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你没有任何的权利干预我的事情,因为当初我之所以会答应乔奕森,都是因为他承诺了我,能够让我和静怡在一起。”

    阮小溪一听到乔奕森竟然还拿着自己的妹妹做了交易,一时间脸色都被气的涨红:“我不管他究竟是答应了你什么,但是这是我的妹妹,这不是他的一个玩具,不是他说给谁就能给谁的。”

    “你要问问我,也要问问我自己的妹妹,看看她愿不愿意在见到你。”

    铁秩听到阮小溪的话,气的指间都在轻轻颤抖。

    这个时候阮小溪直接蹲下了自己的身子,问道:“静怡,你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么?”

    阮静怡还是傻傻的,几个月不见,她自己快要生产了,轮椅中的阮静怡挺着硕大的肚子,看起来更加痴呆了。

    她愣愣的看着阮小溪,似乎不知道阮小溪是在说些什么。

    阮小溪:“我问你,你认识这个男人么?”

    阮小溪的手指直接指向了铁秩,阮静怡也顺着阮小溪的手指看了过去,她看着铁秩那张英俊的脸,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阮小溪松了一口气,她又问道:“那你想不想让他来照顾你啊?”

    阮静怡看着阮小溪,眨着一双清澈的眼睛,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在阮静怡摇头的那一瞬间,阮小溪直接放松了自己所有的神经,她直接看向铁秩:“怎么着……你……”

    阮小溪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看到铁秩的脸上忽然之间涌出来一种浓烈到了极致的悲伤。

    那悲伤那样的强烈,阮小溪都能感觉到铁秩身上的苍凉。

    阮小溪本以为铁秩会因为阮静怡的话爆发,甚至可能会因为这些话伤害到静怡。

    阮小溪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只要铁秩有什么不轨的动作,她马上就会叫人。

    可是铁秩并没有那样做,他只是深深地看着阮静怡,最后说道。

    “这么久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阮静怡像是根本没有听到铁秩的话,她还是盯着阮小溪手中的热粥,张开了嘴巴。

    铁秩觉得有什么东西冲到了自己的喉间,好像是一股的血腥味道。

    但最终他还是强硬的忍了下去。

    “既然你不想见我,那我就走。”说罢,铁秩就转身离开了。

    阮小溪不知道铁秩为什么竟然会跟一个傻子这样的叫真,毕竟现在的静怡就像是一个不通人情事故的孩子。

    铁秩越是这样,她越是害怕他吧。

    阮小溪这样想着,把手上的粥一点点的喂进了阮静怡的嘴中。

    “静怡,我先去照顾一下点点和念念,一会儿我再来看你好不好?”

    阮静怡并没有回答阮小溪的话,她愣愣的看向自己的手指。

    阮小溪叹了一口气,摸了摸阮静怡的头发,现在的静怡真的就像是一个大孩子。

    阮小溪叹了口气,直接走出了房间,但是当时的阮小溪没有看到,在她走出房间的那一瞬间,阮静怡直接抬起来头。

    那里面满满的都是清明。

    阮小溪照顾好自己的两个孩子之后,阮小溪走出房间的时候,遇到了管家。

    管家看着阮小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你要是有话就可以直接告诉我,么有关系的。”

    老管家看着阮小溪,支支吾吾的开口:“少夫人,我觉得您可以不这样对待那位先生的,因为在您和少爷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这位先生把静怡小姐照顾的非常的好。”

    阮小溪不屑的撇了撇嘴:“怎么个好?就是让我的女儿满身粪便,让静怡倒在地上没有人搀扶?这就是你说的好么?”

    老管家不可置信的看着阮小溪“您这是从哪里听说来的?这位先生可是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的。”

    “没有?我可是都从乔奕森的视频里看到了,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的?”

    阮小溪冷声道:“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给了你们多少好处,才会让你们这样骗我。”

    阮小溪从乔奕森那里听到乔奕森说的种种话之后,她就对这个世界有了一种质疑。

    就连乔奕森都会骗她,她还可以相信谁呢。

    管家脸上露出几分苦涩,说:“您这样说话,我可是就十分的伤心了,我在乔家也有大半辈子了,我自认为我已经算是十分妥帖忠心的照料了,没想到在您的心中我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人。”

    阮小溪这个时候也感觉到自己的话说的有点严重了:“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管家也不知道阮小溪这次在拉斯维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总之这次少夫人回来,就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既然您已经有了这种念头,我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了,只是希望您不要误会哪位先生,因为您说的那种情况的确也有发生过。”

    “在这位先生还没有来之前,我们有请了一位高级护理,当时我们没有想到她当着我们的时候兢兢业业,但是只要我们一不看着,她就会偷懒一整天。”

    阮小溪听到管家的话,问道:“你是说,那个没有好好照顾孩子们的人,不是他?”

    “当然不是,不仅仅不是他,而且这位先生还是抓出那个高级护理狐狸尾巴的,多亏了他我们才能知道那个人的真实面目,不然的话,现在小少爷还有静怡小姐都还是生活在那种情况之下。”

    阮小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要是按照刚刚管家说的那样,根本就不是铁秩伤害了他们的孩子?

    她本来以为这个男人背弃了宋舟鸿成为了乔奕森的爪牙,现在为了乔奕森为非作歹,看来并不是这个样子。

    他也是有自己的想法,还不是坏的那么彻底。

    “还有我昨天在屋子外面听到您说少爷的挂了,您怎么可以想让少爷死了最好?”

    管家可是个老油条了,一听阮小溪说这种话的时候的语气,他就知道这次阮小溪和乔奕森之间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不然的话,阮小溪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阮小溪的表情一瞬间离开冷了:“我说出什么样的话,应该不用你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