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要做什么
    阮小溪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求助,屏幕猛然经抖了一下,应该是那个时候陈也被这样的眼神震撼,手上不自觉的颤抖了吧。

    屏幕忽然之间一阵剧烈颤动,然后听到旁边的人阻拦:“你要做什么?”

    陈的声音传了出来:“救人啊,你没有看到她是被人硬拉着走的么?”

    旁边的人开口道:“这是什么人你知道么?”

    话音还没有落下,屏幕瞬间就一片漆黑,视频结束了。

    陈的声音有几分的抱歉:“很抱歉我没有能够把她救出来。”

    晨微知道那个时候的应该是有多么的危急,而且中间陈已经想要冲出去了,只是被旁边的人拦了下来而已,已经不能够怨他了。

    晨微的心情还停留在刚刚阮小溪求助的眼神中:“他告诉你是谁做的这样的事情的了?”

    晨微直直的看向陈。

    陈的脸上有几分的纠结,一时间没有开口。

    晨微又一次追问道:“现在小溪的情况非常危险,我么那必须要赶快告诉乔弈森,让他吧小溪救出来,不然的话,一定会有危险的。”

    陈看了晨微一眼,眼神中有几分的为难:“可能是那个人胡乱说的,我真的不清楚是谁。”

    晨微叹了口气,她的神经已经绷到了一个极限,毕竟阮小溪是因为她的原因才会发生了这样事情,要是他没有进行那次的围剿,阮小溪是不会被迫跑出乔弈森的身边的:“他说是谁?”

    陈最终还是开了口:“他说是……乔弈森。”

    “什么?”晨微不可置信的看着陈:“你在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乔弈森绝对不会这样对待小溪的。”

    陈摇摇头:“我也觉得不可能,所以他可能是胡乱猜测的。”

    “当时他也只是说能在拉斯维有这样的势力的人,能够不遮蔽任何的警力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只有可能是这块的黑手党而已。”

    晨微听到这,她的手忽然张开,对着陈做出了一个制止的动作:“你停下来,你刚刚说什么?”

    “刚刚的那个人只是说在拉斯维只有黑手党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有什么问题么?”

    晨微闭上眼睛,的确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就因为这句话没有任何的问题,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在拉斯维有这么大的权利的人,还真的就只有ben原来创建下来的教会了。

    “但是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为什么小溪会出现在我们家的附近呢?”

    陈这个时候问道:“我有一点的疑惑,为什么阮小溪她不是先去找乔弈森,而是往这种地方跑呢?”

    陈的话引起了晨微的怀疑,也是,为什么阮小溪在从那里跑出来之后,而她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联系乔弈森呢?

    难道小溪根本就不想见到乔弈森么?或者说她本来就是在躲避些什么么?在躲避的人是乔弈森么?

    在晨微的印象之中,阮小溪是一个极有正义感的女人,但是她又想起来那天在乔弈森的家中,阮小溪说出来的话,完全都是被乔弈森迷惑了。

    会不会是阮小溪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她已经知道了真相,但是乔弈森还是不肯放过她?

    晨微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天阮小溪从房间之中逃出来,为什么周围会有那么多的人包围了乔家?难道真的是在保护阮小溪么?乔弈森也不知道会有人袭击乔家,难道那些人原本就是乔弈森留下来拘禁阮小溪的么?

    乔弈森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找到阮小溪,难道是阮小溪在一直躲避他?

    在这段视频之前,晨微一直觉得乔弈森虽然贪恋权势,但是还是有基本的人性的,但是现在看来他已经没有人性了。

    这样想着晨微已经开始正式的想要乔弈森身败名裂了,开始的时候她还有点纠结,她真的要真的对待乔弈森么?

    现在看来他已经不能够在犹豫了,乔弈森现在对阮小溪都已经能够下手了,等到权利彻底的浸染他的双眼,可能她和ben谁都不能够逃过他的毒手。

    晨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晨微的表情一点点的变化,开始的慌乱逐渐消失变化成了一种坚定。

    晨微开口:“我一定要让乔弈森付出代价。”

    晨微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陈脸上换上了一个阴险的笑容,他没有想到竟然会这样简单,沐沐的办法竟然这样的奏效。

    他还记得那天沐沐说:“其实你不明白乔弈森这个人,他虽然冷漠无情,但还是能够走近他心里的人,他还是十分在意的,要是到时候晨微能够以死相逼,乔弈森绝对会放手的。”

    现在终于到了那一天。

    ……

    乔弈森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处理工事,还好阮小溪已经搬进来,乔弈森还能抽出时间来照顾她,而且在这短短的几天之中,阮小溪和艾丽斯竟然建立了十分友好的关系。

    阮小溪觉得这段受伤的时间,已经算得上是她最为快乐的时间了。

    乔弈森不在的时候还会有艾丽斯来陪伴,她原本以为艾丽斯是一个十分冷漠的女强人,但是在接触中阮小溪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十分纯净的人,他从小的时候见过了人情冷暖,所以他对ben十分的崇拜。

    再次只要一提到ben的名字,他的眼神中就是深深的崇拜,阮小溪有的时候会认为ben是不是什么洗脑专家,竟然能够让人对她信服到这种地步。

    不过阮小溪还是问了艾丽斯一个问题:“你觉得奕森能不能够胜任这个位置?”

    艾丽斯脸上有点疑惑:“为什么你会这么问呢?难道,你不信任他么?”

    阮小溪摇摇头:“并不是这样,只是我从,没有见到过他对一件事情这样的上心,好像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这样我觉得他十分的劳累,我以前的时候也没有见过ben这样的费劲心思,所以会有这样的疑惑。”

    艾丽斯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啊,首先ben的这里的势力和乔弈森以前的光明正大的正义完全不一样,他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而且,我认为教父身上有一种使命感。”

    阮小溪:“使命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