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偷窥别人的事
    乔弈森的表情瞬间严肃:“那是当然不行的,孕妇的身体极为虚弱,是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刺激。”

    乔弈森可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在阮小溪怀孕期间,他也曾恶补过一些奶爸的知识。

    艾丽斯:“那要是孕妇常年失眠应该怎么办?就没有什么孕妇能够服用的安眠药么?”

    乔弈森想了想:“这种药是有的,只是要想做到苏孕妇的身体不会造成丝毫的伤害,那样的药极为稀少。”

    乔弈森记得阮小溪在从宋舟鸿那里回来,她当时也是怀有身孕,有段时间会日日夜夜的失眠,但是之后乔弈森也通过了一些渠道,弄到了些市面上没有的药物,拿东西果真有效,但就是价格极为昂贵,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承担得起的。

    乔弈森:“还有,你可不可以想一些更为妥善的处理办法?非要用这些旁门左道么?”

    艾丽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种偷窥别人的事,本来就是旁门左道吧,现在倒是说的光明正大起来了。”

    乔弈森从艾丽斯那里得知晨微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就直接去屋里找了阮小溪,在这段时间的调养之下,阮小溪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脸上也有了些肉。

    在床上一连躺了这么多天,天天用这各种各样的汤汤水水养着,任谁都会红润起来的吧。

    乔弈森到了阮小溪的身边,他握住阮小溪的手:“你才刚刚艾丽斯带回了个什么消息?”

    阮小溪笑笑:“看你的样子,一定是晨微现在并没有什么麻烦的吧。”

    阮小溪一看乔弈森的状态就能猜测到晨微的状况,乔弈森这个人一向嘴硬心软,虽然表面上他已经和晨微决裂,但是如果晨微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定还是第一个冲出去救她的那个人。

    “真聪明。”乔弈森也笑了,现在的阮小溪已经和很多年前那个天真莽撞的少女不太一样了,他身上不知不觉的多出了一点知性和温柔。

    在刚刚遇到阮小溪的时候,就单单温柔这个字眼都和她一点也不相干。

    阮小溪:“那必须,我一直都这样的聪明啊,他们都说点点像你一样聪明,其实他是像我。”

    一提到阮点点的名字,乔弈森瞬间就有些黯然,他还记得那天阮点点躺在病床上憔悴的样子,当时她也没有能够抽出时间来好好的照顾他这个唯一的儿子,阮小溪之后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就直接的跟到了拉斯维。

    前几天的时候,乔弈森接到了通知,所阮小溪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还是没有醒过来。

    阮小溪:“奕森,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点点和女儿了。”

    说来也是,从他们刚刚到拉斯维至现在,已经过去了近4个月,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乔弈森现在听到阮小溪的话,才知道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我想见点点,哪怕听他的声音也好。”阮小溪对乔弈森开口。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期待的眼神,他又何尝不想见到点点,然后听到他的声音呢?可是现在的点点还躺在冰冷的病床之上。

    乔弈森不由得有几分的担心,毕竟他已经近乎四个月都没有回去,点点现在在医院中,那些下人能够照顾得好他么?

    乔家的重大事务有些还会传到他这里来,但是点点的消息却是少的可怜。

    “前几天一鸣打来电话告诉我,点点现在在参加一个全封闭的夏令营呢,等他要是出来了,肯定会联系我们的。”

    现在阮小溪的身体并不算好,点点的时候还是以后再告诉她为妙,事情已经够多,够让人头疼的了,要是阮小溪再倒下了,乔弈森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坚持过这段时间。

    阮小溪的神色有几分的失望:“是这样啊。”

    果然是儿大不由娘,下奶见他一面听听他的声音都是件这么困哪的事情了。

    “不过,虽然我的老婆不能见到儿子,但是可以看到我们的女儿啊。”

    乔弈森忽然间开口:“前几天的时候,管家发给了我一段视频,是我们的女儿的视频嗯。”

    “真的么!我想要看!”阮小溪忽然就兴致勃勃,她眼睛几乎都能发出光来。

    乔弈森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播放了短视频个阮小溪看,只见一个小小的孩子睡在摇篮之中,看起来格外的恬淡,这个时候她忽然间哭了,睁开眼睛的时候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球,格外的惹人怜惜。

    阮小溪看到孩子的眼泪不由得有几分焦急:“她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的哭呢?”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少见多怪的样子,哪里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

    “这是她改还尿布了,管家和奶妈都在她的身边呢。”

    阮小溪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么久没有见到过他们的女儿,阮小溪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的孩子竟然已经长出了头发。

    阮小溪在女儿刚刚出世的时候,就已经想过,她一定要给这个孩子最温馨的陪伴,可是她是这么想的,却没有做到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我想回去了。”

    这句话已经不是阮小溪第一次说出口了,点点快要上学了,到底应该去哪个学校?女儿应该已经牙牙学语,但是她学的第一个词是不是妈妈?阮静怡现在已经快要生产了吧?乔母的身体现在是怎么样的?

    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处理,可是他们却被牢牢地绑在了这里,看不到回家的路。

    乔弈森当然知道阮小溪的想法,他又何尝不想要回去呢?

    “小溪,我知道你想要回去,其实我也想要回去。”乔弈森淡淡的开口:“但是现在我们要是就这样离开,你有想过晨微会怎么样么?”

    “我们真的要扔下她一个人在这里么?今后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变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