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谁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祁哲耀不可置信的看着阮小溪,对着这样的饭菜她还能夸奖的出来?难道她就是喜欢这种稀奇古怪的食物的么?

    还是说这东西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味道却很好呢?

    阮小溪看到这次乔弈森竟然端出来了一碟小菜,心想乔弈森竟然还为她做了一碟小菜,她看着乔弈森的表情又加了几分的温柔。

    祁哲耀就看着阮小溪一点点的吃完了乔弈森做出来的那些不知道能不能入口的东西,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他是真的开始怀疑,难道这个饭菜并不想看起来那样难以入口,而是有种其他的味道在里面?

    祁哲耀偷偷溜回厨房,打开满是糊味的锅盖,尝了一口那米粥,简直就是毒药!

    可是为什么阮小溪能够吃的那样津津有味的样子呢?祁哲耀略微想了想就知道,原来这也是另外一种的互相体谅吧。

    但是为了阮小溪的身体健康,祁哲耀决定暂时对乔弈森封闭厨房,理由就是:“厨房是非常私/密的地方,万一乔弈森要是想对他不轨该怎么办?要是他在什么东西里撒上那么一把的毒药?”

    乔弈森的脸色因为祁哲耀的话越来越黑:“我不是那样的人。”

    祁哲耀冷笑着说:“谁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万一你到时候鬼迷心窍呢?再说了这是我家,一切都要听我的才行。”

    再说完这样的话之后,祁哲耀收到了阮小溪感激的眼神,乔弈森在做这样的菜的时候,应该是不小心把味精和盐弄混了,阮小溪真的觉得自己要是再吃几顿下去,绝对会直接中毒死掉。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就是修罗场了,阮小溪的饭菜都是祁哲耀下厨房做出来,他端着喷香的饭菜来到阮小溪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喂进阮小溪的嘴里。

    期间乔弈森看的怒从心起,可现在他是在祁哲耀的家中,又不可能对祁哲耀下什么狠手,他想要抢过祁哲耀手上的饭菜,却听到祁哲耀在一旁凉凉的说:“这你就受不了了?你不知道前段时间都是我一点点照顾小溪的。”

    阮小溪看出乔弈森的醋意,对祁哲耀开口:“既然奕森现在在我的身边,那我就不劳烦你了,让奕森照顾我就好了。”

    祁哲耀没想到会被阮小溪直接拒绝,他是没有办法拒绝阮小溪的请求的,一时间祁哲耀的脸色极其难看,他直接把手上的碗筷摔在乔弈森的手上。

    “乔弈森,你看看我做出来的饭,你再想想自己做出来的,那能够叫饭菜么?说是猪食都不为过吧。”

    其实在没有见识过祁哲耀的手艺的时候,乔弈森一直觉得自己的水平在男人之中还算得上是中上,现在这样一对比,好像自己真的是技不如人。

    阮小溪看出乔弈森的失落,祁哲耀出去的功夫,乔弈森把粥喂进阮小溪的嘴里的时候,阮小溪的身上还是动弹不得,她看到乔弈森手上的刀伤,有几分的心疼。

    所以阮小溪做出了有史以来最大胆的一个动作,她伸出舌头舔了舔乔弈森的手指。

    乔弈森被阮小溪殷红的舌尖一卷,一时间全身一颤抖,他看着眼前的人,眼神中逐渐中有了点黑亮亮的光。

    阮小溪说:“其实你不用在意祁哲耀的话,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你知道么有些人可能会擅长做一些东西,比如说他可能会比较擅长做菜,但是要是比起经商来讲,又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你呢?”

    乔弈森知道阮小溪这是在安慰他,他不由得问道:“那你是真的觉得我做饭上没有天分么?”

    阮小溪咬着嘴唇思考了几秒钟,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其实,是还差那么一点火候。不过你能有这样的想法,我就已经十分开心了。”

    乔弈森听到阮小溪的话,他问道:“那你是怎么吃下去的?”

    其实要不是祁哲耀这样的冷嘲热讽,乔弈森会真的以为自己做的还好。

    阮小溪笑了笑:“因为我一次想到这是你做出来的东西,就会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入口的。你想想我第一次做饭给你吃的时候,你真的觉得很好吃么?”

    乔弈森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勉强的说了一句:“还可以。”

    阮小溪看到乔弈森的表情就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的手艺也绝对不怎么样,但是乔弈森不也一样都吃的精光么?

    乔弈森已经不愿意再去想这种事情,他想起刚刚阮小溪殷红的舌尖,那温热的舌头舔在手指上的触感,实在是撩人。

    乔弈森小声说道:“刚刚那招是谁教你的?”

    阮小溪有些发愣,她刚刚的动作其实没有有一点勾/引的意思,只是为了引起乔弈森的注意,而且他是心疼乔弈森的伤口。

    乔弈森:“就是你刚刚舔我的时候。”

    阮小溪脸瞬间红了:“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叫你一声而已。”

    乔弈森伸出手指放在阮小溪的唇边:“你现在再叫我一声?”

    阮小溪偏开头,有些不好意思:“乔弈森。”

    “嗯?”

    阮小溪有些赖皮的说:“你刚刚不是说让我叫你一声么?我现在已经叫了你啊,怎么样还满意么?”

    乔弈森也笑了,她知道阮小溪的脸皮一向都很薄,索性也就不再逗弄她了:“很聪明啊。”

    说完就在阮小溪的脸上轻轻一吻。

    “你知道么?这就是我每天早上叫你的方式,我的吻在告诉你,说我爱你。”

    祁哲耀在门外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心里都酸的打翻了醋盘子。

    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走进来,现在他已经想要杀了乔弈森了,他这才知道阮小溪原来也是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只是对象从不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