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子弹上膛
    祁哲耀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阮小溪,鲜红的血袋已经输完,阮小溪终于脱离了危险。

    医生说幸亏病人求生意识非常强烈,否则的话在那种大量失血的情况之下,是很难坚持到医院的。

    透明的液体一点点的流淌进阮小溪的身体中,祁哲耀忽然间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想法,像阮小溪这样纯净的女人,她身体里的血液会不会也是小溪一般清澈的流水颜色呢?

    祁哲耀嗤笑一声,简直是够了,刚刚他可还是看到了阮小溪体内流出的血液,和他们一样是浓烟的稠红。

    他很清楚的知道,不是阮小溪的求生意识多么强烈,而是那个时候他把手机放在了阮小溪的身边,那边是乔弈森,她舍不得让男人担心罢了。

    祁哲耀愣愣的看着阮小溪,他忽然间有几分的嫉妒乔弈森,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他决定要好好的守护她的时候,他就下定决心,不能在做出这种事情。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就比如说现在他明明可以直接打电话通知乔弈森,阮小溪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他却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真的不想。

    乔弈森要是知道阮小溪在他的手上,一定会直接过把阮小溪带走。可是他还是想在多看她几眼。

    刚刚阮小溪为他挡下那一刀的时候,祁哲耀真的产生了种为什么这一刀不是扎在自己身上的想法。

    经过这次的事情,祁哲耀感觉到自己对这个女人更加爱慕了。他很清楚自己对阮小溪绝对不是感激。

    因为当年易柯帮他挡下那一颗子弹的时候,他只产生了一种麻烦的感觉,甚至并不希望易柯能够活下来。

    这次却完全的不同,祁哲耀她看着阮小溪的脸就会产生一种保护**。祁哲耀做了个自私的决定,在阮小溪还没有醒来之前,就让他好好的照顾这个女人吧。

    祁哲耀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对乔弈森带来了多么大的痛苦。

    当祁哲耀得知家里出事的消息时候,他的大脑那么一瞬间的黑暗。他有那么几秒钟没有任何的反应,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乔弈森重复了一遍那句话:“现场无人生还。”

    艾丽斯看出乔弈森的不正常,她安抚道:“但是现场并没有发现他的尸体啊,她不会有事的。”

    乔弈森像是没有听到艾丽斯的话,他直接开车就赶到了现场,原本清净的路边满满都是子弹划过的痕迹,还有大量的血液,乔弈森推开自己家的门,房间内被人翻找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是谁?

    是谁绑走了小溪?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乔弈森的大脑一片混乱,他的头炸裂一样的作痛,原本已经平息很久的胃痛忽然铺天盖地的袭来,让乔弈森踉跄了两步。

    艾丽斯害怕乔弈森发生些什么事情,就跟在饿了乔弈森的后面,她一下车就看到了乔弈森几乎倒下的背影。

    他匆匆忙忙的想要扶住乔弈森,可是刚刚碰到男人的手臂,就被乔弈森直接挥开了。

    艾丽斯看着乔弈森苍白的脸色:“你冷静一点,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但是希望你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毕竟你的妻子还在等着你去救她,你要是倒下了……”

    很久,乔弈森才挥了挥手,阴冷的开口:“不用管我,我不会倒下的。”

    他还没有救出小溪,他还没有让这些想伤害小溪的人全部都死去,他怎么可能会倒下。

    “你查到了些什么么?”乔弈森开口问道。

    艾丽斯摇摇头,暂时还没有,因为现场没有任何的活口,所以先要鉴定死者的身份,才能做出进一步的调查。

    乔弈森听了艾丽斯的话,他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屋子。

    声音冷厉:“我觉得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

    晨微看着眼前回来的残兵败将,问道:“小溪呢?你们没有找到?”

    活着回来的人一字排开,没有一个人敢抬头对上晨微的眼睛。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晨微忽然间爆发,就在她盛怒的头上,旁边有一个人为了能够平息晨微的怒火,愚蠢的开口:“虽然我们没有抓到她,但是我们打伤了她的腿!”

    晨微一听到这样的消息,瞬间头皮都开始发炸:“什么,你们伤了她?”

    那个人就是个傻子,他丝毫没有看出来晨微已经处在暴怒边缘,狗腿道:“我记得我是有告诉过你们,绝对不允许伤害她一分一毫的么!”

    那人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时间脸上的讨好都愣在了脸上,看上去可笑至极。

    “你打伤了她哪里?”晨微直接掏出一把枪来,把子弹上膛。冷冷的问道。

    陈这个时候走了出来,他压下了晨微的枪,说道:“不要这么生气么,不至于的吧。”

    晨微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我的确是让他们吧阮小溪绑回来,但是我没有让他们伤害小溪,并且再三叮嘱,现在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我不可能不追究。”

    “他们收了我的钱,还没有做到应该做的事情,并且还枉顾我的命令。”晨微看向陈:“你从哪里找来的这群人?”

    那些原本蔫的相似霜茄子一样的人忽然间心中生出了几分不悦,道:“就为了你那几个破钱,我们兄弟死了多少?要想不伤害她一根头发的抓到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那枪就是我打的,怎么?不行么?”

    晨微冷眼看过去:“好,你说得好,说得对。”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就直接对着那个人的腿上连着开了三枪。

    “啊!”

    那人哀嚎出声,紧接着那些原本低着头受训的人忽然间都剑拔弩张,掏出枪对准了晨微。

    可陈的眼光在来人之中扫视一遭,那些人就感觉到背脊发冷,一个个的放下了手中的枪。

    “好了,都怪我找了一群废物,不要生气了,我现在就让他们滚。”

    陈抓住晨微的肩膀,小声的安抚道。

    晨微这才哼了一声,直接进了屋子。

    “还不快滚!”

    陈一声令下,那些人就屁滚尿流的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