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夺妻之仇
    祁哲耀感觉到了一点的心痛,易柯这个女人其实真的还算是了解他,她要是真的想让祁哲耀感觉到痛苦,祁哲耀就真的难以逃脱出这个魔咒。

    阮小溪被祁哲耀放进了房间的床上,刚刚才见到过的医生没经过多久就又出现在了阮小溪的面前。

    可现在的阮小溪已经睁不开眼睛了,刚刚的一番争斗已经让她严重的失血,她整个人偶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状态。

    医生在看到阮小溪的状态之后,脸上额的表情凝重,他对祁哲耀说:“现在这种情况,要是想要不留下任何的疤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祁哲耀现在哪里还管得上会不会留下疤痕,他直接开口道:“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保证他的安全。”

    当时的祁哲耀和阮小溪都不知道,那天阮小溪出现在阳台上的那一小会的工夫,就已经被拍成了照片送到了乔奕森的手上。

    自从阮小溪不见了踪影之后,乔奕森就拍出了天罗地网,他发出了高额的赏金,只要有人能够找到有关阮小溪的蛛丝马迹,就能够得到。

    当乔奕森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他原本悬着的心脏竟然平稳了几分,阮小溪在祁哲耀那里……

    至少说明她是安全的,祁哲耀这个人和宋舟鸿不一样,向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总是会有那么一点的骄傲在的,是不会像宋舟鸿那样,有着小人得志一样的恶毒残忍。

    只是,他找了阮小溪这么久的时间,祁哲耀绝对不可能不知道,他一定是有意的隐瞒了阮小溪的情况。

    艾丽斯看着乔奕森憔悴阴沉的模样:“您说是怎么样?”

    乔奕森冷声道:“现在就马上去祁家一趟,我这次一定要带回自己的女人。”

    当乔奕森的人马来到祁哲耀别墅门口的时候,阮小溪才刚刚进行完手术,她的身体已经极度的虚弱,虽然祁哲耀在刚刚回来的途中已经决定吧阮小溪交还给乔奕森。

    可是现在的阮小溪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但他的手下告知他乔奕森的人已经包围了祁家的时候,祁哲耀叹了口气。

    在给阮小溪做完这个手术之后,他又让人救回了被扔在扣上的易柯,那医生告诉他,易柯的确是已经怀孕了,这一点上这个女人并没有骗他。

    但是这个孩子已经流掉了,是怎么也不可能再保回来的了。

    祁哲耀一想到是自己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自,就恨得咬牙切齿。

    现在的祁哲耀已经乱成了一软乱麻,还要出去应对乔奕森这个麻烦。

    祁哲耀是单枪匹马的出现在乔奕森的面前的:“你终于找过来了?”

    祁哲耀说这话的时候,才看到乔奕森的样子。

    这段时间乔奕森一直在追寻阮小溪的下落,已经是心力交瘁,乔奕森的下巴上生出了细细密密的胡渣,双目中也全是血红丝,看起来异样的狼狈。

    乔奕森不想再多说废话:“阮小溪在哪?”

    祁哲耀:“小溪在我这里,只是她现在的状态并不太好,估计不能承受的起转移和颠簸。”

    祁哲耀说的是真的,可是现在的乔奕森哪里还会相信他,毕竟那张照片上的阮小溪是出现在天台之上的,要是她真的那么虚弱,又怎么会出现在那样的地方?

    “我是来带她走的,不管你同不同意。”

    乔奕森的声音刚刚冰冷的落下,艾丽斯的枪就已经指上了祁哲耀的脑袋,像是他说出一声拒绝的话就会直接脑袋开花。

    祁哲耀叹了口气,阮小溪现在的状态不容乐观,他真的没有时间再和乔奕森周旋:“我说的都是真的,前段时间是我救了小溪,原本她也有所好转,可是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

    “她被易柯逼到了阳台上,她身上原本就是有伤,现在更是伤上加伤,她刚刚经历过手术,事实就是这样。”

    艾丽斯冷声说:“谁相信你的鬼话,把我们的夫人交出来。”

    乔奕森的眼神冷了冷,他抬手制止了艾丽斯:“我相信他。”

    “首先我感谢你这次救出了小溪,我也相信你刚刚说的话,毕竟祁总没有必要在这种事上欺骗我。”

    “但是我必须要看到小溪,保证他的安全。”

    祁哲耀看着单枪匹马,来到面前的祁哲耀,要是祁哲耀真的是在说谎,他要是没有想放出阮小溪的意思根本不用冒着这样的危险。

    祁哲耀点点头,但是他看着乔弈森身后的人群:“你可以来,但是只能一个人进来。”

    艾丽斯瞬间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她说道:“不可能,要是像你说的那样,他要是有了什么危险又该怎么办?”

    祁哲耀听了艾丽斯这样的话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冷了下来:“我既然肯一个人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和你说这些事情,我难道就没有冒着危险么?现在小溪就在里面到底要怎么做,就看乔总了。”

    祁哲耀的言下之意就是说,我现在在和乔弈森说话,旁人不要插嘴。

    “你!”艾丽斯脸上的表情大变,她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就被乔弈森制止。

    “好,我跟你去。”

    乔弈森冷冷的看着祁哲耀,他认为祁哲耀绝对不会拿着阮小溪的安危来开玩笑的。

    乔弈森跟着祁哲耀进了祁家的别墅,祁哲耀不由得也有几分佩服乔弈森的勇气:“你还真是有胆量,你就不怕我直接对你不轨?”

    乔弈森看了祁哲耀一眼:“你不是那样的枭雄,你这样的人做不出那么卑鄙的事情,我相信你。”

    祁哲耀哈哈一笑,好一个相信他,要不是和乔弈森认识的太晚,现在又有夺妻之仇,她还真的想要和祁哲耀做个朋友。

    之后,乔弈森在阮小溪失踪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又一次的看到了阮小溪。

    阮小溪躺在病船之上,看起来格外的虚弱,原本刚刚有血色的脸,现在已经惨白一片,就连着唇间都是青灰的颜色。

    乔弈森眉间一抖,他看着阮小溪现在的模样,直接跪在阮小溪的面前:“小溪……”

    为什么会弄成这样样子?晨微不是说没有伤害阮小溪么?为什么现在她却是伤痕累累的躺在这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