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霸占了兄弟的妻子
    乔弈森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确定自己亲眼看到阮小溪的脸了?”

    “我看清楚了,我看的清清楚楚,我清楚的认识到了你是一个怎么样的恶魔。”

    乔奕森不知道为什么晨微会看到这样荒诞从不可能发生过的场景,难不成这个冒牌货还给她吃了什么致幻剂么?

    就在乔奕森还在犹豫的时候,晨微忽然开口道:“乔奕森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不怕有一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么?”

    乔奕森看着晨微憎恨的表情。

    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难道他现在没有在其中么?

    被爱人朋友误会,孤身一人,最忠诚的手下生死未卜,难不成现在他还不够孤立无援么?

    乔奕森给晨微仔细盖好她身上的被子:“我不怕。”

    “也是,你就是一个恶魔,还惧怕什么黑暗?你本来就是黑暗的本体罢了!”

    乔奕森看了晨微一眼,声音中有几分的无力:“随你怎么想吧。”

    现在的乔奕森在没有证据之前,说出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

    那个冒牌货在牢笼之中已经开始不安分了,要不是杀了他会对晨微的情绪造成难以估计的影响。他绝对不可能让这人活着。

    和ben一模一样的那一张脸就是他最好的武器,只要他在牢笼中,有人想要靠近他,他说出来的话,就会让人下意识的去相信。

    乔奕森能感觉到自己手上的权利正在一点点的流失,艾丽斯也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他在这段时间也并没有发展出其他的下线。

    身边的人已经逐渐对他有了怀疑,每个人看着他的样子,都像是在看一个为了权利杀害自己兄弟的人。

    乔奕森回到自己的房间,忍不住苦笑出声音,但是随后他的眼神又坚定起来,只要能够坚持到jack找来证据……

    冒牌货的一切都将会是烟消云散。

    阮小溪在祁哲耀这里呆了近一个星期,身体上的伤口终于好了大半。

    祁哲耀看着已经能够独自走出房间,沐浴在阳光之下的阮小溪,心里逐渐涌出来一点点的不舍。

    阮小溪如果要是好起来,那就是他们分别的日子了。

    阮小溪一回头就看到了祁哲耀那张若有所思的脸,她笑了:“怎么,你在想什么?舍不得我么?”

    祁哲耀走了过来:“当然舍不得你,你马上就要回去了,这样一来我们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

    阮小溪听了这话,也逐渐有了几分的失落:“哪里会像你说的这个样子,只要我们想见,你随时都可以回来我们的故乡啊。”

    祁哲耀知道阮小溪都是在说一些客套话而已,虽然舍不得,但是他还是记得当时乔奕森说过的话。

    这次乔奕森应该是有了大/麻烦,祁哲耀也是已经有了点耳闻。

    大概是乔奕森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仁义,但背地里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他谋杀自己的兄弟,还霸占了兄弟的妻子。

    如果不是教会内部的印章还不见下落,教会内部的人早就揭竿而起,掀翻现在的政权了。

    阮小溪就算是待在自己这里也并不能够算是安全,一但乔奕森被推翻,那个刚刚上位的疯狗,肯定会开始一场极为重大的洗劫。

    估计他手上的势力都会发生一部分的动荡。

    乔奕森当时应该也是担心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才会直接把阮小溪送出来的吧。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阮小溪看着湛蓝的天空,她忽然对着祁哲耀笑了:“择日不如撞日,我今天只是想下床走一走,看看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现在看来,应该已经可以直接离开了。”

    祁哲耀虽然知道阮小溪是一定会走的,但是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的突然。

    “这么突然?你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好呢。”

    阮小溪摇摇头:“我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任何的东西,所以现在离开,也不会带走别的东西,我已经欠了你太多,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的脸,喃喃“那你就连一顿饭都不愿意和我一起吃了么?”

    “没有关系,这顿饭算是我欠你的,我们之后还会有很多的机会,但是现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先去解决。”

    阮小溪看出了祁哲耀的低落,解释道:“现在我的孩子在乔家生死未卜,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宝贝,你知道当我看到他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心里是多么的难过?”

    “还有我的女儿,我从她刚刚出世就没有好好的对她,现在我不能再扔下他一个人在千里之外了。”

    “这段日子里我每天都食不知味,我一直在担心那边发生的种种事情,我还想着乔奕森的话。”

    我必须亲眼看到乔奕森手机里的那个地狱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真的是他为了让自己离开用的伎俩,那她阮小溪就真的是被骗了。

    祁哲耀听到阮小溪的话,他知道阮小溪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自己的肺腑之言。

    现在就算是能够把她留下来,那也只会让她对自己产生厌恶。

    祁哲耀好不容易才在阮小溪的心里重新树立了形象,他可不能因小失大,让自己又一落千丈。

    祁哲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要是想要现在就走,我也不会拦你。”

    阮小溪脸上忽然之间露出几分的为难:“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你。”

    祁哲耀最喜欢听阮小溪有求于他,他问道:“什么事情?”

    阮小溪有几分的窘迫,毕竟现在的她身无分文,连一张飞机票的钱也是没有的,当时乔奕森也没有把她的身份证等证件交到她的手上。

    “我没有出国的证件……还有钱。”

    阮小溪开口道:“我现在……身上连一张飞机票的钱都没有,我能先借你一些么,等到我到了家里,一定会直接把钱还给你的。”

    祁哲耀听到阮小溪的话,忽然就笑了:“你以为我会让你坐外面的飞机离开?”

    阮小溪有几分的疑惑,难道还有其他的方式?要是坐船的话时间太长了,她没有那个时间了。

    “那你是想?”

    “你是要坐飞机离开的,不过不是外面那些,而是我的私人飞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