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只有权势才是活下去的理由
    不只是阮小溪会有这个疑问,乔弈森有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疑问。他这样的费尽心思,真的有意义么?

    她还记得在梦中的时候,ben那样担忧的看着他,他说的话都是劝乔弈森放手。只要能够就会晨微就好。

    可是现在乔弈森不但就不会晨微,还吧艾丽斯也赔了进去。

    “小溪,你觉得的我做的对么?我是不是……”

    乔弈森的话没有说完,他看着阮小溪,眼神中透露出了几分的疲惫。乔弈森其实是一个极为注重情谊的人,如果只是利益之争的话,他在就把这烫手的山芋扔了出去。

    尤其是现在两个对于ben来说都很重要的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做的对。”

    阮小溪直接在乔弈森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她说道:“你做出的一切都是对的,奕森你不用去想究竟做什么,才能让结果最好。”

    “你只要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你就去做你认为想做的事情,我永远都在你的身后。”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的脸,两个人原来都已经在这样多的事情之中成长了很多。

    乔弈森已经可以在阮小溪的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而阮小溪也成为了乔弈森的支撑。

    “好。”

    乔弈森忽然觉得自己刚刚心中的郁结一瞬间都已经解开了。

    他有什么错?他一直在按照自己的心走,就算解决有可能不尽如人意,但是他都是坦坦荡荡的活着。

    ……

    当天晚上,陈出现在了艾丽斯的面前。

    艾丽斯看着那张和ben一模一样的脸,可是两个人虽然相貌相似,但是却有完全不同的心灵。

    一个高尚,一个丑陋如此。

    陈冷冷的看着这个阶下之囚:“没想到吧,你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艾丽斯也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我更没想到过,竟然会看到你这样的模样,为了权势你竟然连自己的脸都可以丢弃。”

    “你懂什么!”陈脸上的表情忽然之间有了几分的狰狞:“对男人来说,只有权势才是活下去的理由。”

    “呵。”

    陈眼神锐利的看着艾丽斯:“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ben怎么可能会立下遗嘱,什么遗嘱都是假的吧。”

    艾丽斯脸上的表情瞬间严肃:“你说什么,胡言乱语。”

    “我胡言乱语?我说的难道有错么?乔弈森和ben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遗嘱什么的怎么也不可能能够落到他的头上,再说了,在这种位置上呆的久了的人,怎么可能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死呢?”

    艾丽斯眼神冷了又冷,ben先生的确是不曾留下什么遗嘱,那份遗嘱是她伪造出来的,常年在ben先生的身边,爱丽斯已经可以模仿ben的字迹,而且教会中的最高权力章也只有她才知道那个的位置。

    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晨微会怀疑是乔弈森为了这个位置,才害死的ben,但是艾丽斯却从来没有怀疑过。

    因为这封遗嘱本身就是艾丽斯伪造出来的,乔弈森不可能像晨微说的那样,是为了这个位置才杀害了ben,因为在这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会有这个遗嘱的事情。

    所有更不会因为是个去害死ben。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

    艾丽斯之所以会伪造出这样的一封东西,一开始只是为了能够维持下去这个教会,按理说要是ben先生去世,应该是从帮派内部选出一个这样的人来,但是这样的话势必会引起内部的斗争混乱这是艾丽斯一点也不想看到的事情。

    其次这样大的一个帮派要是想要维持下去,那些往日都没有大光芒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胜任。

    所以艾丽斯才会出此下策,但是艾丽斯也是留了一手,他当时并没有个乔弈森教会内部执掌的最高权力印章。

    那些东西现在还在她的手上。就算是乔弈森会交出自己的权利,这个人也没有办法真正地坐在那个位置上高枕无忧。

    艾丽斯:“那你可就不太了解ben先生了,他一直都是一个有备无患的人。”

    陈冷笑:“得了吧,要是他真的像你们心中的那个神一样,什么事情都能想的清楚,有着呢么会被宋舟鸿那种小鱼小虾害死?”

    “他只不是个没有能力的短命鬼罢了,你就亲眼看着我是怎么走到他的位置,夺走他的一切的吧。”

    艾丽斯在听到短命鬼的时候,就已经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的人,如果要不是她现在的双手双脚都被束缚,就算是冒着废掉的风险,他也要冲过去了结了这个败类。

    陈看着艾丽斯的表情,哈哈大笑:“我说的不对么?我不但要取代他的位置,他的孩子出生之后还要叫我爹,我还会睡了他的女人,你说他称霸一方,最后却落得个什么下场?”

    “对了,你还不如跟了我,我以后就是那个位置上的人,你不是直接尽忠于教父的么?”

    艾丽斯:“你现在大可以洋洋自得,我迟早会杀了你,你等着。”

    陈原本还想要收买艾丽斯,要是这个女人也背叛了乔弈森,他的成功几率将会大增,但是一看这个女人毒蛇一样的眼神,陈决定还是放弃这个引火烧身的念头。

    “冥顽不灵。”

    陈受不了那样怨毒的眼神,就像是现在就已经被她杀死一样:“既然你非要选择一条死路,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陈就再也没有看艾丽斯一眼,直接就出了门。

    原本他还觉得一个晨微不足以威胁乔弈森,现在手上又多了一个艾丽斯,详细你乔弈森绝对不可能沉得住气。

    他一定会先联系自己的。

    乔弈森对于艾丽斯的失踪茫然无绪,晨微的电话又打不通。

    可晨微的手机关机一整天之后,第二天,乔弈森终于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

    “喂。”

    手机那边传来了一个男声,像极了ben。

    乔弈森直接道:“放了艾丽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