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把一切都交给我可以么
    祁哲耀在没有听到易柯说的这些话之前,他对于这个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已经有6年有余的女人还是有着那么一分的感情。

    可是在听到她刚刚说出来的那些残忍的话之后,他就感觉到了难以控制的恶心,怪不得被易柯料理过的女人都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从没有一个人再来骚扰过她,原来她们竟然都已经死在这个恶毒的人的手中。

    祁哲耀一想到自己竟然和这样的一个恶魔同床共枕过这样长的一段时间,他就憎恨自己的迟钝。

    祁哲耀脸上的厌恶表现的那么明显,可是易柯竟然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她痴痴的看着祁哲耀,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可是她的手上早就已经满满的都是血迹,现在这样的一整理,沾了满头满脸,看起来更是恶心。

    易柯浑然不觉,她只觉得自己在祁哲耀的面前绝对不能狼狈失态,她解释道:“我今天是专门来见你的,你已经很久都没有去找过我了……”

    阮小溪看着易柯一点点的向着祁哲耀的方向走过去,就像是一只看到光的飞蛾,哪怕已经是全身伤痕累累,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还是偏执的不能够放弃。

    现在的易柯根本就不想死中了一枪的重伤之人,阮小溪觉得现在的易柯也是有几分的可怜。

    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一想到易柯做的种种,那点同情瞬间烟消云散。

    祁哲耀看也没有再看易柯一眼,这个女人到底是死是活已经和他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祁哲耀看到阮小溪拖出一路的血痕,只觉的心脏都要碎掉一样的痛着,他直接走了过去,途中径直路过了易柯的身边。

    祁哲耀抱起呼吸急促的阮小溪,有些急切的问道:“小溪,你还好么?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是不是又裂开了?”

    阮小溪看到祁哲耀这样担心的样子,忙开口道:“还好。”

    其实阮小溪现在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已经是在强撑,刚刚的时候因为易柯拿着刀就在自己的眼前,强烈的求生**支撑着阮小溪和她对抗。

    但是这样的一口气毕竟是强撑出来的,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办法保持刚刚的状态,直接就软倒在了祁哲耀的怀里。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阮小溪还是硬撑着对祁哲耀说了声:“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祁哲耀这个时候已经恨死了阮小溪的倔强,他捂住阮小溪的嘴:“你不要再说话了,把一切都交给我可以么?”

    阮小溪现在也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反抗了,她点点头,强烈的痛楚已经袭击了她的每一寸神经。

    易柯哪里能够看的了这样的场景,她双目赤红。

    “你这个贱女人!现在都还想要勾/引哲耀!我杀了你!”

    易柯已经疯了,她这样说着,直接就拿起刀,对着阮小溪和祁哲耀冲了过来。

    可她哪里是祁哲耀的对手,祁哲耀皱了皱眉,直接一脚就踢在易柯的手腕上,让她手上的刀直接飞了出去。

    祁哲耀冷声:“你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底线,我告诉你,我刚刚之所以没有打在你心脏的位置,就是看在你们易家的份上。”

    “要知道就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已经能够让你死上十回都不算多了。”

    祁哲耀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冷然,阮小溪从来都没见过这样冷酷的祁哲耀,一时间竟然也是愣住了。

    祁哲耀没有再理会那个疯女人,他只担心阮小溪的伤口,刚刚经过缝合,现在又遇到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就在祁哲耀抱着阮小溪就要消失在易柯身前的时候,易柯忽然大笑起来:“祁哲耀,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会来找你么!”

    “我怀孕了!”

    易柯的话音刚刚落下,祁哲耀的脚步就停了,可他依旧是没有回头:“不可能,我们明明都是有吃药的。”

    易柯:“是啊!我每次都有吃药,但是你又没见过我究竟吃的是什么药呢?”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每次都是故意为了让你产生愧疚感,不是带着套子不舒服么?其实我每次说不用套子,我直接可以吃药……其实我吃的都只是维生素而已,只有你傻傻的被我欺骗了!”

    “你敢不敢回头看一眼,你刚刚的那一枪已经杀了自己的孩子,”

    祁哲耀没有回头,可是被她抱着的阮小溪确能够看得到,果然就像是易柯说的那样,她的腿间流出大量的血迹,还隐约能够看得到肉块。

    阮小溪呼吸一窒,她紧紧抓住祁哲耀的胳膊:“你看,她说的是真的,她真的……咳咳。”

    阮小溪难以控制的咳嗽出声,嘴间也隐约可以看得到血迹,祁哲耀被阮小溪的鲜血吓到,他匆忙的抱着阮小溪下了楼。

    “小溪,你先不要说话,你等我去找医生。”

    阮小溪清楚地看着到了刚刚那副场景,因为阮小溪也曾经失去过一个自己的孩子,她能够知道一个孩子对于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样的存在。

    阮小溪死死抓住祁哲耀的手臂,喘息道:“你听我说,就算他真的作恶多端,但是……那个也是你们的孩子。”

    祁哲耀咬牙:“你早呢么不知道那是不是又是她的一个谎言,她这个人全部都是阴谋诡计,没有什么是真的!”

    阮小溪摇摇头:“我刚刚看到了,她的身下有血。”

    阮小溪知道一个孩子从自己的身体里一点点流失的痛苦,就算是易柯真的是一个恶魔,也应该是让法律去处理她,让她得到应有的下场,而不是这样惨死在祁哲耀家的楼上。

    虽然祁哲耀刚刚是没有打到易柯的要害,但是阮小溪知道,要是真的放任她一个人在那里,死只是迟早的事情。

    祁哲耀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孩子,就在刚刚易柯说出那样的话来的时候,不得不承认祁哲耀是真的想要回头看上那么一眼的。

    可是有种东西一旦决定就是绝对不能回头的,就比如说像易柯这种女人,她就像是一个牛皮糖一样,只要沾上就不要想挣脱开。

    但是阮小溪现在这样的求他,他也知道点点头,祁哲耀知道就是他刚刚打在的位置,这个孩子就算是真的有,也已经不可能在活在这个世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