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恶魔,放开我!
    “没有关系,你放心吧,乔弈森是不会伤害你的。”陈淡淡的说道。

    晨微倒是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他不会伤害我的?”

    “因为你是ben的妻子,肚子里还有ben的孩子,现在的乔弈森位置还没有坐稳,现在你要是有了什么意外,人们肯定会认为伤害你的人就是乔弈森。”

    “毕竟他一个外人坐上这个位置就已经说不过去了,要是现在原教主的妻儿生命有了危险,那么乔弈森就会成为最大的嫌疑人。”

    “他这个人一向自认为自己有情有义,他身上已经裹了层虚伪的外壳,是不轻轻易的脱下来的。”

    晨微忽然间说道:“所以说我的命还是有很大的作用的?”

    陈点点头,他不会对你做些什么的。

    晨微忽然间生出一个想法,反正现在都已经到了这种境地,艾丽斯已经死了,接下来他还要杀掉ben,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晨微直接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

    乔弈森刚刚挂断了晨微的电话,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还会死性不改。

    “喂。”

    乔弈森刚刚接通电话,语气就格外生硬。

    “我是晨微。”

    乔弈森没想到现在那边的人竟然换成了晨微,一时间态度和缓下来:“晨微么?”

    晨微感觉到乔弈森态度上的转换,又想到刚刚陈说的话,她的态度更加冷淡:“乔弈森,明天我会带着ben找你,希望你能够见我。”

    乔弈森没想到晨微竟然会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乔弈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久,他才说出一句:“好。”

    说罢,两个人就挂断了电话。乔弈森半是担忧半是解脱。

    担忧在于他总觉得明天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但是如果他能够直接把这个冒牌货抓住,是不是就能够救出艾丽斯了呢?

    乔弈森咬咬牙,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如果再这样继续放任下去,到时候艾丽斯的安全就会成为很大的问题。

    他必须要救出艾丽斯,一定要。

    乔弈森虽然和艾丽斯认识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如果他以后有什么意外,艾丽斯绝对是晨微最大的保护伞。

    现在ben已经不在了,绝对不能够让晨微在发生什么意外。

    这样想着,乔弈森叹了口气,就算是晨微真的会因为偶这件事而恨自己,他也要这样做。

    翌日。

    晨微果真带着陈出现在了教会之下,乔弈森也走了出来。

    晨微说道:“乔弈森,你当初说好的,只要ben能够回来,就绝不贪图他的一切,你做到了么?”

    乔弈森看着一上来就咄咄逼人的晨微:“我认为我做到了,但是你可能不这样觉得。”

    晨微还想要说些什么,就看到乔弈森眼睛中闪过一点的黑暗。

    “对不起,晨微。”

    晨微直觉有什么不对,果然下一秒就冲上来大批的人马,直接包围了这三个人。

    “上。”

    随着乔弈森的一声令下,陈直接就被按在了地上。

    陈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被乔弈森的人按在了地上。

    晨微疯了一般的吼叫:“乔弈森,你要做什么?”

    乔弈森看了一眼歇斯底里的晨微,走到陈的面前,说道:“想要活着,就用艾丽斯来换。”

    晨微疑惑回头,看向陈,问道:“艾丽斯?艾丽斯不是已经死了么?”

    乔弈森这几天一直都在担忧艾丽斯的安危,猛然间听到晨微这样一说,一阵冰寒从心底陡然升起。

    “什么?她死了?”

    晨微冷冷的看着乔弈森:“还不是因为你?”

    “你这个恶魔,你快放开我!”

    乔弈森被质问的一头雾水,艾丽斯刚刚说艾丽斯死了,是因为我?

    “快点放开我!”晨微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的挣扎,因为她的身份特殊,身边的人其实都没有用上全力。

    而且现在压制住的人……难道不是,前教父和他的妻子么?前教父不是已经死了么?

    参与这场行动的人不由得有些面面相觑,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乔弈森知道自己今天的行动是在太为冒险,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艾丽斯生死未卜,冒牌货已经开始露出自己的獠牙,晨微也十分的危险。

    乔弈森直接掏出一把枪,直指陈的头:“我最后问你一次,艾丽斯现在在哪?”

    陈冷眼看着乔弈森:“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3”乔弈森的手枪已经拉上了保险。

    陈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身子看着乔弈森的表情都有几分的嘲讽。

    “2”乔弈森的手指已经勾住了枪扳。

    “1”

    乔弈森用枪对着ben的头的场面对于晨微来讲实在是太过震撼,她绝对不能够让乔弈森杀了ben,绝对不可以。

    ben绝对不能在自己的面前再死一次。

    晨微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忽然间挣脱了身上的压制,直接就对着乔弈森扑了上去。

    乔弈森的手枪已经是上了膛的,他其实并没有想要在这个时候杀了这个冒牌货,他只是想在这个人身上不足轻重的位置上开一枪而已。

    他一想到艾丽斯现在还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就没有办法再对这个人视若无睹。

    可乔弈森也没想到晨微竟然就会这样拼了命的冲过来,乔弈森此时已经无法收手。

    “砰!”

    的一声枪响,晨微直接抱着乔弈森的手,跪在了乔弈森的面前?。

    乔弈森眼神中闪过巨大的担忧,他直接半跪在地上,想要查看晨微的状况,只见一滴滴黏腻的鲜血从晨微的身下淌出。

    乔弈森呼吸一窒,不应该的,刚刚他明明就是已经转移了方向的,根本就不能会伤害到她的啊!

    这时候,原本在那个地方被死死压制住的陈忽然暴动起来,他疯了一样的挣扎,几个人按住他都几乎压制不住。

    “晨微!你没事吧!晨微!”

    他歇斯底里的声音传进乔弈森和晨微的耳朵里,乔弈森看着那个癫狂的样子,他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能做戏做成这样。

    “来人!”乔弈森扔下手上的枪,一把把晨微抱起:“快来人给夫人治疗!”

    乔弈森的心思全都在晨微身下的血迹之上,他生怕晨微会出了什么意外,晨微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和ben生命的延续,怎么能在这里就被剥夺了生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