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没有照顾好你
    祁哲耀看到阮小溪醒了,他的眼神瞬间明亮起来,他直接扶起阮小溪的身子,问道:“你感觉怎么样?想不想吃些什么?”

    阮小溪看到身旁的人竟然不是乔弈森,她不由得有几分失落,但是她想起来那天把她救出来的人是祁哲耀。

    “谢谢你,在那天救了我。”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是真心实意的道谢。

    祁哲耀听到阮小溪的话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是该说什么好,毕竟那个时候阮小溪也帮他当了一刀,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理清楚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了。

    “你有什么想吃的么?”祁哲耀问道。

    阮小溪现在胃口全无,她眉尖微蹙,开口道:“奕森没有来接我么?”

    祁哲耀最害怕阮小溪会问出这个问题,因为他开始的时候隐没了阮小溪的行踪,他刚刚开始只是想等到阮小溪醒过来,他就把她带走乔弈森的面前。

    可是人的贪心永远都没有止境,当阮小溪醒过来之后,祁哲耀就开始想等到阮小溪彻底恢复之后,再让她回到乔弈森的身边。

    阮小溪还记得那天他们是有给乔弈森打过一个电话的,为什么乔弈森没有来带她离开呢?

    祁哲耀眼神稍微闪避:“他说先让你在我这里稍微修养。”

    阮小溪摇摇头:“不可能的,他不可能会把我一个人放在这里的啊。”

    祁哲耀知道阮小溪的怀疑不是没有缘由,阮小溪对乔弈森是极为了解的,要是乔弈森真的知道阮小溪在这里,肯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把她带走。

    “是这样的,他已经来过了。”祁哲耀面不改色的撒谎。

    他曾经明明下定决心再也不欺骗阮小溪的,可是一遇到事上,他还是选择了用谎言把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你也知道他现在也是自顾不暇,内忧外患的他根本没有那么大的精力来照顾你。”

    阮小溪:“不可能啊,他……”

    阮小溪忽然想到了乔弈森现在的处境,的确是像祁哲耀说的那样。

    “你看看你在自己的家中,乔弈森也派出了人来保护你,结果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为了保证你的安全,就先把你放在了我这里。”

    阮小溪听了祁哲耀的话,虽然觉得有道理,但是她还是不肯相信。

    祁哲耀叹了口气,他摇摇头:“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的,还好我在和奕森通话的时候,机智的录下了一部分的音。”

    祁哲耀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播放了一段录音给阮小溪听。

    “是我一直陪在小溪的身边,你一直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多么喜欢她,可是当他难过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呢?”

    “谢谢。”

    阮小溪身形一震,她知道这个声音,的确是乔弈森的。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的脸,心中一段庆幸,看来他费尽心思把这段电话录音搞出来不是没有作用的。

    祁哲耀脸上露出几分不好意思:“我只录下了这么一点,而且当时我的语气也比较冲动,毕竟他没有照顾好你。”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有些失落的表情:“其实你不用太难过,他在来的时候还是十分担心的,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是这个样子,她也是没有办法。”

    阮小溪默默的点了点头,她能听得出来那声音是乔弈森的,当时的阮小溪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辛辛苦苦把她救出来的男人,竟然会在这种事情上欺骗他。

    而且阮小溪是真的记得在自己昏迷之前,祁哲耀是有给乔弈森打通这个电话号码的。

    祁哲耀:“你想想那天的事情是多么的危险,你真的觉得自己留在乔弈森的身边不是给他带来麻烦么?”

    “他现在可能都不会有时间来照顾你。”

    “不会的。”阮小溪定定的说:“他不会没有时间照顾我的。”

    的确是这个样子,乔弈森就算是在忙,也不会没有时间来照顾阮小溪的。尤其是阮小溪在经历了那样的大危险之后。

    “是的,他可能会一直照顾你,但是你也为他想一想,他这样做了真的好吗?”祁哲耀听到阮小溪笃定的话,心中一阵阵的发酸:“毕竟他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

    阮小溪知道祁哲耀说的都是真的,乔弈森现在要是抽出时间来照顾她,是真的不合时宜。

    终于,阮小溪还是点了点头,承认了这个事实。

    祁哲耀看到阮小溪现在是真的相信了,他的表情越发温柔。

    祁哲耀知道乔弈森和阮小溪之间是真心相爱的,他估计是不会有机会能够插足进去的,但是只要阮小溪在自己身边一天,他就要好好的对她。

    “那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想吃些什么?”

    阮小溪现在是真的没有胃口,可是她看到祁哲耀关怀殷切的表情,还是不忍心扫了他的兴。她想了想,说道:“米粥吧。”

    阮小溪说完之后,祁哲耀就起身去准备了,不过一会他就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走了过来。

    “其实你现在想吃这些清淡的东西是好的,你的身体也不适合吃那些油腻腻的食物。”

    祁哲耀走到阮小溪的床头,他用勺子乘出来一点,在嘴边吹到温热才放在阮小溪的唇边。

    阮小溪喝下了这点粥,米香菜嫩,味道实在是没得商量。

    祁哲耀:“这时候我亲手做的,一定要给点面子全部都喝完啊。”

    阮小溪不由得有几分的惊讶,她还真的不知道祁哲耀竟然有这么好的手艺。

    “这是你做的?”

    祁哲耀有些骄傲的点点头:“是啊,是我做的,我在以前的时候自学过这些东西,也勉强算得上是个二级厨师的水平吧。”

    阮小溪看着祁哲耀手上炖得稀烂的米粥,她忽然就想起来乔弈森那天给自己做出的那碗黑漆漆的粥。

    她不由得笑出声来。

    祁哲耀问道:“你在笑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