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必须让小溪离开我
    要是因为自己让晨微发生了什么意外,乔弈森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刚刚的那一枪,所以现在晨微会这样应该就是情绪太过激动导致的出血吧。

    乔弈森心急如焚,他抱起晨微,忽然之间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一阵剧痛。

    乔奕森低头,就看到晨微恶狠狠的咬上了他的手腕,那力度没有任何的收敛,几乎一瞬间,乔奕森的血就染红了晨微的双唇。

    乔奕森知道眼前的晨微是受到了蒙蔽,但是遇到这样的情况,自己曾经的朋友忽然间这样的向着自己开口,用尽全身的力气,几乎是要把自己生吞的眼神,说不寒心,那是假的。

    晨微死死的咬着乔奕森的手腕,她眼神癫狂,似乎是在说:你要是敢伤害ben我一定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乔奕森无奈的闭上眼睛,他对晨微说:“你放心,我暂时该不会杀他,你现在重要的,是保护住你身体里的孩子,那是你和ben的未来。”

    晨微听了乔奕森的话,虽然她还是不肯相信他,但是此时已经没有了其它办法。

    “乔奕森,你要是敢杀了他,我绝对会杀了你。”

    乔奕森捂住晨微的嘴,现在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子插进乔奕森的心窝。

    原本乔奕森是想威胁这个冒牌货,让他把艾丽斯交出来,无论如何他要先保证艾丽斯的安全。

    但是乔奕森没有想到,晨微竟然已经对这个人信任到了这种地步,现在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他能看得出来手下的人对于那张和ben一模一样的脸充满了疑惑,要是这样下去,他们肯定会受到这个人的蛊惑。

    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等待jack去搜集回来证据,证据他其实是一个冒牌货了。

    “把他压下去。”

    乔奕森头也没回的下了命令,他首先要做的,是抱住晨微的孩子。

    乔奕森请来了教会内最好的医生给晨微诊治,乔奕森站在房间门口,忽然间一阵踉跄。

    刚刚晨微的动作太过突然,当时他手腕下意识向内偏移,被晨微这样一扑,子弹直接击中了自己的腰腹部。

    乔奕森身上穿着的是黑色西装,所以他刚刚就算是中了枪,也不会太过明显,不太会被人看得出来。

    乔奕森原本是想等到确认了晨微没有危险之后,再给自己做一些治疗,可是现在看来……

    乔奕森看着已经浸湿了衣裳的血迹,要是这样不管,恐怕没多久自己就会失血过多而亡。

    乔奕森的眼神中闪过冷光。

    他现在绝对不能死,小溪还在教会之中,要是自己发生了什么意外,将来小溪绝对会成为那个冒牌货的棋子。

    乔奕森直接走到艾丽斯的房间,找到了做出简单治疗的医药箱。

    乔奕森不敢给自己打麻醉,一但无法控制好剂量,就会使自己昏迷。

    可他现在要保持绝对的清醒,来应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

    乔奕森咬着牙给自己做完了这场小手术,他用手术刀切开了自己的皮肤,自己用镊子捏出了这颗子弹。

    止血药和绷带都是有的,乔奕森在做完这场手术之后,满脸都是冷汗。

    稍作休息,乔奕森走出了房间,晨微的状况也已经稳定下来,刚刚只是因为情绪过度失控带来的胎像不稳而已。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

    乔奕森舒了口气。

    晨微没什么事情,那是最好的了。

    乔奕森走进房间,失血让乔奕森的脸色变得有几分惨白。

    房间内的晨微看似安静的躺在那里,乔奕森知道,应该是有人给她用了对孕妇无害的镇定剂。

    这个小小的身体里,可是有着一颗躁动的心。

    乔奕森在确认晨微没有大碍之后,他走出房间,拨通了祁哲耀的电话。

    祁哲耀刚刚看到乔奕森的电话之时,还有几分的不可置信。

    但是随即就变成了担忧,难道是他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阮小溪还好么?

    祁哲耀急匆匆的接通了电话:“喂?发生了什么。”

    乔奕森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又想到阮小溪那张虚弱的脸,他咬了咬牙,才说道:“我有事要求你。”

    祁哲耀知道,乔奕森能够走到这一步一定已经是没有了退路,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和自己这个情敌求助。

    “是小溪的事?”

    乔奕森:“我希望你能在这段时间好好照顾她,等她的身体略微好转,让她回到自己的国家。”

    如果阮小溪现在能够坐上飞机,乔奕森绝对会直接让她离开,可是阮小溪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足以支撑她飞上高空。

    “好。”

    祁哲耀觉得自己好像是变了,以前的时候,要是他知道乔奕森可能会遇到什么不测,一定是十分的开心,但是现在,他完全没有那种感觉。

    甚至有几分的担忧。

    “你发生了什么事?”我能够帮得上你么?

    祁哲耀险些就把之后那句话说了出来,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为了阮小溪来向他求助,已经是乔奕森能够做到的底线了。

    “没什么,我只是有种预感不太好罢了。”

    乔奕森没有说谎,因为他现在的确是还没有发生任何的状况,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他也绝对不能够让阮小溪陪着自己冒险。

    他可以为自己的兄弟付出生命,但是阮小溪不可以。

    “可是你确定小溪会和我走么?”

    祁哲耀有几分的怀疑,毕竟阮小溪是一个那样坚韧的人,她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丢下乔奕森一个人的。

    “她会跟你走的,你放心。”

    乔奕森闭上眼睛。

    我必须让小溪离开我,现在要是在我的身边,我不可能会给她带来任何的幸福,只会给她带来危险和无尽的灾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