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爱上了一个恶魔
    乔奕森挂断了这通电话,就直接走到了阮小溪的房间里。

    阮小溪看着乔奕森苍白的脸色,心中一紧,问道:“弈森,你发生什么事了么?”

    乔奕森摇摇头,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阮小溪,就像是看着一颗棋子。

    阮小溪直觉有什么不对,她看向乔奕森:“怎么?是事情进展的不顺利么?”

    乔奕森直接坐在阮小溪的身边,冷笑的开口:“不,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ben死了,晨微肚子也已经被我控制起来,她现在只能老老实实的生下那个孩子。”

    阮小溪感觉到乔奕森的用词有些不对,她直接说道:“你说错了,那不是ben死了,是那个冒牌货,他不配用ben的名字。”

    乔奕森脸上露出个冷笑:“没有说错啊,就是ben死了。”

    “从一开始,那就是ben。”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向乔奕森,手直接就摸上了他的额头:“你还好么?为什么会忽然之间说胡话?你真的没有生病么?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苍白?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乔奕森一把就甩开了阮小溪的手:“我生病了?我能够有什么病?现在我终于得偿所愿,为什么会病呢?”

    阮小溪不知为什么忽然之间乔奕森就变了脸:“你不是说ben已经死了了?那个录像带……”

    乔奕森强忍住心痛,说道:“那都是我骗你的,也亏了你会相信,你傻么?我的话空口无凭,你为什么会信?”

    阮小溪静静的看着乔奕森:“因为是你,我相信你,你绝对不会骗我。”

    乔奕森愣了,他有一瞬间是真的想要扔到自己的什么计划,扔掉这份烦人的遗产,直接就带着阮小溪回家。

    可是,不可以。

    “我就是骗你的。”

    乔奕森的声音冰冷:“从一开始我就在骗你,这个人就是ben,晨微的那份检验报告也是真的。”

    “我之所以会一直都说他是假的,就是因为我觊觎他的遗产,所以我才会不承认他的身份。现在他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威胁到我了,我也没有必要在隐瞒你了……”

    阮小溪摇头,她看着乔奕森似乎是疯狂的模样:“这不可能,弈森,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你不要这样说自己,你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乔奕森忽然之间冷声开口反问:“你以为你自己真的了解我么?你真的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么?”

    阮小溪开口:“我知道的乔奕森是一个会为了自己在乎的人付出自己一切的人,甚至是自己的生命,他看起来冷漠,但是却十分在意自己身边的家人朋友,他十分温暖。”

    乔奕森心中一痛,谢谢你,小溪。

    谢谢你,这样的相信我。但是,我真的要让你失望了。

    乔奕森眼神中忽然之中透露出一点的坚定:“是么?在你的心中我竟然是这样的完美,但是我现在就要告诉你。”

    “你看到的乔奕森都是假象。”

    乔奕森直接打开自己的手机,在阮小溪的面前播放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的阮点点满身全都是插着各种粗细不同的管子,他静静地躺在雪白的病床之上,如果不是那个医疗器械上面还显示着心跳,阮小溪几乎以为他是死了。

    “啊!”

    阮小溪直接抢过来了乔奕森的手机,她脸上满满的都是痛苦,她直接对乔奕森喊出声音来:“点点是怎么了?他这是怎么了?他不是去参加夏令营了么?为什么会这样!”

    乔奕森看着阮小溪的疯狂,他真的想走上去抱住这个自己深深爱着的女人。

    但是,这样不可以,他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一切,会说出这样的话,都是为了让阮小溪能够直接离开。

    绝对不能让小溪留下来和自己一样处在这样的危险之中,绝对不行。

    乔奕森这样想着,他刻意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说道:“你以为我这么久不让你见阮点点真的是因为他去参加什么夏令营了?”

    “只是他在你不在的那段期间里一直哭着喊着要见你,实在是太烦了,我就给他注射了一种高剂量的镇定剂。”

    “你看,他现在是不是乖了很多?也不会大喊大叫,大吵大闹的让人心烦了。”

    阮小溪双目通红,她看着屏幕上的阮点点,又看向乔奕森。

    她盯着乔奕森看了很久,还是说:“我不相信,乔奕森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了解他。”

    “你还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呵呵。那我就让你再看一个视频,你就了解了。”

    乔奕森直接打开了另外的一个视频,视频中的阮静怡大着肚子被按在床上,看护人员一脸冷漠,直接掰开阮静怡的嘴,把饭硬生生倒进他的嘴里。

    中间阮静怡因为喘不上来气,呗噎的翻起来白眼,看起来十分的可怜凄惨。

    而他们的女儿也是被扔在一边的地上,孩子的尿布已经湿透,地板上隐约可以看到尿液从衣服后面渗出来,湿了地板。

    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看着乔奕森,眼神中都是震惊和不可置信。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这些视频是铁秩发送给他的,因为他当时回国照顾阮静怡,到了乔家才发现……

    管家请来的月嫂竟然是个黑了心肠的人,她表面上对待孩子和阮静怡都很好,但是在背地里管家不在或者是出门照顾阮点点的时候,就会这个样子。

    “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么?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好?自以为乔家能够生存这么多年,我真的要是这样重情义,怎么能够成功?”

    “成功都是不择手段的,没一个人会例外。”

    阮小溪的大脑中全都是刚刚那些荒诞的画面,还有乔奕森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是这些东西都是乔奕森亲口说出来的,亲眼让她看到的,她又怎么能够不去相信呢?

    “那你为什么现在告诉我这些?你明明可以继续骗我,为什么现在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阮小溪的声音有几分的歇斯底里,她不能相信自己这么久都在被欺骗,他不能相信自己竟然是爱上了一个恶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