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说你恶心
    阮小溪听不得女人的污言秽语:“我说了很多次,我从来都没有勾/引过祁哲耀,我喜欢的人从来都只有我的老公乔奕森一个人。”

    易柯一步步靠近阮小溪,每走一步脸上的表情就疯狂一分:“你不要再骗我了!要不是你勾/引哲耀,哲耀怎么会看得上你?他有什么理由会一眼就看到你这个丑八怪!”

    其实这也是阮小溪想不明白的地方,她一直不清楚,为什么祁哲耀竟然会在茫茫人海之中就选中了自己,两个人还没有相处多久,祁哲耀就说喜欢自己呢?

    阮小溪不知道祁哲耀其实在宋舟鸿的赌场之中第一次看到阮小溪,就已经被她迷住了,那种刻意被沾染堕落的纯洁,其实才是最吸引男人的地方。

    也是因为那一夜在赌场之中看到了身上裹着白纱的阮小溪,祁哲耀可以算得上对阮小溪一见钟情,才会进一步的调查阮小溪的资料,才会在一次次的接触之中越发的喜欢她。

    “你看,你说不出来了吧!我看你就是一个下贱的胚子,你就是喜欢勾/引别人的男人。也是,可能你真的没有勾/引过哲耀,但是你的风/骚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

    阮小溪简直听不下去易柯说的话,这个女人完全就是疯了,在她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要围着祁哲耀才算正常的么?

    “我辛辛苦苦,费劲了那么多的心思才能够得到他,我为了他不惜自导自演了一场戏,我那样奋不顾身的冲上去为他挡了一枪,他才会回过头看看我的样子,而你呢!”

    易柯像是疯了,他直接就对着阮小溪拿着刀冲了过去:“你凭什么!你凭什么会得到哲耀的喜欢!”

    阮小溪不知道以前易柯的那些事情,她看到易柯拿着刀对她砍了过来,忙的转身躲过了她的进攻。

    “你这样设计自己喜欢的人,你觉得自己做的对么?”阮小溪拖着虚弱的身子一点点的向后挪动,她虽然躲过了易柯的这一刀,但不表明它能够躲得过下一刀。

    阮小溪气喘吁吁的开口,希望能救唤回易柯的理智。

    “虽然我不了解你们之前发生过什么,但是我一点都不会觉得你刚刚说的那件事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时候你要是没有帮他挡下那一枪,万一那一枪打的歪了,祁哲耀就这么死了该怎么办?那你就是杀了他的凶手!”

    “闭嘴!”易柯失控的大喊:“我绝对不会伤害到他的,我是找了最好的枪手来做这件事的,绝对不会发生任何的意外!”

    阮小溪:“你这样说简直是在自欺欺人,你真的这样认为么?还是你根本就不在乎你最爱的祁哲耀的死活呢?”

    “要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情来,我喜欢的人就算是有一点可能会受伤伤害的可能,我就不会允许它发生,你这根本就不是爱祁哲耀,你就是一种自私的占有**在作祟而已……”

    “不是这样!你懂什么!”易柯已经失控,她拿着刀又一次对着阮小溪冲了过来。

    阮小溪这次险险才躲过了这一次的攻击,易柯划破了阮小溪的病号服,露出小片雪白的皮肤来。

    阮小溪现在已经是真的退无可退,她看着眼前的易柯,只要现在这个女人冲过来,她绝对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除非她直接从这三层的高度直接跳下去。

    但是就算是这样,从这个高度摔下去,也是必死无疑。

    阮小溪放弃了抵抗,强烈的痛楚已经让她眼前出现了阵阵的眩晕:“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在乎祁哲耀究竟是死的还是活的,只要你觉得他是你的就可以了?”

    易柯听到阮小溪的话,她的脸上原本的疯狂露出来一点愉悦:“难道不是么?”

    “只要这要能够是我的,我为什么要在乎得到的是活的还是死的呢?”

    “就算是哲耀死在了那里,他也是会死在我的怀里,那他最后一秒看到的人还是我,这不就足够了么?还有你们谁都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和哲耀发生过关系的人只有我一个而已……”

    阮小溪脸上漏出来点疑惑,难道祁哲耀竟然是这么守身如玉的一个人么?

    “你知道是为什么么?”

    易柯的脸上已经露出得意:“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谁会比我更加了解他了,他之前也会对一些人感兴趣,但是每当他得到手之后,他就会丧失兴趣。”

    “所以我就会设计这些女人,让他们和哲耀发生关系,当这个时候这叫就会觉得无趣,然后我就会一个个的杀掉她们。”

    阮小溪听到这样的话,只感觉到一阵的毛骨悚然,她看着眼前的人,原来这个女人一点也不值得同情,她其实就是一个满手鲜血的恶魔而已。

    易柯:“你知道么。我从来都没有失手过,你马上就要成为下一个了,有没有觉得十分的兴奋呢?”

    阮小溪看到易柯手上的刀冷冷的闪出光来,易柯直接对她冲了过来。阮小溪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的一刀。

    这个时候阮小溪竟然会觉得有些遗憾,她在死之前,竟然都没有见到过乔奕森一面。

    要是这个男人知道自己把她放在了祁哲耀这里休养生息,不然没有让她得到保护,还比在他身边死的更早,那个暴躁的男人不知道会不会发疯。

    “砰——”

    一声枪响在身前响起,阮小溪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脸不可置信的易柯,她的腰间已然的穿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来。

    易柯不可置信的看向身后,就看到了祁哲耀那张冷漠的脸,只不过这次,他对自己再也没有了以往那种强装出来的平静,而是带了难以控制的恶心厌恶。

    “哲耀……”

    易柯踉跄了两步,扔掉了手上的刀,她面对着祁哲耀,眼神狂热:“你来了,看我今天漂不漂亮?”

    祁哲耀唇轻轻开合:“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