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保护小溪
    “到那时那样的客流量一般都是学生或者是一家几口的家庭,他们手上的钱总是会有限的,如果是这样的融资量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建立这样的一个赌场呢?这样的建筑犹如一个鸡肋。”

    “或者说祁总你还会缺这一点的钱么?我大概的算了一下,这个钱的话一年的话,应该不会能够有300万。”

    祁哲耀皱了皱眉。

    乔弈森:“而且我认为这个的东西建设在这里就是一个毒瘤,不但不会整到很多的钱,还会让一些好奇的学生孩子想要去尝试,这样的话他们一点开了这个头,就可能会深陷其中,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脱出身来,只要有了这个开端,就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你难道想要为了这样的几百万,让无数的家庭家破人亡么?”

    祁哲耀看了一眼乔弈森:“你说的未免也太过严重了吧,真的有这么严重的么?”

    乔弈森说道:“我并没有在说一些无稽之谈,据统计这个地方曾经不是没有开设过赌场,只是每一次都没有坚持过很长的时间,因为政府的打压。”

    “而且根据统计,那段时间黑色的校园借贷和家庭贷款大额度提升。所以说这个赌场要是能够开设起来,得以最大的不是这个赌场,而是那些赚黑心钱的非法借贷。”

    乔弈森看着祁哲耀:“你可要好好的想想,自己是不是被什么人利用了?”

    祁哲耀听完这一段的分析,不由得有几分的敬佩,他看着乔弈森的脸,终于知道阮小溪威慑呢么会喜欢这样的男人,为什么ben会把自己的权力交给乔弈森这样的一个从未沾染过黑暗的男人。

    因为他有十分敏锐的商业直觉。而且不得不说乔弈森的三观还是十分正的。

    “呵,其实这些事情我早就想到了,谢谢你的再一次提醒。”

    其实这些事情也是祁哲耀都考虑过的,他也没有想要接受这个计划,这也是他之所以会在乔弈森的面前大胆的接通这个电话的原因。

    自打这件事之后,祁哲耀对乔弈森这个人还有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他不得不承认乔弈森还真的是一个商业奇才。

    艾丽斯用了专车来接阮小溪和乔弈森的时候,眼睛山挂了两个巨大的黑圆圈,他看到乔弈森的时候难免有几分的咬牙切齿。

    “乔弈森!”

    艾丽斯昂贵个想要发难,这几天巨大的事物都堆积在他的头上,他几乎都要支撑不住了的。

    可是当她看到在病床上的阮小溪的时候,她所有责难的话就通通的咽进了肚子里。

    她这是第一次看到阮小溪,以前的时候,她认识到这个女人,都是在照片之中,现在看到本人,才觉得一阵心惊。

    阮小溪有着一双极为清澈的眼睛,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你,几乎都能照亮一个人的内心。

    阮小溪以前的时候也没有见到过艾丽斯,这个时候才笑着问:“你是……艾丽斯么?”

    艾丽斯愣愣的点点头。

    “我以前的时候就经常听奕森提起过你,真是十分感谢你能一直在他的身边一直支持他。”

    艾丽斯就这样定定的看着看着阮小溪,她一时间被这样清澈的眼神所蛊惑,一时间移不开眼睛。她现在非常庆幸自己当初没有进行那个愚蠢的计划,否则她到底是会伤害到一个多么纯真的人啊。

    乔奕森看到艾丽斯现在的表情,像极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轻轻咳嗽了一声,提醒艾丽斯她现在的样子是有多么的失态。

    艾丽斯:“哦,哪里,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乔奕森走到阮小溪的身边,他温柔道:“你现在就不用帮我笼络人心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把自己的伤口养好。”

    艾丽斯也在乔奕森的身边点头应和道:“对,你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养伤,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房间,那里靠着我十分的进,我可以好好保护你。”

    阮小溪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热情爽脱的女孩子,一时间忍不住的笑:“那我可要好好的谢谢你了。”

    说完这话,阮小溪就被抬上了车。

    临走之前,祁哲耀对乔奕森说道:“这次的事情是我自私了,才造成了之后种种的问题发生,这个我向你道歉。”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要是不能保护好她,我随时都可能会把她带到自己的身边好好照顾,你一定要记住我现在说的话。”

    乔奕森没想到到了现在祁哲耀还是不肯死心:“放心吧,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说罢,乔奕森转身就要离开,就在这时,祁哲耀忽然之间开口:“如果你要是遇上了什么真的无法解决的问题,你大可以向我求助,看在小溪的面子上,我还是会帮助你的。”

    乔奕森是真的没有想到祁哲耀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转过头看了祁哲耀一眼:“那谢谢你了。”

    乔奕森刚开始的时候还想夸下海口说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那么一天,可这个念头刚刚在大脑中盘环,一种浓烈的不祥预感就涌上了心头。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保护小溪,毕竟我这个人树敌无数,如果真的我无法自保,小溪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这其实已经算的上了战场托孤了,乔奕森对祁哲耀略微鞠了个躬,转而就上了车。

    乔奕森上车的时候才发现,原本对阮小溪极为不满的女人,现在竟然像是一个牛皮糖一样,眼睛都要粘在了阮小溪的脸上。

    艾丽斯在第一眼看到阮小溪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浓烈的温暖,而且,在艾丽斯看来阮小溪属于标准的东方美人。

    阮小溪的美并不艳俗,她相貌清秀,身上没有任何的脂粉味道,她抬眸间满满的都是清澈,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镶嵌在眼眶之中,小巧的鼻子,雪白的皮肤,秀气的小嘴。

    这些在艾丽斯看来都近乎完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