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要的是这人的钱
    阮小溪没想到的是她看向车外,那个人竟然是祁哲耀。

    在祁哲耀挂断乔弈森的电话之后,他就敏感的察觉到了有些地方不对。

    当时乔弈森是在哪句话之后态度开始一反常态的?貌似就是那句他在阮小溪生病的这段时间一直都陪在阮小溪的身边。

    当时他说出这句话来,只是为了刺激乔弈森而已,没想到乔弈森的态度大变,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当时乔弈森说谢谢他在那段时间里保护了阮小溪,其实在开始他出现在医院中的时候,也是有些惊奇的,乔弈森竟然有派出任何人来保护自己的妻子,这个和听出中的乔弈森一点也不相符。

    外面穿乔弈森对自己的妻子是十分的照顾,可以算得上是个妻宝,可那几天下来,祁哲耀却看到乔弈森对自己妻子的病情不管不问,甚至一连一个星期都没有出现。

    难道乔弈森那个时候明明是派出了人保护阮小溪的,可是命令下达了,却没有执行么?

    祁哲耀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震惊,他忽然之间有几分担心阮小溪现在的处境,犹豫之中他还是决定到阮小溪的家附近转一转。

    结果这一转就出了车祸。

    其实祁哲耀并没有受伤,只是任凭任何一个人在大马路上被一个歪歪斜斜的车突然撞上,脾气都不会太好,而且当时的祁哲耀真的是十分的警惕,他是有躲避的,可是这辆车还是对准了他直接撞了上来。

    就在祁哲耀满心怒火打算追究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女人从那辆面包车上下来,那女人小声的说着对不起。

    祁哲耀眉头紧皱,他掏出了手机,冷声说道:“你好好的和警察道歉吧。”

    沐沐在看到自己撞上的车是一辆保时捷之后,她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要是真的报了警,车上的阮小溪可能被发现,而且她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钱来赔偿,倒时候到了警察局,就会发现自己是偷渡过来的,会被直接遣送回国。

    如果真是只发生这么点的事情也还好,要是到时候惊动了乔弈森,他就只有一条死路。

    沐沐抬起头恳切的哀求道:“我刚刚实在是不小心,我其实是有先天性心脏病,刚刚的时候……”

    就在她编造着这个谎言的时候,祁哲耀看到了她的脸。

    “小溪!”

    祁哲耀有些惊讶的看着沐沐,他看着那张和阮小溪几乎可以说是有百分之九十相近的脸,一时间愣了。

    沐沐心中一紧,没想到正好遇到一个认识阮小溪的人,沐沐嫉妒的看着祁哲耀的保时捷。阮小溪到底是有什么样的魔力,竟然能够遇到一个又一个有钱人。

    祁哲耀是喜欢阮小溪的,他承认有那么一瞬间她把眼前的这个身着寒酸的女人当成了阮小溪,可是接下来他就发现这个人并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她眼睛里没有阮小溪那种纯粹的光。

    但是面对着这样一张和阮小溪极其相似的脸,祁哲耀根本没办法狠下心来,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机,语气中甚至有几分柔和。

    “嗯,既然身体不好,最好就在家中先休养一段时间,不要贸然地上路,要是发生更大的事故,到时候不是更得不偿失?”

    沐沐看着的出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应该是和阮小溪相识,甚至是对阮小溪颇有好感,不然也不会对她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大。

    沐沐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利用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毕竟她现在有着一张和阮小溪这样相似的脸。

    她可怜巴巴的开口:“我也知道我不应该出来,万一发生什么事故,我就是最大的罪人,可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

    祁哲耀看着眼前的女人可怜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了?”

    沐沐咬咬牙:“其实我是偷渡过来的,我没有钱,我是来找我的姐姐的。”

    祁哲耀有些疑惑的看着沐沐那张和阮小溪极为相似的脸孔,他隐约记得阮小溪的确实有个妹妹的。

    “你的姐姐?”

    沐沐看到了男人脸上的疑惑,她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半:“是啊,我的家中出了事情,我知道姐姐来了这里,又没有办法联系到她,只能来这里找她了。”

    祁哲耀越听越是皱起眉头,他隐约记得阮小溪和家里的关系也的确是不太好,毛事她有一个一点也不疼爱她的继母。

    这样说的话,乔弈森可能会断绝阮小溪和家里的联系,不想让阮小溪再因为家中的那群吸血鬼所连累。

    祁哲耀问道:“那你的姐姐叫什么呢?”

    沐沐说道:“我的姐姐叫张一芬。”

    祁哲耀眼神一暗,竟然不是阮小溪?

    沐沐看到祁哲耀的表情,她在心里冷笑,要是她这个时候说出阮小溪的名字,岂不是十分的可疑?

    一个喝阮小溪极为相似的女人在大街上撞上了自己的车子,然后就说出了一些自己的身世,并说自己就是阮小溪的妹妹,像他们这种一眼看上去就是在大户人家中成长的人看来,难免会有阴谋论。

    她就偏偏不按照套路来,她说出自己的身世只是为了勾起男人的同情,她有着和阮小溪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又有着和阮小溪极为相似的经历,难免会让男人生出恻隐之心。

    而且她要的不是见到阮小溪,他已经把阮小溪关在自己的车上了,她要的是是这人的钱。

    果不其然,祁哲耀皱了皱眉,说道:“那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过着急了。”

    沐沐咬咬嘴唇,继续编造着自己的谎言,说道:“可是我没有钱,所以在你刚刚说要我赔偿的时候,我才会那么紧张。”

    “不过您放心,我虽然穷,但是我以后有了钱一定会赔偿您的。”

    沐沐直接瞎扯了一个手机号码,写在纸上递给祁哲耀:“您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了我的错误承担责任的。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希望您能够记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