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今天留下来陪你
    乔弈森冷冷的看着祁哲耀:“这是我的妻子,我想对她做什么,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么?”

    乔弈森的话直接把祁哲耀顶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弈森在阮小溪的手背上落下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

    祁哲耀最后跺了跺脚,他恨恨的看着眼前的乔弈森,眼神中是锋利的杀意。

    乔弈森也是毫不畏惧的回瞪,最终还是祁哲耀败下阵来,一甩袖子走了。

    乔弈森可算是赶走了这个巨大的灯泡,他终于等到了和阮小溪单独相处的计划,他看着床上阮小溪的脸,忍不住在阮小溪的脸上摸上去。

    “小溪,你知道么?这段时间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乔弈森握住阮小溪的手:“我几乎吧整个拉斯维翻了底朝天,没想到你竟然会在祁哲耀这里,怪不得我没有一点你的消息。”

    乔弈森已经很久都没有闭上眼睛,这回终于在阮小溪的身边,汹涌的困倦袭来,乔弈森把头麦子啊阮小溪的手中。

    “我好想你。”

    乔弈森很少会说出这样动人的情话,他没有看到这个时候的阮小溪眼睫毛轻微的颤抖,长长的睫毛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

    说完这话,祁哲耀就在阮小溪的身边睡了过去,这一个星期乔弈森几乎都没有闭上过眼睛,它只要一想到阮小溪现在不知道身在何处,就食难下咽。

    这段时间来过的最痛苦的人其实不是阮小溪,而是乔弈森。

    乔弈森不知道在自己闭上眼睛之后,原本昏昏沉沉睡着的阮小溪竟然睁开了眼睛,她看着乔弈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深沉的爱意:“我也想你。”

    其实阮小溪在手术完之后不久就已经醒了过来,她是被生生的痛醒的,麻醉的效果已经过了,她听到祁哲耀的脚步声,经历过刚刚的事情,她暂时还不想直接面对祁哲耀。

    祁哲耀的孩子已经死在了刚刚,虽然不是他直接杀掉的,但是她也算是一个间接的伤害者,虽然易柯罪该万死,但是这个孩子确实是无辜的。

    阮小溪不知道怎么面对祁哲耀,可是她没想到乔弈森也会出现,之后她听到了祁哲耀和乔弈森的对话,她这才知道原来不是乔弈森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的,这个男人在这短时间一直都在找他。

    可是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她需要一点时间做好心理建设,她也听到了易柯在门外的嘶吼声,她每一个字都在控诉阮小溪和祁哲耀杀掉了她的孩子。

    阮小溪知道其实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多数还是要怪易柯自己,毕竟是她想要杀掉阮小溪,才发生了之后那么多的事。

    而且她也是满手鲜血的刽子手,那么多的人都死在她的阴险下,实在不值得人同情。阮小溪也不会同情。

    阮小溪在乎的是那个死在祁哲耀抢下的孩子,那个是孩子何其无辜啊。

    第二天,阮小溪和乔弈森是一起睁开眼睛的。

    乔弈森睁眼就看到阮小溪的睫毛轻微抖动,紧接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阮小溪笑着对乔弈森开口道:“早啊。”

    乔弈森没有回答,只是吻上了阮小溪的脸蛋,给了她一个早安吻。

    阮小溪被乔弈森的胡渣扎的一个劲的躲藏,她轻轻地推拒着乔弈森,笑道:“你脏死了,你快去刮胡子,很扎人的。”

    乔弈森一听到阮小溪的话,越是想逗弄她,他直接捧住阮小溪的头,在她的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咳咳咳。”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乔弈森看过去,竟然是祁哲耀。

    祁哲耀看到两个人之间黏黏糊糊样子,心里就一阵酸,他说道:“乔弈森,你知不知道小溪身上有伤,你怎么能够禽/兽到这种地步?”

    乔弈森冷眼看着祁哲耀一身酸,他没有理会祁哲耀,只是对阮小溪说道:“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阮小溪:“你今天不用去工作么?”

    乔弈森满脸的宠溺:“我今天留下来陪你,你不开心么?”

    阮小溪笑了笑,但是他一想到乔弈森做出来的饭菜不由得又有几分的担心:“祁哲耀这里有橱子的,你就陪着我就好了,不用……”

    乔弈森摇摇头,在没有找到阮小溪的那段时间,他就下定了决心,要是找到了阮小溪,他一定要好好的对她,绝对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绝对不能让小溪再受一点的委屈。

    乔弈森问道:“这里有厨房么?”

    祁哲耀没有好气的开口:“就在屋外,你闻着味道就能找过去。”

    开始祁哲耀还不想让乔弈森去他的厨房,但是他又想看看乔弈森的手艺,她还记得阮小溪上次想到乔弈森做出来的饭菜时候,脸上的笑容。

    那笑容是那么的幸福,难道乔弈森就真的做饭这样好吃么?他倒是有几分的好奇了。

    只是她又想到这是祁家,要是乔弈森以做饭的名义随意的进出祁家大宅又该怎么办?他的书房中可是有几个机密文件,要是万一泄露……

    祁哲耀想到这里。就跟着乔弈森一起去了,他必须要监视着这个男人,要是别人一定会被这个男人蒙混过关,祁哲耀不相信别人,只相信自己。

    紧接着祁哲耀就看到了有史以来最惨不忍睹的场景,乔弈森的手艺竟然这么的烂,其实在祁哲耀没有见到之前,他简直不能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厨艺白痴。

    他看到乔弈森在切菜时候直接切到了自己的手指,他看到乔弈森在做水的时候,直接打翻了一锅的开水。

    祁哲耀开始心疼自己从意大利进口来的木质地板,被乔弈森这样一烫,还能要么?

    他渐渐的开始相信,乔弈森并不是在做饭,而是在炸掉自己的厨房。祁哲耀幸灾乐祸的看着乔弈森最终端出来一碗已经糊了的米粥,和一碟糊掉的小菜。

    祁哲耀本以为阮小溪在看到这样的饭菜之后,肯定会露出嫌弃的表情,可是阮小溪却没有一点那样的情绪流露出来。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端出来的东西,她看着已经不再黑漆漆的米粥,她夸奖道:“看来是进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