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要你全家陪葬了
    乔弈森站起身来,他拍了拍艾丽斯的肩膀:“我知道你的想法没有任何的私心,所以我这次不会惩罚你,我相信今天的事情也足以让你明白他对我的意义了。”

    “至于你很后悔没有杀掉我的事情……”乔弈森忽然笑了:“我很庆幸你没有这样做,所以说我现在还能够活着,应该感谢你。”

    艾丽斯看着乔弈森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你真的,就这样原谅我了么?”

    “我不是原谅你,而是你虽然有了这样危险的想法,但是却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实质的伤害,就算是那天有人想要小溪的性命,罪恶的源头也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你只能算是办事不利罢了。”

    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乔弈森不想艾丽斯再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至少现在的艾丽斯不会再有那种念头了不是么?而且他现在还需要艾丽斯的帮助。

    艾丽斯的眼圈通红,她没想到乔弈森竟然就这样放过她了。

    这时候乔弈森又忽然来了那么一句:“其实我觉得吧,你也应该谈个恋爱,一辈子就做个不漏风的瓶子,是件多么无趣的事情啊。”

    “去死。”艾丽斯瞬间咬牙切齿,一点也没有了刚刚的悲愤。

    ……

    阮小溪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之中,感觉有几分的寂寞。她忽然想起了乔弈森在身边的时候。她嗤笑一声,乔弈森就不该在家里陪她这几天,惹得他现在无时不刻不在想他。

    就在阮小溪正在自怨自艾的时候,屋外忽然传来了几声枪响,阮小溪的眼睛瞬间就加了几分惊慌。

    是发生了什么么?

    阮小溪快步走到窗边,就看到屋外有两帮人已经火拼了起来。阮小溪忽然想起来乔弈森前几天对她说的话。

    最近可能会有些人想要对她不利,阮小溪心中不由的有几分的惊疑,这些人来的时间也太过凑巧了吧,乔弈森刚刚离开,就杀上门来。

    乔弈森瞟了留在这附近的人毕竟有限,眼看着就已经处在了弱势,阮小溪心中一阵发紧,她能看得出来,如果自己现在还不逃的话,最多有十分钟,这些人就会杀进来。

    阮小溪咬咬牙,她直接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那边是忙音,阮小溪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上的信号竟然全无。

    她忽然意识到那些人是有备而来的,甚至是缜密到连骚扰通讯的设备都带来了,看来就势必要把她抓住。

    屋外枪声已经开始混乱,现在的别墅看起来似乎是安全,但是这明显就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罩,等到一会那些人冲到别墅门口的时候,那就是瓮中捉鳖。

    阮小溪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坐以待毙,现在的乔弈森已经是自顾不暇了,他绝对不能给他再带来些什么麻烦。

    阮小溪悄悄的打开房门,没有了门作为隔断,外面的枪声听的格外清晰,阮小溪的心脏疯狂跳动,她抓住手机的手开始隐隐约约的发颤。

    她咬紧牙关直接弯着腰冲了出去,她跑的飞快,可还是被那些人发现,子弹溅射在自己的腿边,惊险万分。

    阮小溪紧张的全身发抖。

    阮小溪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她只能一个劲的往前跑,绝对不能回头,她绝对不能被这些人抓到,阮小溪恩能够感觉到那些敌人只敢瞄准她的脚腕。

    看来这些人不是想要她的命,而是想把她直接抓回去,应该是会用来威胁乔弈森。

    阮小溪正这样想着,一颗子弹正好向了她的方向过来,直接击中了她的腿部。

    阮小溪下跌倒在地上,腿上炸裂出极大的痛苦,她咬着牙看着自己腿上的伤口渗出大量的鲜血,不行她不能在这里倒下,现在她要是放弃了,就会变成乔弈森的负担,不能给男人带来任何的帮助。

    阮小溪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够陪在乔弈森身边的贤内助,她能做的就是不给乔弈森添一些更多的麻烦罢了。

    阮小溪支撑着身体站起来,踉跄的往前走。那些人已经急了,他们得到的任务是吧阮小溪带走,要活的。

    他们已经不敢再贸贸然地对阮小溪开枪,毕竟这一枪已经打了过去,他们不知道这个女人能够支撑多久,万一下一枪打过去的时候这个女人倒下了,正好打到一些不能打中的地方,那样的话他们就真的是任务失败,并且要全家陪葬了。

    阮小溪艰难的移动自己的身子,慢慢消失在人们的眼前。

    她现在全身都是血迹,她咬着牙支撑着自己的精神,终于还是挪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这并不说明他现在就算是安全了,那些人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

    阮小溪在街道上想要拦截到一辆出租车,可是当私家看到阮小溪现在的这个样子之后,都通通从她身边开过。

    正在阮小溪急切的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一辆破烂的私家车停在了阮小溪的身前,阮小溪此时已经觉得山穷水尽,此时这样的一辆车停了下来,阮小溪下意识就把它当做了一根救命稻草。

    “上车。”

    开车的是一个女人,她的声音粗嘎,像被什么狠狠划过玻璃的声音,极其刺耳。

    可是阮小溪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挑人选了,她直接就上了车,她是想着先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再给乔弈森打电话通知他,自己现在的地点。

    阮小溪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到那里,毕竟乔弈森从来没有告诉过阮小溪他的落脚地点。

    阮小溪刚刚上车就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号码,可是还没有接通,手机就被车上的女人抢了过去。

    阮小溪没有想到前面的人突然之间会有这样的动作,一时间有些惊讶,她愣愣的看向身前,却看到了一张和自己有百分之七八十相似的脸。

    “啊!”

    阮小溪一时间没有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惊呼起来。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和自己有着一张这样相似的脸?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又要抢走自己的手机?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真是那段时间逃出来的沐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