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在对小溪做了什么!
    祁哲耀的脸色不好看,乔弈森的脸色更不好看,他听清楚了这个女人的意思,她在暗指阮小溪和他们两个男人的关系都不一般,可能是三人行。

    阮小溪从来都是乔弈森一个人的女人,什么时候会和祁哲耀有什么关系了,当即乔弈森就开口道:“阮小溪和祁哲耀并没有什么关系,她是我乔弈森的妻子,你要是胡言乱语,我一定剁了你的舌头。”

    易柯刚刚是想来找祁哲耀的,她觉得祁哲耀就会在这里,可是没有想到乔弈森也在。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他会为了这个贱女人,杀掉自己的孩子?”易柯的声音尖酸刻薄,听的人心里一阵不舒服。

    “嗯?”

    乔弈森看向祁哲耀,刚刚他可是没有听说还有这么一出,祁哲耀……竟然做出可这种事情么?

    祁哲耀简直佩服易柯搬弄是非的能力,他的确是不小心杀掉了自己的孩子,可那也是在他完全不知道易柯怀孕的事情的情况下!

    祁哲耀对上乔弈森审视的眼神,他解释道:“并不是那个样子,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经怀孕了,他当时要伤害小溪,所以……”

    “不管你怎么解释,你也是做了这样残忍的事情。”

    易柯在门外疯狂的吼叫道,神情疯狂。

    乔弈森不由得有几分同情祁哲耀,为什么他就招惹到这样的一个疯子?可这样的场景又似曾相识,貌似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女人,歇斯底里的对他吼过些什么。

    乔弈森已经快要逐渐淡忘那些女人在自己身边的样子了,记不太清楚之后,乔弈森也就不再想了,他的身边只要有小溪就好了,那就已经足够了。

    阮小溪在病床之上虚弱的模样映在乔弈森的眼底,他吻上了阮小溪的手背,不想再理会别人家的破事,他只想看到阮小溪平安无事。

    阮小溪躺在祁哲耀家里病床上的样子格外羸弱,她知道祁哲耀刚刚没有骗他,现在的阮小溪的确不适合转移,但是要是让小溪继续待在祁家他也不会放心。

    乔弈森直接拨通了艾丽斯的电话。

    艾丽斯在门外等的心力交瘁,生怕乔弈森会发生什么不测,这个时候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她一时间有几分的惊喜。

    “喂!”

    乔弈森开口道:“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了,你们先回去吧。”

    艾丽斯没想到乔弈森会说这样的话:“那怎么行,您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十分危险!”

    乔弈森知道艾丽斯也是再担心自己,她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只是在这里照顾小溪而已,帮里的事情就暂时先交给你处理了。”

    乔弈森说完这话之后,就没有给艾丽斯再拒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喂!喂!”

    艾丽斯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眼睛都被气得通红:“这个该死的乔弈森,就是在翘工作的时候,才会这样!”

    乔弈森挂断电话之后,就看到了祁哲耀嫌弃的眼神。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邀请您留下来吧,这位先生!”祁哲耀怎么可能会容许乔弈森直接住在他们家,毕竟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乔弈森淡淡的说道:“没有关系,我就和小溪睡一张床就好。”

    祁哲耀被乔弈森气的咬牙切齿,什么和小溪睡一张床,这张床本来就是他的好么!

    易柯看到这边发生的情况:“还说你们不是三人行,没想到祁哲耀你竟然现在喜欢这种重口味!”

    乔弈森冷眼看着易柯,但是话却是对着祁哲耀说的:“这个女人如果再让她胡言乱语,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乔弈森现在之所以没有动手干掉这个女人,全部都是看在祁哲耀的面子上的。毕竟这个女人刚刚才被杀掉了自己的孩子。就算是她在可恶,也是一个刚刚失去了孩子的母亲。

    阮小溪也曾经失去过自己的孩子,那时候她的伤心乔弈森全部都看在眼睛里。她知道那只一种怎么样的痛苦。

    祁哲耀也是不想在听到易柯的声音看,这个女人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这么难缠的角色?

    祁哲耀一声令下,其实是手上不知道按下了什么按钮,就冲进来一群彪形大汉。

    “把这个疯女人给我送回易家,顺便告诉他们自己家的好女儿做了些什么事情,让他们要是还想保住自己家女儿的命,就不要再来骚扰我。”

    祁哲耀的话音刚刚落,就有人直接把易柯拖了出去。

    易柯听到祁哲耀的话,一直叫到:“祁哲耀,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可是你孩子的母亲,你不能这样对我……”

    “你这个杀了我们孩子的凶手!我以前的时候可是就过你的命……”

    乔弈森听着易柯喊出来的话,心道:“这个祁哲耀也是事情很多么。”

    接下来的时间就变得极为尴尬,乔弈森自然是要陪在阮小溪的身边的,可是祁哲耀也是赖在屋子里不肯离开。

    乔弈森本来是想和阮小溪说一些悄悄话的,可是现在有个硕大的电灯泡在这里,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乔弈森终于忍不住:“祁哲耀,你能不能给我们一点单独相处的时间?”

    祁哲耀自然不可能会给:“绝不不可能!你还想干什么?这可是我家,这可是我的房间,我没有把你赶出去就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还想把我赶出去么?”

    乔弈森感觉到有几分的为难,她看着祁哲耀愤愤的样子,叹了口气。

    祁哲耀说的也对,毕竟他现在是在祁哲耀的家里,不管怎么说,他就这样把主人赶出去也是有些不妥,极为失礼。

    乔弈森看着祁哲耀脸上不服气的表情,冷笑一声,他直接握住阮小溪的手,在她的手上落下一个轻吻。

    祁哲耀的眼睛瞬间就红了。这可是阮小溪,他求之不得的女人,他这么久了都没有能够碰过阮小溪的一根手指头,现在乔弈森竟然当着他的面轻薄阮小溪,这让他怎么能够忍耐。

    “你这个变态,你在对小溪做什么!你怎么能这样对小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