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要是喜欢我送你
    虽然阮小溪再三表示自己只需要借一点钱就已经足够了,根本就不用这样麻烦,毕竟她自己打扰了祁哲耀这么长的时间。

    可是祁哲耀依旧坚持要阮小溪搭乘自己的私人机离开,这不是因为他想要炫耀自己是有多么的富裕,而是因为乔奕森的敌手实在是不简单。

    要是让阮小溪就这样直接离开,中间没有任何人的保护,还不一定会发生些什么样的事情。

    祁哲耀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阮小溪最终还是没有执拗过祁哲耀,虽然这样做是有一些麻烦,但是这毕竟还是最快速的办法。

    阮小溪跟着祁哲耀来到了他的私人飞机场,当她看到祁哲耀的私人飞机的那一瞬间,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他的奢华所震撼。

    乔奕森并不是一个骄奢淫逸的人,所以在这种方面,他当然是比不过祁哲耀这种花花公子舍得的。

    “怎么样?喜欢么?”

    祁哲耀看出了阮小溪的惊讶,笑着问道。

    阮小溪点点头:“十分漂亮。”

    祁哲耀听到阮小溪的夸奖,一时间眼睛都亮了:“你要是喜欢我就送你……”

    阮小溪忙的后退了两步,摆摆手:“我可承受不起这样的礼物,而且我也不会开。”

    阮小溪的挂说的俏皮,祁哲耀就算是被拒绝了,也不会显得尴尬。

    开始的时候祁哲耀原本是想看着阮小溪回国,但是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就踏上了那座飞机。

    祁哲耀摸着自己隐隐发痛的胸口,要分别了,终究还是舍不得的吧。

    阮小溪虽然开始也好奇为什么祁哲耀也会跟着自己一起回去,但是这毕竟是祁哲耀的私人飞机,阮小溪也不好多问。

    第二天一早,飞机下落的时候,阮小溪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国家。

    她看着熟悉的地方,闻着久违了的空气,心中的郁结也少了几分。

    阮小溪在飞机上一夜都没有休息好,身上的伤口虽然已经勉强算得上是愈合,但是经历过昨天的事情,伤处还是有些疼痛。

    不过她现在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她现在担心的是病床上的阮点点,她恨不得能够长出翅膀,直接飞到自己的孩子身边。

    阮小溪迫不及待的就想要离开,但是在下飞机之前,阮小溪还是回头看了一眼。正对上了祁哲耀的眼神。

    “放心,我们还会有机会再见的。”

    祁哲耀点点头笑了,他没有做出任何阻拦阮小溪离开的事情,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有所收敛,没有把自己的千般不舍表现出来。

    “会有那么一天,一定会的。”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离开的背影,喃喃道。

    阮小溪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乔家,她下了飞机,直接被接机的人员送上了车,阮小溪是直接被祁哲耀的人送回去的。

    刚刚一踏进乔家的大门,管家就迎了出来:“少夫人,您怎么回来了?少爷……”

    阮小溪现在不想提起乔奕森,她直接问道:“小少爷呢?小少爷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

    管家似乎也没有想到阮小溪会直接开口就是问阮点点的事情,他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有几分的纠结。

    “小少爷,小少爷现在……”

    阮小溪直接道:“你不要再骗我了,乔奕森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你不用再说什么了,你就直接把点点现在在哪里告诉我就好。”

    管家似乎没想到乔奕森竟然直接就把小少爷的事情告诉了阮小溪。

    他愣愣的看着阮小溪,片刻之后说道:“小少爷最近的状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只是还是没有清醒过来,但是已经脱离了危险期,现在小少爷就在家里。”

    “少夫人您不用……”

    阮小溪一听到这样的话,也没有心情再去管管家接下来的话,她直接就冲进了屋子,直接就向着二楼阮点点的房间跑过去。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再见过自己的点点了,在视频中点点是那样的虚弱无助,乔奕森怎么可能会残忍到这种地步!

    当阮小溪推开点点房门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

    阮点点确实是躺在床上,小小的孩子紧紧的闭着自己的眼睛,就算是阮小溪来了,也没有开心的跑过来,叫着“妈妈妈妈”。

    但是和乔奕森发过来的视频不同的是,阮点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管子,他安安静静的躺在柔软的床上,他的身前安放了一个小小的摇篮,她和乔奕森的女儿就安安静静的睡在里面。

    阮静怡坐在轮椅上,在房间的一角,身边还有一个正在给她喂饭的男人。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有些反应不过来,这里的气氛是那样安静祥和,好像自己的慌乱才是打破了这些宁静的凶手。

    阮小溪还是直接走到了阮点点的身边,她直接握住阮点点热乎乎的小手,这么久没见,这个孩子还是瘦了那么多。

    “点点,点点,你睁开眼睛看一看,是妈妈回来了,你难道不想妈妈么?”

    可是阮点点并没有因为阮小溪的一句话就睁开自己的眼睛,他依旧是那样安静祥和的睡着,像是一个落入凡间的小天使。

    “点点,点点!”

    阮小溪焦急地叫着孩子的名字,她不能够接受自己原本活泼开朗的孩子,现在竟然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原来乔奕森说的竟然都是真的,他真的把自己的孩子弄成了这个样子,他真的这样狠心!这都是真的!

    阮小溪的心中陡然升出几分浓烈的恨意。

    这时候在旁边一直安安静静的男人,看到阮小溪现在这种濒临崩溃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不用叫了,他已经这个样子很久了,你就是再摇晃他也不会醒。”

    阮小溪看向说话的那个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总觉得这个人有几分的眼熟。

    “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铁秩。”

    那个人开口之后,阮小溪才终于认出来,眼前的这个人是原来宋舟鸿的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