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对自己的女人都能下手
    她本来还在纠结,要是单单凭借自己的力量,怎么能狗吧乔弈森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现在他已经完全的都不担心。

    之后的沐沐大致的给陈讲述了乔弈森的这个人,他的软肋就是阮小溪和自己的家人朋友,可是现在ben已经离开了,乔家的其他人更是诱人保护,不容易下手。

    陈略微思考:“现在晨微在我的手上。”

    沐沐一听到晨微的名字,开始的时候还有点迷茫,一时间没能够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陈提醒道:“就是ben的妻子,现在她已经把我当做了她的爱人。”

    沐沐一听到现在晨微就在陈的手上,他眼睛一亮:“晨微在你的手上你还会怕什么?你已经掌握了完全的掌控权啊。”

    “你现在就利用晨微的安危来威胁乔弈森,让他把自己手上的权利都交给你,让她再也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啊。”

    陈皱了皱眉,女人就算是在精明也是要有限度的,要是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要是他名不正言不顺的得到了那些东西,乔弈森就算是死了,ben手底下的人也不会认同他。

    而且他不保证自己能够活得过ben手下的那群疯子的暗杀。

    “这个不可能。”

    沐沐还有点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可能?这就是你的筹码啊。”

    陈:“这的确是我现在的筹码,可是绝对不能够这样的用,我想要稳稳的坐在那个位置上,不然的的话,就这样抢过来,虽然我可能会一时间登上这个王座,但是很快又会被人拉下来,可能还会死的更惨。”

    沐沐想了想,还真的是这样。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晨微主动到乔弈森的面前威胁他呢?”

    沐沐开口道:“如果我们直接就这样的安排下去,用晨微的命去威胁他,是可能会遭到反噬,但是要是晨微确认你就是ben,然后她自己出来告诉每个人这样的事情。”

    “让她自己用自己的命作为威胁呢?”

    陈点点头,其实他也是一直这样想的,但是现在难就在于,怎么额让晨微这样偏激的行动。

    晨微虽然已经确认了他就是ben,暂时应该也不会产生任何的怀疑,但是她还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不是那么容易的把控。

    沐沐脑海中风快的掠过一个想法。

    “我想到了!”

    陈灼热的看着沐沐:“你有什么好的办法?”

    沐沐:“你说现在的儿戏除了你还有谁是最为在乎的?”

    陈想了想:“是乔弈森么?”

    沐沐摇摇头:“可能你不知道,在你说了晨微这个人之后,我想起来晨微除了是ben的好朋友之外,还是阮小溪最好的朋友。”

    陈:“你的意思是?”

    沐沐脸上带了点阴谋的笑容:“要是在这个时候,她发现乔弈森不但针对了自己的男人,而且还对阮小溪不闻不问,对阮小溪也不够好,他会怎么办?”

    晨微会怎么办?她一定会疯了一样的去找乔弈森理论,以她的性格是绝对有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陈:“但是现在问题在于,乔弈森在呢么可能会对阮小溪不好呢?”

    沐沐:“乔弈森绝对不会这样的对待阮小溪,但是我们现在可以做出一个这样的假象啊。”

    木木说完这话,陈一瞬间就全都明白了,她看着眼前那张和阮小溪有百分之**十相似的脸,如果不是很仔细的观察,只是草草一瞥的话很有可能会认假成真。

    沐沐:“接下来我们就演出一场戏,让晨微认为乔弈森其实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人性,他为了自己的权利,对阮小溪也能下了杀手。”

    陈仔细的思考了沐沐的提议,觉得还真的有几分的可行:“那好,就这样定了。”

    ……

    晨微在这段时间都没有发现阮小溪的踪影,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可是刚刚打过去,陈就走了进来。

    晨微看到那张脸,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直接就把乔弈森的电弧挂断了。晨微能够明显感觉到陈原本对乔弈森还是有几分的尊重的,但在经历了最近的这些事情之后,在提到乔弈森的名字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陈的不悦。

    晨微已经在没有找到阮小溪的焦虑中又度过了两天的时间,陈进来之后,满脸的都是汗液,他对晨微说道。

    “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

    晨微的眉间微微一颤,问道:“你看到谁了?”

    “阮小溪。”陈急匆匆的说完这句话,上期都不接下气。

    晨微登的站了起来:“你看到了小溪?那你为什么不把她带回来?!”

    陈呼吸还没有回复,她对晨微说:“我本来是想把它兑回来的,可是我发现有人在追杀她。”

    晨微不可置信的重复了陈的话:“你在说什么?追杀阮小溪?你在开玩笑吗?”

    陈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刚刚在大街上上看到一个和阮小溪极为相似的女人,但是她蓬头垢面的,我仔细的看了一眼才认出来那是她。”

    晨微:“这个不可能啊,乔弈森应该也在找阮小溪,凭借他的实力,不可能你都能在大街上看到阮小溪的踪影,但是他还没有任何的反应啊。”

    陈:“我当时是想要追上去的,但是那些人已经抓到了小溪,我想要救她,但是他们的手上都有枪支。”

    “但是我录下了那个时候的视频。我不敢贸然的冲上去,对不起。我觉得我那个时候,我要是真的就那样冲过去,简直是在送死。”

    说着,陈就打开了手机里一段极为短暂的视频。

    视频中的女人全身狼狈,她的头发散乱,看起来极为狼狈,开始的时候晨微还在想这个人会不会不是阮小溪名字是偶然间身形有些相似罢了。

    但是,紧接着她就看到视频中的那个女人向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虽然视频不是特别清晰,但她还是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

    的确就是阮小溪没有错。阮小溪的脸上全都是求助的表情看向了这个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