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在你心里我究竟算什么
    阮小溪:“不,我不是在笑你,我是想起了乔弈森做出来的东西。”

    祁哲耀有些惊讶的看着阮小溪,他本以为自己回去尊为一个女人做这种东西已经是极限,没想到乔弈森这个看起来不食人间五谷的家伙竟然也做过。

    祁哲耀语气中不由得有点酸:“那他是做得比我还要好么?”

    “不,他做的十分糟糕。”阮小溪陷入了回忆,那天乔弈森照顾她的场景阮小溪还记在自己的脑袋里。

    男人笨拙的样子在阮小溪眼前浮现:“但是虽然很糟糕,味道也是难以下咽,但是我还是十分的开心。”

    毕竟那是乔弈森第一次为她下厨,可能也是人生中第一次下厨。乔弈森的第一次就给了自己,哪怕笨手笨脚,很多地方并没有处理好,但是能够有这份心他就已经十分的满足了。

    祁哲耀看到阮小溪脸上的笑容,阮小溪从来没有对着自己露出这样的快乐,只有在提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才会流露出这样真实的感情。

    祁哲耀没有接话,他只是继续把手上的粥送进阮小溪的嘴巴里。

    不得不承认,祁哲耀照顾人比乔弈森好的太多,阮小溪没过几天就觉得自己已经被喂胖了好几圈。

    这天,阮小溪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里却没有这么的快乐。

    已经五天了,乔弈森都没有来看过自己,就算是他再忙,应该也不会做出来这种事情吧。

    难道是他也出了什么意外?阮小溪心惊胆战的想着,那天袭击她的人的身手十分不错,要是乔弈森真的遇到了危险该怎么办?

    阮小溪心脏一阵狂跳,她怕,十分害怕。

    阮小溪深呼了一口气,却忘了医生给自己的嘱托,这段时间千万不能深呼吸,否则会让伤口裂开。

    所以她刚刚做了这个动作,一阵剧痛就从自己的小腹处传来,阮小溪向下看了一眼,只见血迹蔓延出伤口,染红了一大片的病号服。

    阮小溪咬着牙忍过这段痛楚,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平静自己的心跳,她并没有叫祁哲耀过来。

    阮小溪是一个非常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祁哲耀对她照顾得越是事无巨细,她心里的压力就会越重,毕竟祁哲耀并不是他的什么人。

    甚至还在某些时候会对她表现出爱意,这些都是阮小溪不可能回应的,她记得乔弈森对祁哲耀也是有一部分的意见的,不然也不会逼着自己删掉祁哲耀的电话号码。

    现在会把自己放在祁哲耀这里应该也是被逼无奈的选择。

    阮小溪刻意的隐瞒也还是没有隐瞒过祁哲耀的眼睛,祁哲耀给阮小溪送饭的时候,刚刚走进屋子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

    祁哲耀皱皱眉头,他问阮小溪:“怎么回事?屋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血腥味?是伤口裂开了么?”

    阮小溪摇摇头,其实她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但是过了刚刚难以忍受的那一瞬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是多么的惨白,就连唇色都惨白一片,她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没有事的样子。

    祁哲耀马上就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他快步走到阮小溪的身边,不顾阮小溪的阻拦掀开被子就看到被鲜血染红的衣服和被褥。

    男人的呼吸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这样大量的出血已经不能算是小事了,但是祁哲耀就交了私人医生马上过来处理阮小溪的伤口。

    “为什么伤口裂开了你不告诉我呢!”祁哲耀心中郁结,语气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阮小溪木然的看着祁哲耀:“我只是不想再麻烦你了。”

    阮小溪现在的话说了还不如不说,瞬间祁哲耀既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一时间他只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完全的作废了,他一直觉得阮小溪就算是不喜欢他,看在他这样的努力上,也应该把自己当成个朋友了。

    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

    他看着阮小溪,有些痛心的说:“小溪,在你心里我究竟算得上是个什么?你真的就这么不在乎我?你真的就连个朋友都不给我一个位置么?”

    阮小溪看着祁哲耀受伤的表情,她一时间愣住了。

    是啊,在他心里祁哲耀究竟算得上是个什么?是乔弈森的朋友么?是自己的朋友么?

    好像都不是,可能在阮小溪的心里,他根本就没有吧祁哲耀当做熟识的人,甚至只是觉得他是个能说上几句话的陌生人而已。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的表情,瞬间就什么都懂了。

    虽然书我祁哲耀从来没想过要阮小溪回报他,但是看着阮小溪这样的态度,说不心寒是不可能的。

    祁哲耀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对阮小溪说:“我其实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的。”

    说完,祁哲耀就直接离开了,他需要一点的时间来控制自己。

    其实阮小溪开始想的非常简单,她觉得自己已经够麻烦了,能够做的就是极大程度上的不再麻烦祁哲耀。阮小溪不知道自己现在的隐瞒竟然会造成接下来那么大的事件。

    祁哲耀在照顾阮小溪的这段时间,易柯已经从乔弈森那里被带了出来,只是不是祁哲耀亲自去接的,祁哲耀只是拍了一个手下把这个蠢女人带回来的。

    易柯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等着祁哲耀来看望自己,毕竟自己前世曾经救过他的性命的,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会真的对自己不管不问的。

    可是易柯一连等好久,都没有见到男人的踪影。

    易柯气急,这天终于无法忍耐,她直接就跑到了祁哲耀的家中,因为她曾经也算是这个家中的常客,所以在祁哲耀不知情的情况下,她配到了祁家的家门钥匙。

    她本来是想在这里等祁哲耀回来的,她想质问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对自己不管不问,是真的被那个狐狸精迷了心神么?

    可是易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不但没有见到祁哲耀,反而见到了她这段时间里最想折磨死的女人。

    易柯偷偷溜进了祁哲耀的家,易柯其实来的根本不是时候,祁哲耀上午才和阮小溪发生了一点的争执,这个时候并没有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