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究竟喜欢哪种
    祁哲耀可能是看出了乔弈森的疑惑,这个时候适时的解释道:“我在找到小溪的时候,小溪的腿上受了伤,她被一个长得和她极为相似的女人绑架。”

    一个和小溪极为相似的女人吗?那是谁?

    乔弈森略微思索,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人影来!沐沐!

    他还记得前段时间有人曾经告诉他,沐沐杀掉了那时候和他一起关押在酒店中的男人们,她已经逃跑。

    当时的乔弈森想的全部都是晨微的事情,他压根没有把这个当成一回事,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已经找来了拉斯维,还真是阴魂不散,他本来都已经打算放她一条生路了,可是她却偏偏要回来。

    “那你又是怎么发现的?”乔弈森问道。

    “说来也是凑巧,那个时候这个女人开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径直就撞上了我的车子,开始的时候她手忙脚乱,后来似乎是看出些什么,就想要骗钱。”

    乔弈森冷笑一声,他当然知道沐沐究竟是看出来了点什么,毕竟阮小溪和沐沐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祁哲耀大概是被这个和阮小溪极为相似的女人险些迷了心智。

    “后来我就听到了你家附近有枪响,然后我就想赶过去,可是我的车这个时候已经断火,我就想用一下她的车,结果就看到了在后车座位上邦成一团的小溪。”

    乔弈森的眼睛一暗:“你的意思是说小溪的腿上那个时候就是有伤的?”

    祁哲耀点点头:“谁知道你究竟是得罪了群什么样的人,这子弹正中小溪的小腿,虽然不会造成生命危险,却严重阻碍了他的行动。”

    乔弈森也有些疑惑,按理说晨微的势力在拉斯维并没有多少,可那天攻击乔家的人肯定是被专业培训过得,要不就是在刀光剑影之中爬出来的,肯定不会有那么的简单。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喂晨微所用?

    除非这些人原本就不是晨微找来的人。是有人在利用晨微,让晨微站出来扛下了这个锅。

    “那小溪腰间是怎么回事?”当然,这些疑惑乔弈森没有必要说给祁哲耀来听,这个家伙虽然不会暗箭伤人,但毕竟也不是什么可以信赖的人。

    “她的腰间……”祁哲耀这个时候有了几分的犹豫,可最终还是说道:“在我解救小溪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我没有注意到那个女人竟然想一不做二不休,拿着刀对我冲了过来,小溪为了救我,就被她刺中了这一刀。”

    乔弈森看着祁哲耀,心头的火气涌了出来,但他还是忍耐下来:“你……真是好反应力啊。”

    最终乔弈森也只能这样的嘲讽他。

    祁哲耀知道那个时候自己是失误了,毕竟当他看到一个全身血迹斑斑的阮小溪,是绝对不可能保持平时的冷静的。

    “这是我的错。”

    乔弈森:“那她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么?”

    他闻到这个屋子里有浓重的药的味道,像是刚刚动过手术的样子,而且小溪那个时候也出现在祁家的阳台之上,中间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

    祁哲耀叹了口气,决定还是把中间的一切统统告知乔弈森。

    “小溪并没有一直昏迷,虽然当时非常危险,但是也只是失血过多而已,第二天的时候,她就清醒了过来。”

    乔弈森:“拿他没有说要回到我的身边么?”

    “她当然是这样想的,但是我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轻易的走了……”祁哲耀眼神淡漠:“我好容易才有机会能够再遇到她,所以我就骗了她,我说是你把她放在我在里的。”

    乔弈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祁哲耀说道。

    他知道祁哲耀肯定是利用什么手段留住了阮小溪,但一定不是宋舟鸿那种残忍的手段,这些事情是他早就已预料到的。

    “但是我当时是想小溪一旦身体好转就会把她送回去的,只是后来易柯偷偷溜进了我的房子,她对小溪做了些不好的事情。”

    乔弈森听到这里已经完全都知道了后面的事情,之后小溪应该是被逼上了天台,中间拉扯到了伤口,现在才会又这样的虚弱。

    “现在小溪刚刚经过了手术,是绝对不能够再受到任何的刺激了,我才会阻止你你把她带走。”

    乔弈森冷冷的看着祁哲耀:“真的是这么简单么?你能说自己没有一点的私心?”

    祁哲耀被乔弈森问的目瞪口呆,他想了想才说道:“随你怎么想。”

    “但是你必须知道,小溪在我这里还算是安全的,你想想你身边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真的能够照顾好小溪么吗?”

    乔弈森:“那小溪在你这里,收到很好的照顾了么?命悬一线的时候,你才出现吧。”

    祁哲耀发现乔弈森这个人平日里虽然话不算太多,但是一张口就能怼死人。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乔弈森敏觉的察觉到了,回过头就看到了腰间缠绕着绷带的易柯。

    易柯看到屋里竟然会有两个男人,一时间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怪异,继而疯狂:“哈哈哈哈,原来你们竟然那是这样的关系,是我小看你了祁哲耀,没想到你竟然喜欢这种!”

    祁哲耀脸色忽然难看起来,什么叫他竟然喜欢这种?他究竟是喜欢哪种了,这个易柯真是不知好歹,刚刚他已经让人把她救了出来,结果她现在还敢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