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没任何关系的共处一室
    祁哲耀和乔弈森阮小溪相处的时候,时时刻刻都感觉自己是被排除在外的灯泡。

    而阮小溪也是过得有些辛苦,因为要是乔弈森给阮小溪削个苹果,那么祁哲耀就会给阮小溪剥个橘子。

    乔弈森给阮小溪喂上一杯水,祁哲耀就会给阮小溪一碗补汤。

    开始的时候阮小溪还会勉强的把这些东西统统的都吃下肚子,可是紧接着阮小溪就感觉自己的伤口都要被撑得裂开了。

    终于阮小溪忍不住开口:“你们能不能先停停?我觉得我自己现在的肚子都要被撑得裂开了。”

    阮小溪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阮小溪的伤口已经是三番两次的撕扯开了,要是现在再发生点意外,很有可能会引起一些并发症。

    乔弈森马上掀开阮小溪的被褥,还好,并没有在阮小溪的衣服上看到任何的血迹。

    “你是哪里觉得不舒服么?”

    祁哲耀想要做的都被乔弈森抢了先,他只能眼巴巴的杵在床头,看着阮小溪脸上有点痛苦的表情。

    阮小溪点点头:“我被你们撑得不太舒服。”

    原本阮小溪就不是食量很大的人,现在被两个男人像是喂猪一样伺候,阮小溪不但没有觉得到了天堂,反而觉得自己要撑得吐出来了。

    乔弈森和祁哲耀这才知道原来阮小溪竟然因为自己行为,感觉到了不适,两个人脸上一时间都变现输了内疚,可是转眼之间就都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

    阮小溪看着两个男人,就像是看到两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毕竟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过这样放松下来的乔弈森了。

    在ben死了之后,乔弈森很少这样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感情,但是阮小溪这几天却感觉到乔弈森和祁哲耀在一起的时候,竟然有几分像是和ben在一起的样子。

    可能是这种天之骄子的友谊会正正得负,两个人原本都是各个行业的精英,原本也都是你死我活的状态,现在却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共处一室,还是那种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的共处一室。

    阮小溪看到乔弈森终于暂时的忘却了外面的那些琐碎的事情,忘却了晨微和那个冒牌货的事情。

    阮小溪祈祷着现在的时间过得再慢一点,毕竟她不想要在看到乔弈森愁眉紧锁的模样。

    可是时间还是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第三天的时候,医生来检查的时候,说阮小溪的情况已经稳定,已经可以办理转移了。

    祁哲耀的眼神中露出一点失落,但还是略带豁达的拍了拍乔弈森的肩膀,经过这两天的相处,祁哲耀原本和乔弈森互不了解,现在却能够说得上几句话了。

    中间祁哲耀还有了一单生意,可是在乔弈森刚刚听出一点苗头的时候,就对祁哲耀直接开口:“这单生意不要接,绝对的亏本。”

    祁哲耀有些愣然,她不知道乔弈森怎么只是听到了他打电话的时候的一点皮毛,就直接认为这单生意不应该接呢?

    祁哲耀说:“你该不会是眼红吧,在那个地段建立一个赌场,肯定是极为繁华的啊。”

    乔弈森看了祁哲耀一眼:“你说的那个位置我曾经看到过,这生意的主人也曾经把这个计划投到我这里,但是我只是看了一眼就直接否决了。”

    祁哲耀有些疑惑,在他看来,在这种繁华的闹市开着这个赌场绝对是稳赚,而且在那个寸土寸金近的地方,人流量极大。

    “你该不会是因为自己没有拿下来,所以就直接说这个东西不合适吧。”

    乔弈森看着祁哲耀的眼神已经像是看着一个呆子,他问道:“你说的那个地房我曾经实地考察过,因为那个地方之所以会客流量大,是因为周围有一个大型商场,还有一个游乐中心,对吧。”

    祁哲耀点点头,他隐约记得自己看到过这块地皮,但是实地考察的话,他却还真的没有。

    乔弈森继续开口说:“这块地皮处于闹市,要是他没有呢么大的野心,只是想要开设一个商场的话,是应该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但是这主人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要是在这里开始一个赌场那就大有问题。”

    祁哲耀也被乔弈森的话勾起了兴趣:“怎么说呢?”

    乔弈森:“我曾经观察过,那里的虽然是处在闹市,但是治安非常完善,几乎是几步就有一个警亭,在人人都可持枪的拉斯维,治安能够做到这样,说明当地对于这块带地带是十分的看重。”

    “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在这种地方建立一个藏污纳垢的赌场么?”

    祁哲耀沉吟几分道:“但是我看合同上说,他们已经协商好了当地权势,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反对,毕竟在拉斯维,赌场经营是合法的。”

    乔弈森:“话现在是这样说,那是因为这个赌场暂时只会给他们带来权益,当以后的弊端开始显现,那就不是这样简单的了。”

    “你在这种地方开设赌场,招引过来的客人一定不会是什么大人物,再说了要是那种一掷千金的客人,也绝对不会自降身价来到这样的地方,在这里的人应该就是暗中不入流的小客量人群。”

    “或者还会有那种穷凶恶极的人群,当这种人来到了这里,他么你要是赢了还好,要是输了的话难免会报复社会,你觉得政府会一次次的纵容这种事情的发生么?”

    祁哲耀:“那要是设置一个隐形赌场呢?”

    乔弈森摇摇头:“没有必要,这个路段平日里都会堵车,一般人要是来到赌场中就是为了体验那种爽意,但要是在这里的话,他们来赌个钱都要堵上个十几分钟或者半个小时的车,你觉得他们还会在这里么?”

    祁哲耀还是觉得不死心:“但是那样的话,周围的客流量都应该会养得起这个赌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