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说的话我都不会相信
    “你早些睡吧,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你要是一天休息不好,就会晚一天回到自己的故乡。”祁哲耀帮阮小溪盖好被子:“你不是一直都说自己想要见到阮点点,见到你的女儿和妹妹么?你要是再不能好好的调整自己的心态,每天都乱七八糟的瞎想,是好不了的。”

    阮小溪点点头,对祁哲耀说:“我知道了,我现在也已经累了,晚安。”

    祁哲耀之后就离开了,走的时候依旧帮阮小溪锁好了门,可能是那段时间的易柯事件让祁哲耀加强了警惕吧。

    阮小溪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都是乔弈森满身是血的样子。

    虽然这个男人在她的心中已经没有任何的地位可言,这个男人做出了那么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我为什么还是会为他担心?

    阮小溪不由得唾弃了没有骨气的自己。

    明明都已经被他害的卖身到了祁哲耀这里,为什么在内心伸出还是有那么一个声音一直在说:你要相信乔弈森,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会说出这样绝情的话都是有原因的,你不要被这样的一些视频蒙蔽了眼睛。

    阮小溪想起刚才祁哲耀的话:“你认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阮小溪闭上眼睛,她忽然之间觉得自己的身上有着千斤的重担,虽然她现在看起来是这样的没有负担,祁哲耀也从来都不会勉强她做些什么,但是阮小溪就是觉得有什么东西直接掐住了她的咽喉,让她无法呼吸。

    她想起乔弈森落在额头上轻柔的吻,想起乔弈森为了给她做出一顿饭笨手笨脚的划伤了自己的手指,想起了乔弈森为了照顾她整夜整夜的闭不上眼睛。

    就这样的一个男人,真的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来杀害自己的兄弟,卖出自己的妻子,毒害自己的儿子的事情么?

    她不信,她绝对不能相信,一定是发生了些什么,一定是这样,绝对有什么事情,是他还不知道的。

    祁哲耀说的话总是模模糊糊笼笼统统,是不是乔弈森为了让自己离开,设下的一个陷阱?

    是不是他担心自己的安危,想要孤身范险?

    不行,她要走。

    她要回到乔家,她要弄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她要看看乔弈森的视频是不是真的。

    阮小溪一但下了这个决心,眼神中都透露出几分的坚毅。

    祁哲耀的就发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阮小溪竟然今天肚子吃完了这碗饭,中间还把小菜都塞进了肚子里,和前几天食欲不振的样子截然不同。

    “怎么?你这是想明白了点什么?”

    阮小溪笑了笑:“我想明白了你昨天说的那句话。”

    祁哲耀现在已经不记的自己昨天说的哪句话了,他笑着看着阮小溪,只要她能够开心,那些事情其实都不重要。

    阮小溪:“如果我的身体能够登上飞机,你就会直接带我回家么?”

    祁哲耀正在整理的手忽然间顿了顿,抬头说道:“那是当然了。”

    因为阮小溪不能食用任何的头孢类药物,所以阮小溪在治疗过程中,比起平常人来讲,实在是慢了很多。

    这段时间祁哲耀一直都在阮小溪的身边照顾,阮小溪知道祁哲耀对自己还是有着一点其他的感觉,但是这次却和以前还是不太相同,这次祁哲耀虽然心尽力的照顾阮小溪,但是却没有给阮小溪任何的心理负担。

    祁哲耀没有再次要求阮小溪再把自己当成朋友,也没有做出任何其他的不妥的事情来。

    这是让阮小溪最为安心的地方。

    和阮小溪的安逸截然不同,乔弈森的处境就岌岌可危的多,晨微要求要见阮小溪一面,可是现在的阮小溪早就不在乔弈森的身边,这个条件乔弈森根本就没有办法满足。

    晨微更加相信那天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因为现在的精神状况实在不好,乔弈森不敢让她看到阮小溪现在的状态,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欺骗她。

    “我不管,我现在就是要见到小溪,如果见不到她,你说的话我都不会相信。”

    乔弈森在关押晨微的这段时间也试图和她说出真相,但是现在的晨微根本就不会相信乔弈森说出来的任何一句话。

    乔弈森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现在完全没有办法让晨微相信自己,艾丽斯现在的生死不明,现在最快的能够得知她下落的方法,就是撬开那个冒牌货的嘴。

    “晨微,我和你讲,现在艾丽斯就在你认为的那个ben的手上,我必须要保证她的安全。”

    晨微不屑的看了乔弈森一眼:“你不要想在骗我了,ben告诉我艾丽斯现在已经死在了你的手上。”

    乔弈森不知道为什么晨微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什么叫艾丽斯死在了我的手上?

    “你刚刚说你知道艾丽斯的事情?”

    晨微冷眼看着乔弈森:“你不用再装了,我已经在那天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

    乔弈森不知道为什么晨微会一直纠结要叫到阮小溪这件事情,而且为什么他会以为是自己杀了艾丽斯呢?

    “我看到你把小溪关在一个房间里,小溪赤身**的待在里面,艾丽斯就是那个看守。”

    “你再说说些什么?”乔弈森被艾丽斯的话说的摸不着头脑:“小溪赤身**的待在一个房间里?”

    晨微的眼神闪烁:“我也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一直以为你还是有人性的,没想到你会对小溪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晨微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恶狠狠的看着乔弈森,几乎把他生吞入腹。

    “你是不是看错了?我从没有这样对待过小溪。”

    “绝对不可能,我亲眼看到小溪就在那个房间里,她全身上下不着寸缕,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是绝对不会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亲眼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