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我真的爱上你了
    “我不知道您这次在拉斯维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您以前是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的。”

    是的,以前的时候阮小溪是绝对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以前的时候她还是在心底把乔家的人当做自己的亲人,但是现在他们只是一群会伤害自己孩子家人的帮凶而已。

    其实阮小溪早就想要带着阮点点和自己的女儿还有阮静怡直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是阮点点现在的情况不明。

    他绝对不能这样直接的把自己的孩子这样带走,毕竟这个孩子的健康才是最为重要的地方。

    “您不知道,少爷知道你的消息的时候的样子,他真的是非常欢迎您,非常的爱您。”

    阮小溪已经不想再听这种话,乔奕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已经不需要别人再来告诉她了。

    “就算您真的生气少爷没有保护好小少爷,您也不能把所有的气都发在少爷的身上的啊!”

    眼看着阮小溪直接就要走,管家情急之下把自己所有想说出来话都说了出来。

    “什么?”

    阮小溪回过头来,她看着管家道:“你再说一遍。”

    “您不应该把所有的气撒在少爷的身上啊,您怎么能够让……”

    阮小溪挥了挥手:“不是这句,是上一句。”

    上一句?

    管家稍微思索:“就算是少爷没有保护好小少爷?”

    阮小溪听清楚了这句话,直接反问道:“什么是少爷没有保护好小少爷,现在点点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不都是他害得么。”

    阮小溪的情绪实在是太过于激动了,老管家一时间也被镇住了,“您要是非说是少爷害得,那我也无话可说。”

    毕竟那个女人是少爷带回来的,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同意这个女人住在家中,但是少爷偏偏就是不听,才会发生以后的事情。

    阮小溪还以为管家说这样的话,就是已经默认了乔奕森做了那些事情,她以为真的是乔奕森给点点下了大剂量的镇定剂,导致了点点现在没有办法清醒。

    “我恨他,我就是恨他,我就是恨不得他去死!”

    阮小溪咬牙说道:“要是点点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第一个杀了他!”

    阮小溪说完这话,也没有再看木若呆鸡的老管家一眼,直接就出了房间。

    老管家是真的不知道阮小溪和乔奕森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原本如胶似漆的两个人忽然之间就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了?

    阮小溪留在家中好好照顾了点点几天,每每看到点点的那张憔悴的小脸,阮小溪心中对乔奕森的恨意就多几分。

    好在这段时间铁秩真的没有再次出现,好像是阮小溪上次的话真的走了作用。

    只是这几天没有看到铁秩,阮静怡的状态倒是不好了起来。

    阮静怡刚开始的时候还经常会咿咿呀呀的想要和阮小溪玩耍,但是后来就经常独自呆在角落之中,一言不发。

    阮静怡开始的时候是被宋舟鸿下了哑药,现在她的药效已经过了。

    阮小溪经常会看着阮静怡偶然之间露出的那种失魂落魄。

    要说没有疯掉之前的阮静怡,阮小溪有的时候还能猜测到她的想法,但是之后的阮静怡,从她开始精神不正常开始,阮小溪就没有办法再推测到她的想法了。

    阮小溪走到阮静怡的身边:“你最近怎么了?为什么这样不开心?”

    只要阮小溪这样子问,阮静怡的表情就会瞬间的明亮,她会目光灼灼的看着阮小溪,好像是在告诉她:我没事,我很好。

    但是阮小溪就是知道,阮静怡在不开心她可能是在想念着什么。

    这天晚上,乔家的大门被一个醉醺醺的人打开,阮小溪听到动静,就打开房门出来看,就看到了喝点酩酊大醉的铁秩。

    阮小溪皱皱眉毛:这个人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出现了,现在又是要来干什么?难不成是相对静怡不利?

    阮小溪刚刚产生这个念头,就看到铁秩直接就走上楼来,对着阮静怡的房门就走了过去。

    她刚刚想要制止,就看到铁秩轻轻敲了敲阮静怡的房门。

    房间内似乎是传来一阵不明的声响,紧接着阮小溪就看到门被人打开了。

    只见阮静怡挺着硕大的肚子,她竟然下来给铁秩开门!

    阮小溪看着铁秩醉醺醺的样子,生怕这个醉鬼会不小心把阮静怡撞到,导致她有什么不测,可是阮小溪的担心明显是多余的,只见铁秩温柔的抱住了阮静怡。

    “这段时间我好想你。”

    阮静怡依旧是那副痴痴傻傻的样子,她没有说话,任由铁秩这样抱着自己。

    铁秩自从从拉斯维回来之后,就一直陪在阮静怡的身边,铁秩之所以会在那个时候背叛宋舟鸿,是因为他本来以为自己能够忘记阮静怡。

    在他离开的时候,他没有遵循宋舟鸿的命令杀掉阮静怡,他以为这就已经是自己能够对阮静怡做出来的最仁慈的事情了,也已经能够弥补阮静怡给自己带来的这一小段时间的快乐。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到了拉斯维之后会,日日夜夜都能想起阮静怡的脸。

    阮静怡怎么笑意盈盈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是怎么样的含笑的看着自己,他是多么的单纯清澈。

    铁秩越是想把这个人的影子从自己的脑子中轰出去,就越是发现这不可能,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这样的放不下那个女人。

    在乔弈森没有找上他的时候,他还是能够用忙碌的工作应付自己的思念,他认为自己已经用各种各样的琐事把那个人的脸压制在了没有人能够看得见的地方。

    毕竟现在的阮静怡在乔家,阮小溪是他的姐姐,是不可能会对他不好的。她只有待在阮小溪的家中,还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当他从乔弈森的嘴中又一次的听到这个名字,一阵酸涩从心底一点点的蔓延出来,虽然不算是汹涌,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控制。

    这个时候铁秩才意识到,自己原来真的爱上了这个女人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