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今天起,你是大众女神
    人们对于美的事物总是有一种近乎宠溺的保护**。乔奕森开始的时候还害怕艾丽斯不能够和阮小溪和平共处,现在看来自己实在是想的太多了,他应该想的是怎么让艾丽斯和自己的女人保持距离才是正确的。

    艾丽斯一路上都在和阮小溪讲一些教会之中的趣事,听的阮小溪一直在笑,她原本要去黑手党的教会之时还有一点的紧张,现在被艾丽斯这样一逗,她自己完全都不能对这个地方保持开始的神秘感了。

    乔奕森其实在这之前也不知道组里之前还发生过这么多的事情,一时间也听的入迷。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乔奕森让人一点点的把阮小溪从车上移动下来。

    这还是阮小溪第一次来到乔奕森工作的地方,她看着眼前巨大的建筑,不由得有几分惊叹,这样的东西真的之前是有ben在运行么?

    阮小溪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她就被送到了里面。

    阮小溪还真的被安排到了艾丽斯旁边的房间,艾丽斯:“你看旁边就是我的房间,等到你身体好一些,我就带你去看。”

    阮小溪点点头,她能够看得出来艾丽斯对她有些莫名的好感,虽然阮小溪并不能够知道原因。

    乔奕森直接把艾丽斯推出自己的房间:“好了,该说的你应该已经说完了,现在请给我和小溪一点自由相处的时间。”

    这几天他已经被祁哲耀弄得发疯了,那个人直直的杵在他和阮小溪的身边,乔奕森没有办法和阮小溪有任何的亲密举动。

    他知道阮小溪一向害羞,要是他真的做出什么不管不顾的事情,到时候她要是生气了,还真的有点不好办。

    艾丽斯急切的说:“我还有话没有说完……”

    乔奕森:“以后再说。”

    说罢就直接关上了房门。

    房间内只剩了他和阮小溪两个人,乔奕森叹了口气:“我们终于能单独相处了。”

    阮小溪看着乔奕森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笑道:“和他们在一起又能怎么样?他们影响到你了么?你还想做出点什么事情来么?”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带了点笑意看着乔奕森的,她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点点的勾/引,清纯又放荡。

    乔奕森吸了口气,要不是知道阮小溪现在的身体绝对经受不起这样对待,他要就直接扑上去,把她吻到无法呼吸。

    乔奕森在祁哲耀家中的几天,每每想到易柯那个时候说的话,心里就会一阵阵的不是滋味。

    虽然他知道阮小溪不可能和祁哲耀发生过什么,但是他就是有些不舒服,为什么他的女人要被别人这样误会。

    乔奕森坐在阮小溪的身边,忽然开口问道:“你爱我么小溪。”

    阮小溪被问的一愣,她不知道乔奕森为什么会忽然间问出这样肉麻的问题,这个可是让她怎么回答?

    “你为什么这样问?我当然是爱你的。”

    乔奕森不知道为什么,当最近这么多的事情通通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他忽然之间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乔奕森总觉得会时不时的在梦中看到一脸忧郁的ben,他在告诉自己。

    如果你要是真的会因为这份财产而有生命危险,那么请你一定要毫不犹豫的放弃他,毕竟没有什么比他的生命更为重要。

    还有晨微她现在被坏人所蒙蔽,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其实不单单是这样,乔奕森还梦到自己身上中了很多枪,每一个伤口都在向外溢出鲜红的血来。

    阮小溪就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他却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他不能够触摸到自己的妻子孩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他们离开自己。

    这样的梦无论怎么看来都不吉利,所以乔奕森就没有吧这些事情告诉阮小溪。

    “我只是想听这句话而已。”

    乔奕森淡淡的笑了,他以前的时候并不是一个爱笑的人,可是现在在阮小溪的身边,他却经常会笑。

    艾丽斯被乔奕森轰出了房间,她一时间有些气愤,最近这段时间谁在帮他处理工事?还不是她?

    现在倒是直接把自己往外推的干净!

    就在艾丽斯生闷的时候,她一个不下小心,直接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谁啊!不长眼睛的么!”

    艾丽斯一时间怒从心起,她抬起头就看到一张憨厚的脸。

    是jack。

    这男人傻傻的看着艾丽斯,问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艾丽斯想起了她今天看到的东方美人,刚才的愤怒消退了几分:“我看到了教父的妻子,是个十分美丽的东方女性。”

    jack忽然间被艾丽斯的话勾起了兴趣:“真的吗?真的十分漂亮么?是个东方美人?怪不得教父被她迷的神魂颠倒!我也好想见识一下!”

    艾丽斯冷哼一声:“就你这样的粗汉子,教父怎么能让你去看他重伤的妻子?你想的美吧,我也刚刚被轰出来,要么怎么会心情不好呢。”

    jack想到艾丽斯竟然都被轰了出来:“这么严重的么?那么教父真的是像传说中的那么爱她么?”

    艾丽斯点点头,要说乔奕森的反应,简直是比传说中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待这样的美人,他怎么可能不好好对待?要是不当成宝藏一样的爱护,一定会被别人抢走的。”

    阮小溪满足了艾丽斯对于东方人所有的想象,而且恰好中和了她所有的想法,他美得让人舒心,看起来十分的美丽。

    因为西方人原本就长相比较浓艳,要是一般人的审美,总是希望能够整容成她们的模样,其实她们并不知道这样的长相在他们那里,已经是烂大街了。

    反而阮小溪这样清秀不做作的样子更能够俘获人心。

    “她真的是有一张完美的脸啊,我认为我可能爱上她了。”艾丽斯忍不住这样感叹道。

    当时的艾丽斯不知道,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会被jack这个大嘴巴传到了教会中的每个角落。

    而且还被传的五花八门,什么样的版本都有,但是每一个其中都有这么一句话“教父的女人听说是美若天仙”。

    阮小溪就在自己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每个人口中的大众女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