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装作入室抢劫的盗贼
    艾丽斯想要跟上去,但还是忍住了,毕竟乔弈森给她的任务是看晨微的安危。

    艾丽斯咬咬牙,暂时舍弃掉跟踪的念头,他直接上看了楼,想要先看一下晨微的状况。

    像他们这种经常游走在暗杀边缘的人,早就已经习惯了撬锁这件小事,只是轻微的摆弄,晨微就已经利用手上的东西,打开了原本紧闭的门锁,甚至没有发出一点的声响。

    艾丽斯的大脑中隐约记得那天房间的构造,如果没有猜想错的话,晨微应该是住在那一间的。

    她直接走到了卧室的门前,只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呼吸声,应该是晨微入睡的声音,卧室的们并没有关。

    艾丽斯细细的猜想了原因,大概是刚刚形迹可疑偷偷摸摸的男人害怕回来的时候制造出声音吧。

    艾丽斯从而门外看向床上的人,月光下,艾丽斯极为清晰的看到了晨微的脸,果真是她。并且看起来睡得非常安稳。

    看来乔弈森的担忧真的是多余的了,艾丽斯确认完晨微的安全之后,就转身准备离开,可她一个不小碰到了安放在一旁的玻璃器皿,艾丽斯险险的接住了那个欲落在地上碎掉的东西,可是这也已经造成了并不算小的声响。

    艾丽斯看向屋内,如果这个时候晨微醒了,那她就要装作一个入室抢劫的盗贼了,可是屋内的人并没有一点的反应。

    “?”

    艾丽斯心中有了几分的疑惑,他仔细的看了眼床上的人,只见她呼吸依旧平稳。

    一个常年跟在ben身边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粗的神经?这样的的动静都不足以惊动她么?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来讲,要是在深夜里遇到这样的声响,都应该已经醒了过来,可是晨微却没有一点的反应,要不是艾丽斯看到那个人胸前的起伏,她还真的以为这个人是个死人。

    艾丽斯越想越觉得可以,她直接走近了房间,甚至脚步声都没有放轻,可是床上的人依旧那样的躺着,没有一点的反应。

    不对,这个绝对不对。看着晨微现在的这样,应该是被人下了安眠药一类的药物。

    一想到这里,艾丽斯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晨微现在怀着ben先生的孩子,安眠药一类的药物孕妇是绝对不能使用的,那个冒牌货竟然这样大胆么?

    艾丽斯的心里从来都是只有ben先生的,这个时候看到ben的妻儿因为这个冒牌货可能会遇到危险,他眼中的杀意大盛。

    艾丽斯看到床边有一杯已经凉了的牛奶,她抓起杯子闻了一下,就闻到了一点怪异的味道。

    常年在黑手党内做事,他早就已经练就了一个几乎是刀枪不入的身体,艾丽斯久经毒场,评上的毒药他就可以直接靠着嗅觉来分辨出来。

    不然艾丽斯怎么可能在这样混乱的环境中,在ben的身边活了这么多年。

    但是这个味道虽然怪异,但又不像是纯粹的安眠类药物。艾丽斯皱了皱眉,他直接放下了手上的的杯子。

    如果这个冒牌货直接依着给晨微下了安眠药的话,胎儿肯定会受到影响,晨微肯定也会怀疑,所以说这个药应该不寻常。

    艾丽斯最后又看了一眼床上的晨微,她眼神中带了点关切的看着眼她的肚子。这个肚子里面的是他们的小少爷。

    随即他就直接出了房间,她不能在这里待太久的时间,毕竟那个冒牌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开始的时候,艾丽斯还担心要是按个冒牌货也在的话,他要是想要直接潜进来还不是特别的方便,这次他这样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在某些程度上来说也算是让她轻松了很多。

    艾丽斯虽然是已经从这个房间脱出身来,但是她并没有选择回家复命。

    毕竟在他看来,今天晚上的疑点实在是太多,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究竟是去了哪里?他给晨微下的是什么药物,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究竟在隐瞒些什么?

    艾丽斯决定自己要帮着乔弈森查清楚这些事情。

    第二天早上,艾丽斯出现在了乔弈森的面前,回复道:“教父不用担心,晨微现在看起来是没有任何的危险,现在那个人应该还没有对她动手。”

    乔弈森沉吟的点了点头,开口道:“现在看起来,貌似是还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现在那个人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他要是一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能就要焦虑了。”

    这才是乔弈森最为担心的地方,毕竟现在的晨微坚信着这个人就是ben,他现在也正在和那个冒牌货进行着僵持。

    但是乔弈森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就会恼羞成怒,直接就对晨微下手。乔弈森也曾经想过要不要直接用一些强硬的手段直接就把晨微救回来,但是最后都被自己否决了。

    毕竟现在的晨微是不可能会相信他,并且和他一起走的。

    要是贸然动粗,可能还会正如了那个男人的愿,他应该就是希望现在的乔弈森能够手忙脚乱,这样的话,晨微受到刺激困难可能会以死相逼。

    到时候的事情就会更加的为难。

    乔弈森现在就是进退两难,他虽然自己知道ben是已经死了,但是他没有办法拿出证据,或者直接告诉晨微ben的死状。

    艾丽斯:“我知道您的担忧,但是你都想不出来应该怎么做,我就更不能知道了。”

    艾丽斯虽然可以在很多时候帮助到乔弈森,但是在这种地方她就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艾丽斯并没有把自己昨天的发现的事情告诉乔弈森,因为她打算再一次的蹲守在晨微的楼下,好好看看这个冒牌货究竟是做了什么样的打算。

    “还有一件事情,孕妇是都不宜服用安眠药的,对么?”

    艾丽斯这辈子从来都没有生过孩子,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一无所知,她直接抬起头看向乔弈森询问。

    乔弈森敏感的察觉到了些什么:“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艾丽斯感觉拿出自己已经编造好的谎言来搪塞乔弈森:“因为我昨天去查证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弄些迷/药把里面的人迷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