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男人什么事都能做得出
    “因为我已经杀掉了ben了阿,我刚刚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么?晨微也已经被我完全控制住,现在我说出一切,也没什么好怕的。”

    “再说了,我不可能让你一辈子都不会看到阮点点和晨微,只要有那么一天我就会被戳穿,还不如直接告诉你,让你知道知道。”

    阮小溪喉间一阵干涩。

    乔奕森继续开口:“而且,你还有其他的用处。”

    “你知道么?祁哲耀,就是祁家的大少爷对你十分感兴趣,我已经和他做成了交易,要把你送给他。”

    阮小溪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刚刚在说什么?”

    乔奕森冷漠的开口:“我说我要把你送给祁家的大少爷,祁哲耀。”

    乔奕森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他应该快过来了。你做点准备,不要太过难看。”

    “乔奕森!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变成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阮小溪崩溃的说道。

    事到如今,这样的事一件件从乔奕森的嘴里说出来,还有那样的视频作为证据,阮小溪不能不相信乔奕森说出来的话都是真的。

    在阮点点的第一个视频出来的时候,阮小溪就已经没有办法再保持冷静。

    那可是阮点点啊,那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怎么会在病床之前,就像是一具尸体?

    “我当然可以,你不过就是一个玩物而已,你还真以为你会在我的心里有多么重要的位置?祁哲耀说要用五座赌场来换你一个人,多么合算的买卖,我没有理由不答应啊。”

    “现在ben死了,艾丽斯也已经死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已经死了,你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利用价值,你以为我为什么还会留着你这个姿色平庸的女人在我的身边?”

    阮小溪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话真的都是从乔奕森的嘴里说出来的么?

    乔奕森一把掀开阮小溪的被子:“你现在准备准备,祁哲耀马上就来接你,你好好收拾收拾,看看有什么要带走的?”

    阮小溪看着面色如常的乔奕森,忽然之间就涌出来愤恨:“我什么东西都不会带走,因为这里的每一样和你有关的东西,都会让我恶心。”

    乔奕森愣了一下,可随后他又无所谓笑了:“随你,反正这里的东西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你就算是拿走了任何一件,我还会觉得心疼。”

    说罢,乔奕森就直接走出了房间。

    阮小溪看不到,刚刚走出房间的男人就捂住了自己心脏的位置蹲下了身子。

    太痛了,太痛了。

    乔奕森苦涩的笑了,原来杀死自己的心脏竟然是一件这样痛苦的事情。

    乔弈森没有在回去看阮小溪一眼,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也就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了。

    乔弈森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以阮小溪的性格,如果不是到了不能接受的地步,他是绝对不可能会放下自己一个人离开的。

    乔弈森轻轻咳嗽两声,腰腹部传来一阵的抽痛,刚刚已经有人来告诉他,晨微已经醒了,现在正在大喊大叫的让他过来。

    乔弈森坐在自己的凳子上,他估算着jack调查大概需要多少时间,这件事绝对不会那么简单,没有半个月的时间,他觉得jack是绝对不可能会发现一些什么。

    但是自己现在还真的能够撑得下去半个月的时间么?

    就算是他能够撑得下去,那么艾丽斯呢?

    原本艾丽斯可以成为乔弈森最后的保护伞,可是现在……

    乔弈森不愿意再去想了,到了现在,能走一步就是一步,毕竟已经解决了阮小溪的事情,只要她能够安全,自己就没有什么担忧了。

    乔弈森这样想着,直接走到了晨微的房间门口,推门进去。

    晨微一看到来人是乔弈森,马上就换上了一张戒备的面孔:“乔弈森,你把ben关到了哪里?”

    “他死了。”

    乔弈森冷冷的开口:“你以为我会让他活着?这个虚伪的冒牌货?”

    晨微一听到乔弈森的话,一瞬间就满脸都是崩溃:“你说什么?你杀了他?”

    下一秒,晨微就对着乔弈森扑了过来,眼看着就是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乔弈森知道晨微现在的状态并不合适收到任何的打击,他原本是想看看如果这个冒牌货死了之后晨微的态度,现在看到晨微的反应,乔弈森叹了一口气息。

    幸亏他那个时候没有真的对他下手,不然的话,晨微绝对会直接崩溃,那并不是乔弈森想看到的场景。

    “你冷静一点。”乔弈森直接把晨微按在了床上:“他还没有死。我怎么可能会让他现在死?我还没有拆穿他虚伪的面具。”

    晨微皱着眉头,眼眶通红:“你说的都是真的,他没有死?”

    乔弈森冷冷的开口:“我说的都是真的,要是他现在死了,你会怎么样?我不可能会那你的性命来开玩笑。”

    晨微没想到在乔弈森的眼里自己竟然有着这么大的价值,他直接看向乔弈森:“我不相信你会在乎我的死活,我也不会再相信你说的话了,你告诉我,他现在究竟在哪?我要见他。”

    乔弈森的脸色淡漠:“你最好不要这样咄咄逼人,毕竟你们都是在我的手里,只要我一声令下,他随时都可能会死。你不要一次次试探我的底线。”

    晨微知道现在不适合激怒乔弈森,毕竟这个男人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

    “你下奶最好就待在这个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养胎,只要我发现你有什么行动,绝对会第一个杀了那个你认为的ben。”

    说完这句话,乔弈森就直接出了房门,她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安抚晨微的情绪,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先把阮小溪送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