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干柴遇上烈火
    阮小溪忽然间想到晨微,晨微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在这个地方没有其他的亲人和朋友,只有一座ben的冰冷的坟墓。

    而且现在躺在晨微身边的人,还是一个不知道有什么阴谋目的的伪君子,他们要是真的现在就离开了,无疑是把晨微推进了地狱。

    阮小溪捂住脸:“我们不能把她扔在这里。”

    乔弈森看准了眼阮小溪纠结的神情,她决定放下自己的那一点自私:“其实我之所以没有让你回去,是因为我想要每天都能看到你。”

    “但是小溪,如果你想要回去的话,等你身体好转,你就可以先回去。”

    阮小溪听到乔弈森的话,瞬间就摇头:“不行,我虽然担心家里的事,但是我更放心不下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乔弈森总是有这种感觉,这次的事情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他现在已经不想要阮小溪在自己的身边了,毕竟她接下来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危险的事情。

    他可以一个人为了ben的事业,为了ben的家人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是生命,但他不能让阮小溪陪着他一起冒险。

    乔弈森早就已经有了一个念头,等到阮小溪稍微好转,他就要直接吧阮小溪回乔家。

    到时候就算是它发生什么事情,家中还有阮小溪在照料。

    乔弈森没有在这个时候反驳,因为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毕竟她乔弈森已经决定好的事情,是一定要做到的。

    等到阮小溪能够下床之后,就算是绑也要把她绑回去。

    当天晚上,艾丽斯又出现在了晨微家的楼下,那天晚上,陈有一次的出了门。

    晨微眼神死死的盯着陈的背影,跟踪他来到了一个小胡同附近,这个陈看起来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他每每走上几步都会下意识的左右张望,应该是害怕被什么人发现自己的踪影。

    在这段时间中,沐沐看到了陈精明果断的手段,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勾/引陈的想法。

    毕竟对于沐沐来说,能够勾/引到一个这样阴险多金的男人,也是件对自己非常有利的事情,她在被关在酒店的那段时间。

    男人的**已经把她浸染成了一个离开男人就活不下去的放荡女,她几天没有床上的生活就会一阵阵的发痒。

    刚刚好这段时间陈也是一直禁欲,毕竟晨微现在的身体并不算方便,要是他没有忍住,直接把那个孩子在晨微的大肚子里捅成了肉泥,那可不是坏了所有的计划?

    而且晨微貌似并不对于这种事情多么热衷,从来都没有让陈碰过自己。

    陈是一个男人,早就被憋得难受,干柴遇上烈火,一时间两个人就滚到了一起。

    再说了现在的沐沐可是有着一张和阮小溪相似的脸,陈经常会产生一种在压着乔弈森的女人的错觉。

    每每想到自己在和乔弈森共用着同样一个女人,陈就兴奋地不能控制住自己。

    开始的时候陈还能控住住自己,现在他要是不再沐沐身上来上一发,就根本不能入睡。

    陈只要一想到女人柔软的身体,他的脚步就越来越虚浮,他已经十分想念女人身体的柔软。

    沐沐已经是被那么多人不分日夜人的碰过了的,她的身体只要稍微碰触就会绽放在陈的身下,以前陈也有过不少的女人,但是沐沐这样风尘放荡的东方女人还真没有过。

    艾丽斯跟在陈的身后,和陈的心不在焉不一样,她是十分的谨慎。

    陈到了一个房子面前,直接就停下了脚步,看也没有看周围一眼,就直接走了进去。

    艾丽斯不由得有几分的疑惑,这个陈到底是要做些什么,见什么人,竟然这样的急切。

    这个陈没有那么好对付,正门是走不了的,艾丽斯直接攀上了屋顶,在房顶上观察屋内的一举一动。

    艾丽斯从房檐顺下,躲在了卧室的窗后,偷听着屋里两个人的声音。

    她原本以为里面的的人会说一些什么大事,可是陈一进门就从里面传出来了男女欢好的声音。

    那黏腻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传到艾丽斯的耳朵里。

    女人高亢的叫喊声,男人浓重的喘息。听的艾丽斯一阵的头疼。

    陈刚刚走进房间就看到了沐沐,原来她早就已经洗好澡在床上等着他了,陈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对着女人冲了上去,两个人迅速就抱成了一团。

    艾丽斯没有想到这个冒牌货竟然会出来招姬,心里有对这个男人加了几分的不屑。

    她原本就想要走的,忽然间想到如果这个时候她要是能够拍下视频,记录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事情,那这份录像带能够放在晨微的面前,应该这能作为一个巨大的证据。

    毕竟ben先生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艾丽斯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就立刻掏出了手机,她来到窗边,小心翼翼的向屋内看过去。

    屋里的两个人正玩的开心,陈就是喜欢这种熟/女的感觉,其实最为主要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乔弈森的女人长相极为相似,在陈还没有能够当得上那个第一的位子的时候,就能够玩到和乔弈森几乎一样的女人,这让男人产生了一种变态的满足感。

    两个人眼睛中都是彼此的反应,谁都没有看到窗外竟然已经有了一个人影。

    当艾丽斯看到屋内的场景的时候,她一时间愣了。

    因为那个人身下的女人实在是太像阮小溪了,如果不是知道阮小溪现在还在乔弈森的身边,如果不是知道阮小溪的身子有着重伤,她几乎都要因为眼前的场景错乱了。

    眼前的一切都太过荒诞,让艾丽斯几乎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毕竟ben和阮小溪都是她喜欢尊敬的人。

    看到她最尊敬的男人和最喜欢的女人滚在了一起,她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头脑都要炸裂。

    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做个假的ben还不行,难道还要弄出来一个假的阮小溪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