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要再试探我的底线
    就在陈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一回头就看到了站在病房门口,一脸不可置信的晨微。

    “你刚刚在做什么?”

    晨微看着陈那张和ben一模一样的脸,忽然间产生了怀疑。

    陈没想到晨微竟然这样悄无声息的从病房之中走了出来。她什么时候出来的?她看到了多少?

    陈眼睛一转,脑子中就涌出来无数的谎言,他挑选了其中最为稳妥的一个说道:“你看到了?”

    晨微点点头,她刚刚看到了陈一脚就把那个孩子踹了出去,并且他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冰冷冷漠。

    “我刚刚把她直接踹了出去,你知道是为什么么?”

    晨微摇摇头,她一步也没有再靠近陈,只是站在病房的门口淡淡的看着他。

    “刚刚在你没有看到的时候,你在房间中的时候,有个小女孩被她按在地上甩耳光,我虽然不知道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看到这个孩子脸上的表情……”

    陈的脸上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她竟然那看着那个孩子的眼泪一直的流,脸上露出高兴的表情。”

    “你知道她刚刚在我的身边说什么么?”

    晨微脸上的表情稍微缓和,她问道:“她说什么?”

    陈看到晨微脸上的表情松动,在心中冷笑:“她说要我给她钱,不然的话就说是我把她踢倒了的,她说有急性病,随时可能会发病。”

    “然后我觉得这样的孩子没有父母管教么?既然她家里的人没有作为,那我就帮他们管教一番。”

    晨微听了陈的话,这才慢慢的走到男人的身边:“虽然是这样,那你刚刚那一脚也过于严重了。”

    陈脸上也出现了几分的愧疚:“是啊,这是我的不对,是我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晨微笑了:“算了吧,你每次都会这样说,就你那个臭脾气,这辈子估计也改不了了。”

    陈不自在的笑了笑,他这才问道:“你刚刚去检查,检查出什么问题了么?”

    晨微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冻结了,她冷淡的回答:“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陈知道刚刚自己的行为确实是冲动了,他暗骂一声,跟随晨微的脚步一起回到了家。

    两个人刚到门前就感觉到了不对。

    “走!”

    陈拉起晨微的手就要带着她离开,可是晨微确动也没有动。

    晨微对陈开口:“不要跑了,他乔弈森想要找到的人,我们是躲不过的。”

    陈看着晨微坚定的眼神,他早就在心里骂死了晨微的倔强,但是这个时候他只能装出一副温和的样子,他绝对不能引起晨微的怀疑。

    晨微出现在乔弈森的面前的时候,就看到了乔弈森遍布血丝的眼睛,他这两天应该过得十分难受吧。

    乔弈森看到晨微的瞬间就问道:“阮小溪在哪?”

    晨微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她本来以为乔弈森是来兴师问罪的,但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这样,他竟然还在和自己要阮小溪?

    只是晨微也感觉到了一点不正常,阮小溪并没有在她这里,他本以为阮小溪是自己逃了出去,但是阮小溪要是真的自己离开的,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应该是联系乔弈森啊。

    “阮小溪并没有在我这里。”

    晨微的眼神中也逐渐加出一点的惊慌,这是怎么回事?

    乔弈森深深地看了晨微一眼,她知道晨微就算是被现在的这个假货迷惑,也不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上开口骗他。

    “好,那我问你,那群人是你派出去的么?”

    “……”

    略微犹豫之后,晨微还是点了点头。

    乔弈森没想到现在的晨微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开始的时候以为会对阮小溪下手的人应该是他所不知情的第三方势力,可她没想到晨微竟然真的会参与到这种事情中来。

    乔弈森闭上了眼睛,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但她看到了晨微隆起的小腹,她想起来ben在临死之前对自己无声的嘱咐。

    乔弈森死死的握住了拳头,他终于还是冷静的问道:“那你知道阮小溪可能会在哪里么?”

    晨微摇摇头,她忍不住问道:“小溪逃走之后没有联系你么?”

    乔弈森摇了摇头,他忽然生出来一种挫败感,要是阮小溪真的是被晨微掳走的,那还是好说,毕竟她绝对不会伤害阮小溪,但是现在阮小溪下落不明,她的危险程度直接就添了十分。

    乔弈森知道阮小溪不在晨微这里,他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乔弈森起身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晨微身边那和ben极为相似的脸,说道:“晨微我知道你现在已经认定这个人就是ben了,你觉得我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但是我提醒你最好想一想,要是这个人真的是ben的话,他真的会同意你对阮小溪下手么?”

    “让你去绑架一个他曾经拼了命保护过的女人。”

    晨微一时间愣了,她看着身边的人,她的心中隐约有了一点的犹豫,可是她又想起来那封报告。

    这封报告是她没有惊动任何人,自己私自找人检测的,这件事情陈毫不知情,是绝对作假的。

    想到这里晨微开口:“乔弈森,那你想想你现在做出来的事情,你觉得就算是之前的ben,他能够容忍么?”

    “是你先不仁的,就别怪我们不义了。”

    乔弈森觉得晨微真的是不可救药了,他眼神中忽然冒出来锋利的杀意,是直对着陈的。

    可是他的话却是对着晨微:“这是最后一次我宽容你背叛的行为,如果有下一次,我绝对会先杀了这个冒牌货,不要再试探我的底线。”

    “我乔弈森说到做到。”

    乔弈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看了晨微一眼,那里面已经不再有之前的无奈,而是变成一种决绝。

    看的晨微也是一阵心寒。

    阮小溪睁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洁白的天花板,鼻尖充斥着苦涩的药物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