己开枪的时候是无比的绝望的吧。

    阮小溪看着躺在阮静怡床上木讷看着自己的男人,她叹了一口气,算了,要是静怡喜欢的话,就这样去吧。

    有可能人们都觉得铁秩是一条恶龙,都想要直接赶走他救出他们心中的公主,但是当恶龙被赶走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个恶龙一直陪伴在公主的身边是为了保护她。

    铁秩应该也没有想到阮小溪竟然会忽然之间有这样的变化,他开口:“你真的同意我……”

    阮小溪摇摇头:“我只是一个人照顾他们实在是没有精力了,所以才会让你照顾静怡,你不要想多了,我可没把静怡交给你。”

    其实铁秩也不敢要求那么多,只要能够一直都陪在阮静怡的身边,他就已经十分开心了。

    自从这次从拉斯维回来,阮静怡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她不会在对自己撒娇,也不会主动和自己说话,看来那一枪真的打碎了很多东西。

    但是好在他们现在都还活着,只要他们都还活着,就还会有机会,他会用自己的温柔告诉阮静怡自己依旧是那样爱着她。

    之前他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意,现在他不会再放手了。

    阮小溪问道:“你知道静怡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么?”

    铁秩点点头:“就是这几天了。”

    阮小溪有些担忧阮静怡的身体,毕竟那个时候阮静怡遭受过的太多,就算是现在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到最开始那种良好的状态。

    阮小溪想好了,要是到时候不行的话,就直接剖腹产好了。

    铁秩不知道阮小溪的想法,她听到阮小溪的话之后就到了厨房给阮静怡准备饭菜。

    阮小溪走到床边坐在轮椅上的阮静怡的身边:“静怡,我们就快要生宝宝了。”

    阮静怡抬起头来,依旧是混混沌沌的看着阮小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