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以为我会直接监禁你么
    乔弈森派了人吧阮小溪押出了房间,他能感觉到阮小溪在身后的眼神几乎能够直接把自己杀掉,但是他绝对不能够回头。

    他怕自己会直接返回,抱住这个心爱的女人。

    乔弈森到的时候,祁哲耀早就已经等在那里了。

    乔弈森直接吧阮小溪交到了祁哲耀的手上,他只说了一句话:“帮我好好照顾她。”

    中间阮小溪没有开口说出任何一句话,她只是用了一种极端憎恨的眼神看着乔弈森离开的背影。

    祁哲耀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阮小溪又会这样不吵不闹的直接到了自己的手上?

    他原本刚刚想要问一句,你们两个人之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他还想问乔弈森心在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困难,自己到底能不能帮得上他?

    但是乔弈森没有给他这个询问的机会,他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苍白的脸色,他知道阮小溪现在的身体还不能够下床,刚刚乔弈森却是让人硬生生把阮小溪拖过来的,中间肯定会直接拉扯到阮小溪的伤口。

    祁哲耀忙的把阮小溪抱到自己的车上,问道:“你身上的伤没事吧。”

    阮小溪的心思完全没有在祁哲耀这里,她想起刚刚乔弈森离开时候的背影没事那么的孤单寂寥,阮小溪觉得的自己的心脏一阵刺痛。

    他明明做出了这么多禽/兽不如的事情,自己究竟在同情他什么?他有什么好让自己心疼的?

    他卖掉了自己的妻子,伤害自己的儿子,杀掉了自己最好的兄弟。

    他是一个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做出来的人,有什么值得心疼的地方呢?

    祁哲耀看到阮小溪没有回答,他又问了一次:“小溪,你身上的伤口没有关系吧。”

    阮小溪这个时候才听到了祁哲耀的话,刚刚乔弈森告诉他,祁哲耀是用了自己手下五个赌场才把自己换出来的,而且还不是祁哲耀自己提出来的。

    祁哲耀的话问的温柔,阮小溪此时觉得祁哲耀就是一个看不得自己进入火坑,拉了自己一把的人的人。

    “没有。”

    阮小溪也是有几分的奇怪,刚刚乔弈森的人看起来十分的额凶狠,但是却没有人给她代乐乐实质性的伤害,甚至刚刚有个人拖住了自己的腰,保护了她原本可能会被拉扯到的伤口。

    “真的没有么?”

    祁哲耀可是记得刚刚那几个人的动作看起来粗鲁无比。

    阮小溪现在没有心情去想那么多,她现在惦记的是在病床上的阮点点。

    在视频里点点看起来是那样的虚弱不堪,乔弈森是要多么狠毒的心思,才会在自己的孩子身上用上那种恶毒的药物。

    阮小溪忽然间开口道:“哲耀,我能问你一件事情么?”

    祁哲耀:“你说。”

    “你为什么会救我出来?”

    祁哲耀听到阮小溪的话,不由得有几分的疑惑。

    为什么会救她出来?不是乔弈森打来的电话,让她带着阮小溪走的么?为什么阮小溪竟然会以为是自己救她出来的?

    祁哲耀虽然心里还有疑惑,但他知道,阮小溪肯主动的离开乔弈森,肯定也是有原因的,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那你……乔弈森是怎么和你说的?”

    阮小溪的脸色瞬间变了,她表情变得有几分的冷漠:“他说你是用了五座赌场把我换出来的。”

    祁哲耀听了这话,有些想笑,要是五座赌场真的能把阮小溪从乔弈森的手里买出来,他肯定早就这样办了。

    但是乔弈森会这样说肯定是有他的理由。

    祁哲耀点点头:“是的,我是用了五座赌场换了你的自由。”

    祁哲耀会说出来换了阮小溪的自由也是因为那个时候乔弈森说,希望他能够在阮小溪的身体稍微好转的时候,直接吧阮小溪带回到自己的家中。

    如果他现在不说清楚,阮小溪肯定还会有其他的怀疑,他虽然很想得到阮小溪,但是他不会用着这种卑劣的手段。

    他能感觉到乔弈森在给她打通这段电话时候的心情,那是有一种对自己妻子绝对的爱。

    阮小溪听到祁哲耀的肯定,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她刚刚心里还是有一定怀疑的,但是现在祁哲耀都已经是肯定了,他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呢?

    只是刚阮小溪也注意到了一个词语“自由”。难道说祁哲耀真的有这样的好心,他把自己就出来就是想让她看清楚乔弈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么?

    “你刚刚说会放我自由?”阮小溪有些犹豫地问道。

    祁哲耀听到阮小溪的话,笑了:“当然,我当然会放你自由了,你以为我会做出什么事情?你以为我会直接监禁你么?”

    “不过要是你想我这样做的话,我也是可以满足你的。”

    “不要。”阮小溪直接说道。

    祁哲耀脸上挂了点失落,调笑道:“啊,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我,真是很无趣啊。”

    阮小溪:“你真的会放我走么?”

    “当然了,不过要在你的身体稍微好转之后,我一定会让你离开这里的,你不用不放心我,我既然说得出,就一定会做得到。”

    阮小溪心瞬间就放回了原处:“谢谢你。”

    祁哲耀知道阮小溪要谢的人其实不应该是自己,他只不过就是一个充当了司机的一个人物,他把阮小溪从乔弈森的手上接过来,再把她送回中国。

    “不用客气。”

    祁哲耀叹了口气,自己什么时候竟然拿沦落成为了一个男佣呢?

    祁哲耀看了眼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阮小溪,只不过这个主人能够让他甘愿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不知道乔弈森究竟是和阮小溪说了什么,但是能够和阮小溪再有一段时间的相处,祁哲耀就觉得自己这次实在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就算是之后阮小溪知道了发生的一切,生气自己和乔弈森一起欺骗了她,那也无所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