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本卑鄙的人就是自己啊
    易柯本来就在想找一把顺手的武器,她这个时候看到了阮小溪床头的一把水果刀,她的眼睛里露出满意的光,拿起那把刀就对着阮小溪冲了过去。

    阮小溪慌不择路,她现在身上是有伤,要是跑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跑得过眼前的易柯。

    阮小溪咬咬牙,喊道:“来人啊!家里进来一个疯子!”

    阮小溪的声音直接招来了一干男佣女佣,他们目光中透着几分恐惧的看着阮小溪腹部腿上大量的的鲜血。

    易柯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阮小溪躲在了人群之后。

    “你们不要拦着我,谁拦着我我就砍死谁!”

    易柯现在的样子就像是被什么恶鬼附上了身一样,谁也不愿意为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女人这样拼命,一时间人群轰然而散,阮小溪被人挤到了楼梯口。

    一刻看到了阮小溪现在狼狈的样子,她哈哈哈大笑:“你以为会有人救你么?就算是哲耀手底下有保镖在,她们也只会听从我的指令,你以为你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

    其实易柯说的都是真的,祁哲耀的保镖一边都围在别墅外,如果阮小溪这个时候贸然的出去,那些保镖压根就不曾见到过阮小溪,可是他们却经常会见到易柯。

    甚至已经吧易柯当做了半个女主人,毕竟祁哲耀虽然不喜欢易柯,但是在之前也没有那么明显的表现出来。

    易柯毕竟死跟了祁哲耀时间最久的一个女人了,这也是之所以易柯能够畅通无阻的进入祁家的原因。

    阮小溪咬牙,她现在只有一个选择了,就是往楼上跑。

    阮小溪忍着腿上的剧痛。拖着疲倦的身子往楼上跑,虽然她知道这样只是把自己逼上了一条绝路,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了。

    易柯看着阮小溪可以说是愚蠢的行为,她冷笑着一步步的往上走,刚刚的时候,他还是有一点的急躁,可是现在她已经完全不会再着急了。

    在易柯看来阮小溪已经是自己的刀下亡魂了。

    她不紧不慢的看着阮小溪的惊慌,她甚至想要笑出声来。

    阮小溪拼命的往上爬,她能看得到易柯手上的刀闪烁着冷冷的光。

    “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杀了我,你自己还能活么?”阮小溪试图劝止住手上拿着利刃的女人。

    “呵。”易柯冷笑,在拉斯维这个国家是没有死刑的,而且就算是她把阮小溪杀了,凭借她易家的势力,想要掩盖住这点小事情还不是轻而易举?

    “你不用再浪费口舌了,你这个贱女人,在勾/引哲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你就在那里等死好了,你是绝对不会活的过今天的!”

    两个人一番纠缠,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顶层,阮小溪避无可避,她只能拖着条长长的血痕,一直往楼梯的深处跑过去。

    易柯知道,楼梯的尽头是一个天台,阮小溪是绝对不可能再有任何逃脱的可能了。

    易柯十分得意地看着阮小溪一步步的走到绝境,她全身上下都涌现出一种强烈的快意。

    就算是这是个贱女人勾/引男人的功夫了得又能如何,还不是要死在她的手里?就这样的一个人尽可夫的贱货,为什么这要会那么喜欢她呢?

    这个女人明明已经有了那样完美的男人还不知足,非要抢走她的哲耀!简直是罪该万死!

    一定是上天指引她今天来了这里,就是为了让她杀了这个狐狸精。

    祁哲耀被阮小溪的话所刺激,他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阮小溪,却没想到阮小溪根本就不希望他这样的付出,甚至不会因为他的付出而觉得感动,反而还会觉得这是一种负担。

    开始的时候祁哲耀还会有些埋怨阮小溪的绝情,可是当他冷静下来之后,他才终于想到,他责怪阮小溪没有把自己当成朋友,那是因为自己也一直都没有能够保持好自己的心态,他真的只是把阮小溪当成一个朋友么?

    明显不是这样,他对阮小溪寄托了太多阮小溪根本不可能有回应的感情,这样会让她觉得压抑,无法呼吸。

    祁哲耀想起刚刚阮小溪苍白的脸色,他又想起自己说的话。

    祁哲耀叹了一口气,他究竟说了些什么啊,原本就是他利用阴谋把阮小溪死死的绑在自己的身边的,现在为什么又要因为阮小溪的内敛而感觉到愤怒呢?原本卑鄙的人就是自己啊。

    男人这样想着,他决定回去找阮小溪说明白,自己所以会这样对她,完全是因为……因为他们是朋友而已,希望阮小溪不要太大的负担。

    而且他也会通知乔奕森,阮小溪现在在他这里。

    这件事告诉了祁哲耀,它是不可能把阮小溪一直绑在自己的身边的,这样两个人都不会觉得快了,尤其是小溪,她还会觉得十分的不自在。

    祁哲耀想通这些事之后,就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别墅之中,可是当他刚刚迈进房间,就察觉到一点诡异的味道,他抓住一个慌慌张张的女用问道:“怎么回事,是发生了什么事么?”

    那女人看到祁哲耀回来,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飞快地说道:“易柯小姐疯了,她拿着刀要杀掉您前几天带回家的那位小姐……”

    易柯?!

    易柯怎么会在这里?她怎么会进到自己的别墅里来?他明明从来都没有给过她家里的钥匙的啊!

    祁哲耀匆匆忙忙的问道:“那她们现在去了哪?”

    那女勇指着楼上说道:“他们现在去了楼上!”

    祁哲耀这才顺着女佣的手看到地上蜿蜿蜒蜒的血迹,不由得有几分的心惊,小溪现在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那种地步,现在竟然还被易柯追杀么?

    易柯已经吧阮小溪逼到了绝境,她看着阮小溪脸上近乎绝望的表情,她冷声说道:“你跑啊,你有本事继续跑啊……”

    “你这个贱女人勾/引哲耀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