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究竟有什么阴谋
    祁哲耀看了眼女人伤痕累累满是泥垢的手,他眉峰不由自主的颤了颤,最终还是于心不忍。

    他掏出自己口袋中的所有现金,对沐沐开口道:“没关系,我的车是有保险的,这个不用你来负责,你就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好了。”

    沐沐看到祁哲耀手中的钱之后,眼神瞬间明亮,在她从乔弈森哪里逃出之后,她就发现自己所有的账户都被冻结了,他没有钱,就连乘坐来拉斯维的船票都是靠着卖肉换来的。

    “这么么能行,我绝对不能要。”沐沐这么说着,身子向后退了两步,陡然开始剧烈的咳嗽。

    祁哲耀看着沐沐几乎喘息不上来的咳嗽,刚刚要开口安慰,就听到了远处的面包车中有些奇怪的声响。

    阮小溪在车中也看到了祁哲耀,她开始拼命的用自己的身体撞击车门,嘴中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呜呜,呜呜……”

    阮小溪因为腿部伤口失血过多,她的精神开始恍惚,她努力地摇了摇头才看清楚车窗外的祁哲耀,而且看到了祁哲耀竟然还要给这个绑架自己的女人钱。

    “嗯?”

    祁哲耀有些疑惑的看向沐沐的破面包车,他问道:“车里有什么人么?”

    “没有,没有,只是我养的一只狗而已。”

    沐沐这个时候心脏一紧,她没想到阮小溪都已经伤成了那副样子,还有力气来撞击车门。

    其实现在的阮小溪也已经是强弩末弓,他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希望能够唤起祁哲耀的注意,现在能够救她的人,也就只有祁哲耀了。

    祁哲耀的眼睛中极快的闪过一点质疑,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了的人,怎么能还有精力去照顾一条狗呢?

    “是么?”

    祁哲耀不动声色的把钱收了回来,他笑着看着沐沐:“刚刚好我最喜欢狗了,能不能看看你到底是养了一只什么样的狗呢?”

    沐沐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惊慌失措的回答:“只是一只普通的小土狗而已,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

    “哦?”祁哲耀看着眼前的女人,说道:“这只狗是你从家里一起带过来的么?”

    “当然不是,是在路边上捡到的。”

    “那就有点奇怪了,先不说拉斯维有专门的流浪狗收养中心,而且这里的流浪狗和我们国家的完全不同啊,你要是捡到了一只土狗,这就十分……”

    祁哲耀再说出这句话之前刻意的拉长了自己的声音,他不意外的看到了沐沐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

    “的幸运了。”

    祁哲耀绅士的坐了一个请的动作:“那么现在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狗呢?我可是十分怀念家中的那些小可爱呢。”

    沐沐没想到自己竟然惹到了一个这么不好糊弄的人,她现在已经不想着从祁哲耀那里能够骗得到钱了,只要能直接出去他就十分的庆幸了。

    “这个,实在是不太方便,它非常怕生的,我怕它会伤害到您。”

    沐沐没有办法只能想出这样蹩脚的理由拒绝。

    阮小溪不知道祁哲耀和沐沐到底在说什么,她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在随着不停向外汹涌而出的鲜血流逝。

    阮小溪自从在被宋舟鸿囚禁之后,身体就不大好,医生说阮小溪的身子底子本来还算不错,可是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之后,他的身子已经大不如前,需要好好的调养。

    尤其是那个意外离开的孩子,阮小溪还在急救室里险些没了性命,她现在已经经受不起一点的折磨了。

    “没关系,我就是想看它一眼而已。”

    这个时候祁哲耀已经确定眼前的这个女人刚刚说的话通通都是谎言,不由的有几分心惊。一个和阮小溪极为相似的人出现在阮小溪家的附近,而且还是满口的谎言,她的话里话外都意有所指。

    她像是十分了解阮小溪家中的事情,才会在刚刚编造出那样的谎言来糊弄她。

    阮小溪的血顺着自己的腿一点点的流淌,不知不觉已经渗落出车门。一滴滴的落在地面之上。

    “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说现在的祁哲耀已经开始怀疑眼前的女人,但是他还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能这么神通广大,能把阮小溪从乔家带出来,他只觉得这个女人一定是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我的狗他受伤了,刚刚在撞车的时候……”

    一个人一点说出一个谎言,往往就需要一万个谎言来圆。

    祁哲耀看着沐沐的眼神已经逐渐转为了阴冷,这个女人明显已经乱了手脚,她自己完好无损,之后后座上的狗受伤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

    祁哲耀忽然一把抓住了沐沐的手,他问道:“你为什么刻意的撞我的车?”

    沐沐现在简直是有口难言,他要是知道祁哲耀是个这么难对付的人,刚刚就应该见好就收,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波折。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句话沐沐没有说谎,只是车内的女人是绝对不能让他看到的。

    “那你就让我看看你后面到底是谁?”

    只一次,祁哲耀并没有等到沐沐在开口阻拦,他直接就走了过去。

    阮小溪在车中看祁哲耀的脸越来越近,已经到了车前。

    可就在这个时候,阮小溪家的方向突然传来了枪响,祁哲耀的脸色微变,手上的动作忽然间就停了。

    沐沐看着倒祁哲耀忽然间停下了脚步,开口说道:“我刚刚就是从那个方向过来的,那边聚集了好多人,正打的你死我活。”

    祁哲耀看着那个方向,似乎能够嗅到那股硝烟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乔弈森那里出事了?会不会牵连到小溪呢?祁哲耀一向担心着阮小溪,他现在压根就不想在顾及到这个冒牌货究竟是做了什么,有什么阴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